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为你女装

  也是,这胸衣对大唐女子完全是新事物,新事物的接受往往很难。
  “我给你演示如何穿戴!看仔细了。”
  玛德,老子要女装,闲人辟易,如何除了义阳也不能给别人看的。
  陈方脱掉外衣,却是将义阳吓了一跳,以为陈方要用强。
  “千万别误会,只是给你演示如何穿这东西!放心,我绝不动你!”
  又脱了上身亵衣,赤着上身。
  义阳早转过头,不敢看。
  却被陈方板着肩膀,硬生生将头转过来。
  “仔细看着,不要穿错了,穿错可是会难受的!还有,我是你的驸马,你还害羞不敢看了!”
  义阳点头,这还是第一次看男子光着上身,如何也不适应。只能心中不断默念,这是自己驸马,这是自己驸马,仿佛念咒一般。
  那里陈方为了义阳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女装,不就是胸衣么?
  陈方上一世是专门研究化妆品的,公司也有专门的内衣部门,这穿戴胸衣,他却是会的。
  曾经在网络,可是撩的她当场给自己演示了几遍女子穿衣。公司的内衣部门,就是她负责。
  此时当场演示给义阳,却是专业的不能再专业了,看的义阳此时面色燥红,火辣辣的热。
  陈方不但演示如何穿戴胸衣,还专门要了一身义阳衣服,当场穿上,女装就要女装彻底。
  义阳见了,却此时微微眼睛有些红了,不知道为何,却是被陈方感动的想掉眼泪。
  这个世界,如何会有如此男子,放下所有尊严,只为让她一会换衣少受一丁点苦的。
  “怎么样,你的驸马穿了你的衣服,也是一个翩翩美少女吧!”
  “翩翩美少年!”
  义阳再也忍不住,趴在陈方胸口就哭了。眼泪滴落在陈方身上,却吓了陈方,如何就哭了。
  抱着义阳,赶紧拿了丝帕替她擦泪。
  “我惹到你了?”
  “没,义阳高兴的!”
  “你吓了我,知道么?”
  双手捧了那张脸,此时不知不觉靠近,浅吻唇角,伊人却是任他吻去唇角胭脂。
  陈方还想再深入一些,却被义阳推了一把。
  “等婚后,驸马如何对我我都愿意的,现在不行。”
  陈方勾那精致下颌,却望着那眉眼,如何也是舍不得松手。
  “还不快脱了,我试试!”
  “哦,先等一下,照照镜子,看我穿你的衣服美不?”
  义阳噗嗤一下笑了,眼角红红的,却笑的异常开心。
  陈方拉了她,却是站在镜前,这东宫送来的玻璃镜倒是极大,可以照出全身。
  陈方比兰花指,义阳又忍不住笑了。
  陈方揽了义阳肩膀,却挨在一处。
  “如何?义阳殿下的驸马美不?”
  “美,天下第一美男子!”
  “就喜欢你讲真话。”
  义阳这次再也忍不住,笑的肚子疼。
  陈方却扶起义阳,又吻了义阳唇角。
  “哦,你赶紧试试,不合适我还需要跑去尚衣局改的。”
  陈方赶紧脱掉义阳宫裙,话说自己穿这宫裙却也不错,每一个男子都有一个公主梦,呃,这特么谁说的?
  换了自己衣物,却见义阳看着他,指了指房门。
  陈方摇头,呜呜,我就想看你换衣服,出去了如何看?刚才不是很开心么?如何此时不让我看你换衣?
  “那你转身,不许偷看!”
  “好,我答应你!”
  事实是陈方真的没有偷看,答应她的事,如何会失了言。
  待义阳让他回头时,陈方仅看了一眼义阳,却觉得鼻孔温热,赶紧仰头,受不了啊,流鼻血了。
  义阳赶忙找了纸,陈方堵住鼻孔,像是猪鼻子插了大葱一般。
  “好难看,是不是?”
  “好俊美!”
  “你身材太好了!”
  义阳羞红脸,垂了头。
  陈方却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偷看,若偷看了,指不定鼻血飚飞三尺高,如何也要被义阳抓了现行。
  开门时,高安看着皇姐,也是眼睛一亮。
  “皇姐,你怎么变了,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对我做什么不都应该的,他可是我的驸马。”
  “你们两个,好气人。到底怎么了?皇姐你这里形状变了。”
  “你顶脑袋上那东西穿了就成这般了。”
  陈方不得不解释一句。
  “皇姐我们进去,你脱下来让我也试着穿穿。”
  陈方刚要阻止,却听门啪的一声被高安关了。
  晕,你一对C,如何撑得起这一对G。
  不一会,高安垂头丧气出来。
  “陈方,你骗人,你说穿了这就和皇姐一般了,可我穿了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
  陈方郁闷,我如何骗你了,你非要以小撑大,如何能撑得起来。
  天色渐晚,陈方却赖在唐工坊,今夜是不打算回去了,对义阳说明日还需要来,干脆睡在这边,省的来回跑了。
  高安心喜的不得了,前后追着陈方,陈方在院中逗着那羊驼,反正铁了心,今夜如何也不回去。
  看了看旁边那只白天鹅,红烧还是清蒸,忘了没带尚食局的调料。
  义阳出神望着他,却被陈方拉了手,此时晚风习习,皎月当空,却拉着义阳到荷塘边,指着荷塘,要给她看荷塘月色。
  月光下小荷才露尖尖角,哪里有荷塘月色看。
  不过让义阳靠着肩头,看什么都是美的。
  花不醉人人自醉,有你时,到处都是诗和远方。
  高安坐在一旁,陈方如何指使也不离开,气死陈方了。
  想动动自己未来媳妇,如何这般难。
  坐了大半夜,却见义阳靠在他的肩膀睡熟了,此时哪还忍得住,看她睡熟样子轻轻拍了拍,送回住处。
  罢了,以后有的是时间陪她。
  让人带着去了坊主院落,这边倒是收拾好了,房间内一应家具器物也都合陈方心思。
  床榻上放着新被,陈方展开,一股阳光味道,看来是孟菲特意交待让人每日晾晒。
  打发送来的健妇离开,陈方不觉很快睡了。
  梦中尽是义阳,第二日陈方郁闷,昨夜竟是花开了两处。
  银叶不在,如何找人洗,关键更郁闷的是这里没换洗衣服。。
  失算啊!失算,就知道见了义阳会如此,昨夜却也要睡在这边。
  “义阳有没有亵裤,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