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章 鱼鳔麝香柿子蒂

  那边银叶已经写完今日字帖,却过来给陈方揉腿。
  “外面雨初晴,不去透透气去?”
  陈方揉着银叶柔软长发,这丫头现在也学乖了,这些日子,却也懒得去梳云鬓,麻烦,梳好大人几下就揉乱了。
  所以干脆每日都简单挽了,学大人那日一般,挽了一个松散丸子头,用红绳系了,大人揉乱却也能几下子挽好。
  自己省事,大人揉着也更顺手。除非有正式场合,比如进宫什么,银叶觉得自己都不会专门拢了云鬓了。
  此时陈方揉了几下银叶长发,挑了那头绳,丫头头发一下子散了。
  “大人又拆我头绳!”
  银叶无奈了,每日被大人搞成一个小疯子。披头散发的,却也照镜子不难看,大人还说那是披肩长发,不对,是垂腰长发,发梢都垂到臀蛋儿了。
  “真不出去了?”
  “还是陪着大人好!”
  陈方忽然趴在银叶耳畔说了什么,看银叶迟疑了一下,却很快站了起来。
  “大人,那我去了!”
  “等一下,你这般披着头发去?”
  陈方抓了一缕发梢,然后拽回来,扎了一个松散马尾,却一直是垂到那翘臀,陈方拍了一把,让银叶去了。
  最近却越来越喜欢拍这丫头臀蛋儿了,这弹性!
  银叶走了,桃红却转头看陈方,那眼中疑问却是看的出来的。
  “大人让银叶去做什么?”
  “偷鸡摸狗,追鹅撵兔。”
  “大人嘴馋!”
  “不想吃?”
  “想!”
  “我看你也嘴馋,赶紧写,写完去帮银叶!每日练字,却练的仿若上了刑场般!”
  “本来就不好写!”
  “犟嘴,不好写我看银叶现在也写的挺好。”
  陈方过去,揉着丫头香肩,看了看那写的字帖,缭乱啊!
  “好好练,以后做丫鬟也做一个会红袖添香,提笔成文的丫鬟。”
  桃红苦着脸,陈方捏她鼻梁,桃红鬼脸。
  陈方却去了里面,此时从怀中取出那个锦盒,这锦盒也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做了金包角,边角镶嵌了几颗杂色宝石,盒面还有镀银的山水卷画,却是精致。
  一边有一个银制扣锁,陈方打开,却见里面满满一盒像是纽扣一般的圆片,呈半透明状。
  取了一枚,有包衣,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大概是肠衣吧!
  陈方凑近鼻尖闻了闻,却没什么味道,莫非要破了这包衣才能闻到。
  开了却可惜,不开又心痒。
  陈方看着这一盒圆片,却也有五六十枚,娘娘送他,却也大气。
  陈方倒是听过汉代后宫有一种麝香做的肚脐贴,名为子肚贴。
  汉成帝刘骜做皇帝时,他的后宫中,赵飞燕和赵合德这一对姐妹花为了专宠后宫,独霸龙床,采用的避孕措施就是用麝香做成的“了肚贴”,这个野史和正史都有记载。
  毕竟怀孕了,就不能让帝王宠幸。陈方想了想,这逻辑好像没错。
  其实这古代避孕,所用方法无非几种,男子那一方,就是鱼鳔,这个却不好找,大小粗细长短,却不知道要祸害多少鱼,陈方觉得自己绝不可能尝试。
  带个鱼鳔,陈方觉得自己很沙雕。
  当然,陈方也可以用羊肠做,却也麻烦些。
  女子这一方,倒是多,按穴挤压,麝香,柿子蒂磨粉,藏红花液洗,汤药,还有很多沙雕影视剧中的捶打倒挂,蹦蹦跳,甚至是喝水银这种丧尽天良的方子。
  不过无论哪种,却是对女子都有伤害,严重些就以后彻底不育了,甚至直接身死。
  毕竟是男权社会,避孕都想着如何糟践女子。
  武媚娘应该不至于有自残倾向,她选择的方法却应该对身子无害才是。
  陈方捏着那一小片,忽然看到这小片边角却有字,是用钢印打上去的,细看却是四字。
  临清安阁。
  “哦,没想到却是这里出的。娘娘果真和临清安阁有着联系。既然是临清安阁专门为娘娘做的,那么应该是无妨才是。”
  陈方此时却也不再迟疑,撕开一个小片包衣,那薄薄一片落在指尖,却很快化了。
  无色,微微粘稠,仿佛融化的清亮牛油,嗅了嗅,陈方忽然眼睛中充斥了一丝恍然。
  此时终于明白那日武媚娘最后让他嗅闻的是何处,正是肚脐,这味道,却也不是女子体香或麝香,临清安阁的方子,麝香却是有害的,给娘娘用,却也不敢用麝香。
  “果真奇妙,只一片,却比后世那些口服的药物更好用。”
  特么老子还想什么羊肠子,能不戴着,谁特么愿意戴。还有那鱼鳔,那是如何沙雕!自己身边都是干净身子,又不怕染病,不戴多妙。
  此时细细收了这个小盒,却是比自己那宝箱看的更重。这可是自己以后幸福的保障,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向娘娘再讨要些。
  说不好临清安阁却也卖这东西,什么时候有机会倒是想去问问。
  这事陈方却放在了心上,再想得到,就两条路子,一个是娘娘那边,想来娘娘那里,却不缺这东西。果真抱紧娘娘大腿是对的。
  第二条路,罢了,和那临清安阁,陈方完全没任何关系,而且看这小薄片,如何也像是为娘娘特供的。
  还是抱紧娘娘大腿实际,以后娘娘让如何抱,自己就如何抱,娘娘随便给的,这福利却是让陈方无比喜欢。
  “大人,我字帖写完了!”
  那里,桃红探出了头,陈方走出屋子看了看桃红写的,还是这般难看。
  想到自己指尖还有融化的那粘液,要不要现在给桃红抹在肚脐,莫要浪费了。
  看了一眼桃红,却是自己极喜欢的身子,眼热啊!这身姿,该是如何的合自己心意。
  而且之前不动两个丫鬟,却是为了义阳,此时出了沐身这档子事,似乎也完全没必要不动两个丫鬟了。
  义阳的宫女都要动,为何不动自己的侍女?
  “大人,你怎么这么看着桃红?”。
  陈方拉了桃红,拉入怀中,桃红扭捏了一下,就任由陈方拉着。
  细看那眼角眉心,陈方靠近嗅了嗅,是自己喜欢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