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骑上娘娘的小母马 下

  陈方看了看笑弯腰的郑才人,真是笑的花枝乱颤,美的不可方物,此时头上发簪都是抖的。
  陈方看了一眼,却是盯着她手中那把尖刀,刀长一尺余,缠了软牛皮的刀柄,细长百炼钢刀身,刀身狭长,开一刃,透着寒光,尤其那刀尖,看一眼似要刺破目光一般锐利。
  这可是千牛卫的标配,千牛卫两把刀,一把大的千牛刀,一把小的仿若匕首。
  陈方不记得原本历史上千牛卫还有佩这把小刀,只记得有千牛刀,千牛卫也因此得名。
  不管了,反正这个世界历史和原本不同,蝴蝶效应影响了方方面面。
  此时,什伐赤也看到了那把尖刀,这匹马本能的闪避了一下目光,却早被陈方看见。
  倒是有灵性的畜生,看来这马却是怕这尖刀。也不知道当时这马受了如何刺激,以武媚娘的手段,越是烈马,越是驯起来不择手段,想必对于什伐赤,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此时陈方接了郑才人手中尖刀,就欺身上了马背,尖刀在手,这什伐赤这次却不敢踢陈方,真怕陈方一刀刺进它的马躯。
  果真这什伐赤被武媚娘也虐出了心理阴影,和那匹卷毛騧却是异曲同工。
  此时翻身上马,陈方一拽马缰,什伐赤飞奔而出,在这边尽情撒欢。
  陈方伏在马背,死命拽着马缰,此时利刃悬于侧,这马倒是乖巧许多,不过这性子,还是极烈,不愧是武媚娘的马。
  什伐赤撒欢的功夫,其余几人都已经回来,有找到的尖刀的,有没找到的尖刀的,却都见了陈方骑着什伐赤的姿态。
  竟然就这般驯服了这匹小母马,当真好快。
  此时一道身影却是从远处看着这边,看到什伐赤已经驯服,悄然离开。若是陈方看到那道身影,一定可以认出是清宫女,娘娘真正的心腹宫女,从武家一直就跟着娘娘。
  却说此时看台,却也已经准备就绪,武媚娘扶着李治缓缓而来,静妃和其余九嫔早已乖巧站在旁边。
  “见过陛下,皇后娘娘!”
  “都免礼,还是以往规矩,击鞠时没有皇家规矩约束。”
  “遵旨!”
  二圣坐下,旁边的静妃也坐到陛下身侧,倒是四妃此时只有她在这边了。
  “陛下,臣妾有一事想要禀明陛下!”
  “静妃有何事,快快讲来!”
  李治望了望自己这位正妃,这位静妃倒是事不多,话挺少,她说有事,自然就是有事。
  “这事是关于陈方新做的一件东西。”
  “陈方又新做了什么?”
  静妃刚说了一句,却已经听到李治急切的询问,那边武媚娘也望了过来,却也是神色间有些急切。
  这陈方但凡有什么新的东西做出来,必然是引起宫中一番波折和目光。
  对于陈方做出的东西,二圣都是心中期待的紧,尤其上次泥活字一出,更是让李治和武媚娘特别留心陈方最近有没有新的东西做出。
  李治急切询问,武媚娘急切看着静妃,倒是让静妃不免紧张了一些。
  “静妃,快说!”
  李治着急,却见静妃欲言又止,又催问了一句。
  “陛下,是一件女子穿的衣物,臣妾却也形容不出来,一会陛下见了义阳殿下就知道了。”
  “哦,看来是陈方专门为义阳做的。”
  “陛下猜测不错,这东西却最适合义阳殿下。”
  “那朕可是心中充满了期待了。”
  李治说完,看了看旁边自己皇后。
  “陛下,媚娘却也期待。不过我们这位未来驸马却是对义阳用心,这才圣旨刚刚昭告天下,却已经为义阳添了新衣。”
  武媚娘说着,却难掩眼中一抹神色,若是以前,却绝对不会有的。
  “我们就在这边等着义阳,朕倒是真的好奇,陈方又做出什么衣服,去年冬季那件鸭绒填充的冬衣,朕此时还记忆犹新。若非有这衣物,朕整个冬日怕都要待在寝殿之中了。”
  “陛下如此说,媚娘去年冬日却也是过的最轻松一个冬季,那羽绒服确实轻薄保暖。”
  旁边静妃也夸了一句,去年这羽绒服可是供给了各宫嫔妃,都是穿过的,都是极为满意。
  甚至后来传到宫外,引的长安鸭贵,一批商人从外地赶紧进了一批活鸭到长安,狠赚了一笔。
  李修仪此时也挤了过来,这边击鞠时规矩少,所以她过来李治却也不说什么。
  而且李修仪是安王爱女,和李治更是青梅竹马,却是这九嫔中李治最在意一位。
  “陛下,臣妾也是期待,去年那羽绒服也是让臣妾暖了一个冬季。”
  九嫔听到在说羽绒服,纷纷过来夸赞,听到自己妃嫔都如此夸着自己选的驸马,李治自然开心。
  “这一次也不知道陈方到底做的什么,不过既然是女子衣物,朕一会让陈方给你们一人做一件!”
  静妃和九嫔纷纷谢过陛下。那里静妃却脸色迟疑了一下,忘了告诉陛下,做这件小衣却要陈方量取那里尺寸的。
  本来静妃答应陈方是自己量了尺寸给陈方,可陈方走时她才想起,这该如何量,完全不知晓啊,所以只能让陈方量了。
  这么多嫔妃都让陈方量取那里尺寸,不知道陛下会不会生气了,毕竟女儿家那里,却是特殊了些,陛下的妃嫔,自然只有陛下可以摸着丈量。
  此时静妃却也不说,一会等陛下见了义阳,再提点一句,看看陛下如何说。
  正思着,却是见了一个老宫女过来,过来以后就站在皇后娘娘身侧。
  “陈方将那匹什伐赤驯服了没?”
  “回娘娘的话,已经驯服了。”
  武媚娘神色间却是一诧,那里李治早起身抚掌而笑。
  “媚娘,这次你却赌输了,如何?我说了我这驸马是无所不能的!”
  “他不会击鞠!”
  李治神色也是一诧。
  众位缤妃看了看二圣,此时憋着笑,如何也不敢笑的,陛下在娘娘这吃瘪了,此时笑,不是嘲笑陛下么?
  “媚娘,却要认赌服输的!”。
  李治却也不在意,自己的皇后,向来都是要宠的,不就是拌拌嘴,这样才有夫妻之乐。
  武媚娘早靠在李治身侧,被李治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