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壮哉!我大唐儿郎

  “陛下,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那里静妃看了看二圣,问道。
  “时间到了就开始!”
  静妃看了看日头,旁边负责滴漏的小太监看了看滴漏,点了点头,时间正好。
  “陛下,时辰已到!”
  李治望了望旁边的老太监,点了点头。
  “今日击鞠开始!”
  此时就听见从远处传来烈烈铁蹄声,这是真正的铁骑。
  唐初时,以追随李渊起兵太原的部分将士置玄武门屯营,称为元从禁军。
  太宗时分置左右屯营,称之为飞骑,到了高宗之时,曾一度改为左右羽林军,却不久又改回飞骑之名。
  此时进场的就是屯营在玄武门的飞骑。大唐精锐中的精锐,全部甄选自禁军和各地折冲府最优秀的府兵。
  此时的飞骑当真是大唐精锐,却不是中晚唐时的样子货。
  其中大多数人却都是真正参加过战斗,身上带着大漠戈壁,北疆雪寒的浓烈气息。
  百骑入场,铁蹄踏着太液池畔的草皮,铁掌掀起草皮,断折的草茎纷飞。马蹄铁特殊的印迹烙印在太液池畔,只等着时间冲刷。
  李治此时已经站起,向着飞骑进场的方向看着。
  远处的艳阳下,金属的闪光让人侧目,明光裎银铠,簪角飞羽盔,火焰一般的飒红披风在风中猎猎,随着战马的马蹄起伏。
  手中的龙朔钢枪,腰间的大唐飞翎羽刃,一片银光闪烁,胯下赤红战马,身姿昂扬,行走间,却是和那飒红披风连成一片绚烂晚霞,浓烈的红让人侧目。
  随着马背的骑兵催促,战马行进的速度正在极速增进,一片片红霞穿过太液池畔,看的周围的宫娥一片惊呼。
  风卷过,马蹄声飞扬。
  马蹄,朝阳,铁血,风中浓烈的男儿气息。
  温婉,柔情,多姿,湖畔窈窕的千娇百媚。
  只在这一刻,这两者却同时出现在太液池畔。将男儿的浓烈和女子的多情交融在一处。
  飞骑经过李治和武媚娘面前,飒红的披风飞过,飞扬的马蹄渐渐缓慢。
  百骑分列两队,将中间的过道夹住。
  骑手紧握手中的龙朔钢枪,在这太液池畔扬起一片长枪之林。
  “壮哉!我大唐儿郎!”
  李治高声呼道,心中血液似乎被这百骑点燃一般。
  曾经的自己,也带着大唐的精锐战士鏖战杀场,也曾和西秦最精锐的老秦人弩军战斗。
  天山两畔,戈壁荒滩,李治也曾有过这飞扬铁血的生涯。
  而此时,这百骑中也还有曾经和他一起征战西域,迎击西秦军队的部署。6此时所有骑手翻身站于马侧,纷纷看着这位大唐的唐皇。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骑如一人,百人如山呼。
  “平身!”
  骑士翻身上马,这飞骑夹着的道路尽头,六匹骏马正缓缓而来,当靠近这些飞骑时,卷毛騧的马蹄子差点又软了,陈方感觉到身下的什伐赤马躯都僵了一下。
  看了看旁边,郑才人她们也觉察出胯下骏马的踌躇和迟疑。
  却是这宫中的六匹骏马,被这飞骑的铁血气息所激。
  陈方控着什伐赤,第一个进入那片钢铁枪林,义阳控制着卷毛騧跟随在陈方身侧,陈方让什伐赤慢了半拍,以便卷毛騧和什伐赤齐头并进。
  安定殿下的飒露紫和高安殿下的乌骓此时行在了义阳公主一侧。而德妃控制着特勒骠,郑才人控制着白蹄乌,已经行于陈方一侧。
  六匹马,陈方却和义阳行在了最中心。
  太宗此时看到远处行来的六匹骏马,待看清楚这六匹骏马模样,忽然望向旁边的武媚娘。
  “媚娘,你真的找齐了六骏?”
  李治神色激动,这六骏却是太宗最喜欢的六匹骏马,此时六匹骏马的浮雕还陪葬在昭陵,李治却是每次去祭奠父皇时必见的。
  李治曾经有想过要找到和六骏一般的六匹马,以见之思念先帝,然而因为那年身体有了隐疾,却不得不放下心中所思,专心卧床养病,却不想一养就养了七年。
  这个愿望却并未告诉别人,然而却早被他的枕边人猜到。他们夫妻心意相通,武媚娘又如何不明白李治心思。
  此时六骏一同出现,李治如何不激动,不高兴。
  “陛下,全靠了我们大唐的好驸马!”
  “这怎么也和陈方有了关系?”
  李治看着武媚娘,眼中是深深不解。
  “陛下,最后一匹卷毛騧媚娘如何也找不到,却被陈2
  “好!好!好!”
  李治连说了三个好字,此时目光全在那六匹骏马上,有生之年能见六骏,却是他的一个心愿。
  那边李修仪也是激动不已,站在了李治身侧,也望着那六匹骏马。
  “三哥哥终于完成了心中一个愿望!”
  李修仪却真的为李治高兴。
  六骏不断靠近,李治身侧,静妃也走了过来,却见李治走下看台,走到那夹道中央,众嫔妃赶紧随着李治,一同走到那夹道中央。
  六骏在前,陈方六人全部翻身下马,跪拜在唐皇面前。
  “快快平身!”
  李治扶了陈方义阳,却看着那六匹骏马,此时神色,却是爱慕不已。
  陈方见之,却也是有感李家人对骏马的喜欢。
  这种喜欢当真铭刻进骨子里了。
  想想陈方却是理解,以骑兵打天下的李唐,如何会不喜马匹。
  对于他们,马不仅仅是一种骑乘工具,却也是这个煌煌大唐能够建立的大功臣。
  历代唐皇喜欢击鞠,却因为这是一种马背上的运动。
  李治向着六骏走去,陈方赶紧让了让,李治靠近什伐赤,却忽然见这匹马对他起了敌意。
  卧槽,陈方心中大骇,却绝不能让这马伤了唐皇。
  “陛下切莫靠近,这马性子烈的很!”
  陈方赶紧拽了马缰,生怕这马伤了李治。
  “性子烈好,朕平生最喜烈马!”
  却见李治手抚过什伐赤的脖颈,这什伐赤一下子平静。
  你妹,你这怂货,也是这般认人,见了唐皇就怂包了。。
  陈方心中骂了一句,却见李治已经去看别的五骏。
  “好,当真和当年先皇的六骏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