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九十章 搬进唐工坊 上

  今日击鞠,陈方可以说全无心思去看的,虽然击鞠时都是好球,美,却有了心事。
  等散了场,让两位殿下和孟菲先回去,陈方一个人独自向太极宫方向走。不过以他此时的身份和受宠的程度,想一个人走都成了不可能。
  还没有走几步,却身边绕了几个宫娥,陈方和她们闲聊几句,却也进了太极宫。
  去住处的路上,却见郑才人在那里等他,似乎郑才人有心事,不过人多眼杂,陈方也不能和她谈了太多。
  郑才人只能夹在几个宫娥之间,和陈方走在一处。
  “郑才人莫忘了去尚衣局一趟,陛下可是说了,骑乘六骏的宫娥都有胸衣一件。”
  “这个我自然不会忘,一会就去!”
  “郑妹妹倒是让人羡慕的紧,我们可都没得,陈大人,你这心好偏。”
  “姜美人,你自己摸摸,看陈方的心是不是偏的。”
  “那我可真的摸了!”
  “姜姐姐,可别胡来,会摸出事的!”
  “我才不会受了陈大人的魅惑,男狐儿,就会诓骗我们姐妹。”
  陈方无奈,是你先说的我的心偏。
  这是陛下旨意,却和我有何关系?
  回到住处,却见银叶和桃红都在练字,桃红此时练字也已经认真,不过写的...算了,时日尚短,这真不能强求。
  她认真就行,世间事,有多少是不怕认真的。
  “好了,今日就写到这里,一会收拾了屋子,让人将东西搬去唐工坊!”
  “大人,我们是不是要搬进工坊住?”
  银叶已经欢喜丢了笔,望着陈方。
  “聪明,大人赏你。说,要如何赏?”
  “大人,你知道我要如何赏,大人动动我!”
  陈方没好气,一人臀蛋儿捏了一下。
  “好了,赶紧去忙,今天就搬完,记得,我的宝箱里面,可不能少了一件。”
  “银叶知道了!”
  陈方看她两开始收拾,去了床边,脱掉那已经破了一个大洞的亵裤,两个丫头悄悄盯着他看,被陈方骂了一句,却还盯着。
  “两个骚蹄子,迟早吃了你们。”
  陈方看着义阳的亵裤郁闷,此时看着两个丫头腰肢,要不要进了工坊就破了她们身子,自己可是眼馋许久了。
  思了一会,却心中作罢,自己是义阳驸马,除了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比如武媚娘找他,必须去伺候,别的女子陈方却不打算去动了,总觉得对不住义阳。
  也不知道是为何,这个时代,其实没这些禁忌,又不是后世,一夫一妻。
  偷吃,尤其偷吃贴身丫鬟,才是这个世界男子最常做的事。
  你看那皇家,李治三个大儿子都是宫女所生,李弘年纪轻轻,却已经将袭人身子不知道洗过多少遍,这才是男人表率。
  “罢了,破了义阳身子以后再破她两的,眼馋的紧!”
  让两个丫鬟去忙,陈方将那个破了的亵裤本打算扔了,却又仔细放在床头。
  换了自己的,又看两个丫鬟偷看,随又一人屁股又赏了一巴掌。
  这年轻就是好,弹性简直像Q糖一般。
  走出住处,却去了尚衣局方向,路边郑才人早等的心急,她又如何听不出陈方暗示,所以根本不曾回去,早找了陈方住处到尚衣局间一处隐蔽处等着陈方。
  见了陈方,就招手进了一片茂密竹林。
  陈方没进去,只拉了郑才人的手。轻拍了几下。
  “我想你想的好苦!”
  郑才人幽幽声音,含了苦楚。
  “有时间学学德妃如何做,学的好,估计两三个月你就能往唐工坊跑了!”
  “啊!那要如何学?”
  “你真不懂?”
  “快教教我,我可看不出来如何学她。”
  “多亲近讨好义阳,你不就可以借着陪公主的正事去唐工坊了!”
  郑才人忽然眼睛一亮,唐工坊可是陈方管的地方,以后去了那里,总比这边方便。
  “嗯,正好家中送了东西,我正想送给两位殿下一些。”
  陈方看她,抚过脸颊,轻吻了唇角。
  “这里人多眼杂,你自己去尚衣局量了尺寸,我却不去了,照顾好自己。”
  郑才人一把扑进陈方怀中,将头埋进他的胸口,陈方抚过那光滑背部。
  “好了,莫被人看见了,以后却有的是时间陪你!”
  郑才人在陈方怀中点头,松了陈方。此时心中喜悦,已经在想着如何近了义阳殿下。
  现在的义阳殿下可不是以前,想结交她的人太多,光是这宫中就一大片,比自己身份尊贵的一大堆。
  却见陈方早懂了她心思。
  “莫不要多思了,你只管近她就好,还有我呢!”
  郑才人浅笑,倒是自己忘了还有陈方。不过简单一句话,却也让郑才人明白了,义阳殿下怕是也和自己一般,心思全在了陈方身上。
  果真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真会偷女孩儿的心。
  别了郑才人,陈方也就回去了,其实他的东西不多,倒是两个丫鬟东西不少,弄了好几大包,平日里看不出来,此时见了,才感叹女孩子就是麻烦,一个个女版哆啦A梦。
  却细细包了那条破损亵裤,外面桃红早找了马车,却是出了这太极宫。
  陈方却未同行,只身去了甘露殿,武媚娘在那里小歇,见了他,轻轻笑了笑,指了位置。
  陈方坐下,却见旁边伺候的春晓看了他几眼,武媚娘似察觉,挥了挥手,春晓赶紧退下。
  “到了那边,可不要太贪恋女儿温柔乡!”
  陈方不知道如何回答,却见武媚娘只说了这么一句,却也不等着他回答。
  “罢了,你贪恋就贪恋吧,不过我让你来时,可别体虚的厉害!”
  陈方苦笑,娘娘这话说的真直接大气。
  我让你伺候时,你就得来伺候,伺候不好还不行。
  看来终究逃不过娘娘五指山,不过陈方也没打算逃,此时他对武媚娘那一丝情愫,如何又会断。
  “娘娘放心,到了哪里陈方自然都将娘娘放在心中!”
  “你这心中住的人太多,我就不去挤了,退下吧!”。
  “微臣遵旨!娘娘好好歇息。”
  “其实我本想将安定许给你,奈何年龄太小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