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零二章 重赏

  外面备了轿子,武媚娘去了大明宫。
  远远李治见了媚娘,早出了寝殿,迎了出来。
  拉着武媚娘的手,却忍不住看着武媚娘。
  “你这边,却是更好看了!”
  李治低语,早牵着武媚娘进了寝殿,里面一干人等赶紧退避,娘娘轻易不来,来了就是二圣世界,别的人如何也不敢在这里当灯泡的,不对,是当蜡烛的。
  “治哥哥,西秦二皇女过了阳关了,应该明日就到长安!”
  “我已经知晓了,不说她的事,让治哥哥看看你的胸衣!”
  李治说着自己上手,这些年,早解媚娘的衣服解的习惯,莫说解衣服,她身上却没有李治不熟悉的地方。
  真的是****。
  看到里面金色的白底凤纹胸衣,那形状,李治称了声妙。其实见了媚娘,李治就看的养眼,此时穿着胸衣,如何看如何让他忍不住想动手了。
  忽然看到媚娘侧肋一抹紫痕,却心疼不已,伸出手去摸,看到媚娘皱了眉。
  “媚娘,这里怎么了?”
  “无碍,治哥哥,你不用替我操心!”
  “是不是这胸衣弄的?”
  “都怪媚娘之前却将这事想简单了,昨天让义阳进宫教我,才会穿了。”
  “这几天宫中姐妹们的胸衣也都快做好了,到时候媚娘却可以教她们了。”
  李治勾了勾那翘鼻梁,此时看着那一抹紫痕,还是心疼。
  揽了武媚娘入怀,却小心不去碰那紫痕。
  “治哥哥,昨日陈方要了弘儿刚编纂好的《瑶山玉彩》,媚娘想他要开始印书了!”
  “朕倒是期待的紧!”
  “媚娘也期待着,治哥哥,你说若是二皇女来了,我们让人将印好的《瑶山玉彩》送她一本,会如何?”
  李治的神色忽然精彩了一分,看了看武媚娘,这个想法他倒是没思量过。
  西秦一直瞒着活字印书这事,藏的很深,却被陈方轻易识破了,此番新书印出。送一本给二皇女,她是该如何颜色呢?
  想来应该是精彩的!
  “媚娘如此一说,倒是这二皇女来的却是时候!”
  “只可惜那香皂却短期造不出来,不然一并送给她一些。”
  李治轻笑,轻抚武媚娘唇角,自己的媚娘,所思如何就这般合自己心意。
  “确实可惜了!”
  李治也惋惜说了一句,想一想活字印刷和西秦最赚钱的肥皂一起被大唐的使节送到二皇女面前,她会是如何表情,然后二皇女又将消息传到西秦,西秦皇室和满朝文武又是何等表情。
  想想李治就觉得振奋,憋屈这么多年,总算能扬眉一把,心中却愈发在意陈方这位未来的驸马了。
  这些年双边贸易一直被西秦压了一头,一朝扬眉吐气,如何不想让西秦的二皇女看看。贸易这块受了这么多年气,如何也想气气这西秦皇室。
  “对了,媚娘,香皂现在做不出,你却忘了还有一物!”
  武媚娘和李治心意相通,稍微寻思一下,也就明白李治所说何物。
  “治哥哥,这个我倒是差些忘了,牙膏,这可是西秦都没有的货色。到时候装了玻璃瓶送给二皇女用用,她定是喜欢。”
  李治看她神色,如何不知道那语气代表的含义,武媚娘懂他,他如何不懂媚娘。想想李治就觉的今日心情大好。
  “二皇女来了,自然还要好好宴请一番,到时候可是要让她尝尝我们大唐尚食局所出菜品的风味。”
  “治哥哥,怕是二皇女吃惯了这边饭菜,回西秦吃不下饭!”
  李治揽着武媚娘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叫了外面的老太监。老太监离开了寝殿,却也不敢走远,此时听到陛下叫他,早小跑了进去。
  “陛下,叫老奴有什么事情吩咐?”
  “去,将最近各地进贡的贡品都准备一些,要最好的,送去唐工坊。记住,布匹和胭脂必不可少。”
  老太监正要走,却被武媚娘叫住。
  “对了,先别走,你去牵了我的那匹马,送给陈方,他自己还没马匹,那匹什伐赤却正好他骑。他骑着,我看着都觉英武不凡。”
  “媚娘想的周到,既然送了陈方那匹什伐赤,那卷毛騧和乌骓也一并送于我两位皇女。”
  老太监走出寝殿,此时望了望头顶青天,天气今日晴了。
  想到二圣的赏赐,老太监急急去办。此时只想着一件事,这唐工坊中的主子是如何得宠啊!
  这一次送的贡品倒也罢了,前几日刚刚在陛下眼中看重的六骏此时却一下子送去唐工坊三匹,甚至包括娘娘那匹爱马什伐赤。
  送这马的原因,竟然只是陈大人没有坐骑,另外送一匹不就好了,娘娘却送了什伐赤,这其中宠爱,却是伺候日久的老太监也看不懂了。
  天家的宠爱如何会这般繁盛?
  寝殿中,李治趴在武媚娘身前,武媚娘揽着李治,寝殿外,唐工坊中,陈方打了一个喷嚏。
  不到正午,宫中赏赐就来了,陈方被赏的摸不着头脑,尤其当那三匹骏马牵来时,陈方更化身成了丈二和尚。
  难道娘娘想自己以后都骑着她的小母马。
  将送来的贡品让孟菲找人处理,三匹马却要安置豢养之处,陈方本着将三匹马做交通工具的原则,让孟菲就近养着,方便用时随时牵来,反正生活区很大,住的人很少,不差几匹马的地方,这边养的动物本就不少,甚至两位殿下院落都养着。
  当几个健妇牵了三匹马从面前经过,陈方忽然拍了拍什伐赤马背,此时忽然懂了武媚娘送马,还是送她自己坐骑的缘由。
  “娘娘,你又何苦为了李家将自己弄得如此忙碌?”
  那边健妇牵走了马匹,陈方却看着那背影。
  娘娘送了什伐赤,却是因为她已经没时间骑马,没时间击鞠了。。
  朝堂的国事,教导太子治国,陪着李治,已经撤底占据了武媚娘的绝大部分时间,如何还有时间骑马击鞠呢。
  此时什伐赤送了自己,却是武媚娘已经决定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国事和教导太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