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大人果真不是凡人 上

  义阳轻笑,知道父皇就宠着娘娘。知道娘娘胸衣做好,竟是派人催了几次,也难怪娘娘急切,却勒伤了身子。
  想到这里,却也黯然神伤,母妃和后宫那些嫔妃,却从未得到父皇如此宠爱。
  不过此时真正见了武媚娘身子,即使义阳也看着喜欢,更何况父皇。和这般的女子注定是争不过的。
  而且这仅仅是身子,义阳明白,娘娘最厉害的却还是别的地方,心性,智慧,还有男子都不及的心思谋略。
  这样的女子,让别的女人如何去争?
  所以,义阳心中,虽然对父皇专宠皇后总有些怨念,却也明白,换了谁怕是都会如此宠着武媚娘。
  也是这些年父皇病体卧床,怕是病好着,总要再给自己添一些弟弟妹妹,然后下不来皇后的床。
  义阳却不知不觉想的多了,却看了看武媚娘让女人都要为之嫉妒的身子。
  “我给娘娘演示一下!”
  义阳解了腰间束带,马上,这寝殿之中姹紫嫣红,武媚娘和义阳倒是坦诚相见,两人彼此互相看了一番,却都心中赞了对方的身子。
  武媚娘忽然想到陈方那句,各有千秋,果真如此。这长公主不止面相,身材却也好到极点,若是男人喜欢那里,这位却是可以让自己都不及。
  而义阳,此时只感叹武媚娘的完美。真是挑不出丁点瑕疵的女子,每一寸,每一分,都能让男子垂涎,让女子嫉妒。
  义阳慢慢给武媚娘演示,武媚娘一步步慢慢学,一会,一蓝一金两件胸衣被两个各有千秋的绝色女子穿好。
  细看时,那金色胸衣上却有白底凤纹,果真是专为娘娘做的,每一分却比自己这件考究许多。
  武媚娘不觉拂过义阳那里,却是啧了一声。
  “陈方有福气!”
  “父皇更有福气!”
  两位大唐最尊贵的女子却都互相笑了笑,只笑的寝殿似乎起了春风,那笑让人如沐春风。
  “陈方对你是不是早不规矩了?”
  “娘娘,他一直识大体,却没过分举动。”
  “嗯,好好伺候他,能嫁给他,却是你的福分!我估摸,别的公主此时都嫉妒你了。”
  武媚娘浅笑,义阳却呆了一下。
  武媚娘牵了义阳的手,走向外面大殿,一会让义阳坐了旁边,她坐在主位和义阳说着琐碎话。
  这却也是娘娘第一次如此和义阳说话,多了几分亲近,少了几分距离,甚至让义阳忘了,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主持国政的国母。
  义阳却觉的这份亲近多因为陈方,父皇和皇后这是多宠自己驸马?义阳这位父皇的亲女儿都不觉嫉妒了。
  “对了,为他沐身的宫女选了没有?”
  “回娘娘的话,他让我随意挑一个给他!”
  “挑一个最好的给他,他是驸马,如何也不能受丁点委屈。身子模样必须上好,心性也要极好。”
  “其实义阳说起此事时,他想让我收了桃红或者银叶做侍女的。”
  武媚娘浅笑,却是这甘露殿多了几分颜色。
  拍着义阳手背,捏了捏,却抚着义阳的脸。
  “见了你,他却难以对别的女子下手了!”
  这轻轻一夸,却是出自皇后之口,义阳不知道如何应答。
  “娘娘,能不能此时义阳收了桃红或者银叶做侍女,满足了他的愿想?”
  “这不合规矩,别人会闲话,我可不想别人背后说他。”
  “也是,义阳刚才却胡说了。”
  “你这是心中有他,才会如此,不过那两个丫头还是处子么?你敢收了伺候他沐身?”
  “还是,陈方却没真的动了她两。”
  “他竟然没吃了那两个丫头,我若是男儿,肯定忍不住。”
  “义阳若是男儿,却也忍不住,那两个丫鬟却是颜色极好,放在嫔妃间也不逊色,若是流落民间,怕是能引了豪强争斗!”
  武媚娘浅笑。
  义阳看了看娘娘,忽然觉得今日和娘娘说了太多话,等心静下来却觉得娘娘似有意引她说话,后面的话却说的大胆了些。
  有了心思,渐渐两个人闲聊,义阳谨慎了一些。
  陈方却已经到了清安阁,远远就见到外面有千牛卫把守,见了陈方,千牛卫放行,却拦下了桃红和春晓。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是,大人!”
  桃红和春晓微微一福,陈方进了里面。
  春晓忽然对着桃红微微一福,拉了桃红,想让她一旁说话。
  桃红本来就和春晓相熟,此时她询问娘娘习惯,桃红却也知道这是为了伺候娘娘,都给她一一细说。
  陈方进了清安阁,却见了几个宫人仵作,那边却还有一个熟人李受良。
  “侍郎大人!”
  “陈大人,你也来了!”
  两人拱手相拜,旁边还有一人,却是大理寺的官员,陈方并不认识。
  “见过陈大人!”
  那官员也是一拜。
  “这位是大理少卿吴大人!”
  那里李受良知道陈方并不认识,所以抢先介绍道,免生尴尬。
  “原来是大理少卿吴大人,久仰久仰!”
  短暂开场,陈方已经看向不远白布遮住的宫女尸身。
  走过去揭了白布,尸体面色苍白,做呼吸状,面色浮肿,是因为水中浸泡久了。
  “没有别的伤势,只是溺水而毙!”
  那边李受良说了一句,陈方放下白布,却也不细看了。
  他不是正式的刑狱出身,上一世也只是一个研究化妆品的科研技术人员。
  可以说和验尸查案没任何关系,上一次用尘显法查指纹认出投毒宫女,也只是他身为穿越者,比别人多了一些认识罢了。
  此番武媚娘让来这边看,他也就来了,真查案,他是比不得大理寺和刑部的专业人员的。
  “李侍郎和吴少卿以为她是不是失足溺亡?”。
  两人皆摇头,看来和陈方倒是想的一样,宫中的游廊都有木栏杆,不存在失足跌落一说,要真落水,只有自杀和他杀两个可能。
  “陈大人,我已经差人问过穆修容那边,那边都说这几日这宫女萍儿一切正常,若说自杀,却也说不过去,自杀总有原因,怕是只能是有人故意推了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