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零八章 你是想手爬山

  而且以现在二圣的态度看,怕是真当了他是真正的皇子,当然武媚娘心中,却不当他是皇子的。
  此时手被卢馨儿拉了,卢馨儿早按耐不住思慕,此时却近了陈方。
  温存片刻,却是埋在陈方怀中。
  “好了,义阳还在里面,我需要去陪陪她。”
  “陈方,真羡慕义阳,每日可以如此光明正大陪你!”
  陈方看了看馨儿,摸了摸那粉颈,揽在怀中。
  “我想办法,让义阳知晓我们之间的事。”
  “会很冒险,还是不要了!我以后去工坊只要你能陪一小会,馨儿就知足了。”
  “我自己的女人,我有分寸!”
  卢馨儿看了陈方,此时的陈方,却让她感觉到那种依靠的坚定。
  和卢馨儿谈了一会正事,里面义阳一本书也看完了。
  陈方牵了义阳的手离开,此时却见义阳看着他提着的一包小食。
  “还有要见的宫娥?”
  “你忘了那天陪我们一起骑马的郑才人了?”
  “哦,我哪里忘了,那匹白蹄乌神骏的很。郑才人颜色也是宫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
  “比不得你!”
  陈方轻勾那鼻梁,听的义阳心花都怒放了。
  拉着义阳走向秋月小居,此时这边却清净的极,敲了门片刻西月开门,见到是陈方随着义阳殿下来,早欢喜让进院中。
  自从上次陈方让桃红来告知小姐,将河南道售书一事全部交给荥阳郑氏,小姐在家中的地位早已不能和以前比较了,这个月送来的月钱,一下子多了几倍。
  家主专门修书一封,却是赞了小姐,小姐这几日却是一直高兴的,毕竟是亲父女,以前和家中关系远了,却一直是郑才人一块心病。
  昨日还听小姐说家中让人来了长安,为小姐带了许多家乡特产,这几日应该就到了。
  大人随手之间,却是改了小姐此时所处的局势,西月如何见了大人不高兴。
  此时郑才人也望见陈方和义阳殿下,赶紧迎了出来。
  却见这一次义阳率先握住郑才人的手,真怕云岚宫中一幕重演。
  “郑姐姐,我们又见了,上次见还是大明宫中骑马呢!”
  “嗯!殿下,陈大人,快里面请!”
  陈方却没走,看了周围。
  “你这里却是清净雅致!环境真不错。”
  “喜欢,多带殿下来坐坐!”
  “郑才人!”
  “陈大人有什么话说?”
  “陛下娘娘将什伐赤乌骓和卷毛騧送了唐工坊,这几日我倒是兴起,不知道郑才人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唐工坊跑马?一定要牵了那匹白蹄乌。”
  “这个我自然愿意!到时候一定牵着白蹄乌。”
  陈方看了看郑才人,同为五姓女,到底是德妃更厉害一些,她自己都能随手搞定的事,此时自己却要帮着郑才人搞定。
  “春风得意马蹄疾,到时候我带郑才人一日看尽工坊花!”
  “好不工整!”
  义阳笑了一句,却拉着郑才人,此时走进房中,西月早备了茶和小食。
  以前见不惯陈大人,此时却如何看如何觉得自家小姐眼明。
  “郑姐姐,你可是答应了,记得多来唐工坊坐,到时候他不陪你看尽工坊花,我却要带你游遍工坊各处!”
  郑才人此时看了看陈方和义阳,点头。
  离开秋月小居时,义阳忽然拉了陈方,看了四下无人。
  “你是不是和郑才人不一般?”
  陈方看了看义阳,到底是宫中长大的公主,心性不是普通女子可比。义阳平时看着温和,却也早一眼看出自己和郑才人非同一般的关系。
  “对,还有德妃!”
  “那你要留心,毕竟是嫔妃和在册的才人。”
  义阳却轻描淡写说着。
  “你不怨我?”
  “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如何怨你?你说要来秋月小居时,我就觉得不对,她看你时,那眼中却是掩藏不住的情份。”
  陈方抱住义阳,吻着那额角。
  “对不起,我却是认识她们在前的,若当初先遇见你,愿意只陪你。”
  “你若割了那两段情份,我倒看轻你了。以后我会帮你隐瞒着,别人问起,只说她们来陪我就是。”
  陈方看着义阳,如何也想不到义阳如此为自己想。他本来已经准备迎接一场狂风骤雨了。
  “晚上去爬山!”
  陈方抱住义阳手臂,看着那娇美容颜,尤其那风景秀丽处。
  “你是想手爬山!”
  “还是我的义阳懂我!”
  “不害臊!”
  义阳轻轻捶了陈方胸膛,陈方抱住她,深揽在怀中。
  陈方将义阳送到甘露殿,他却要去尚食局忙了,那边武媚娘拉了义阳,义阳就坐在那和父皇皇后说着话。
  旁边宫女端来几个小碟子,里面却都是干果之类,却都是陈方带来的。
  此时望着那个离开背影,想到陈方那般坦然承认,这般人,总不会辜负了谁。
  倒是那些长安城中,多少痴情人却总背着人养着小的。着实让人憎恶了些。嘴里一套,心中一套,说着一套,做着一套。
  此时义阳却在想着陈方那般平静对她说出还有德妃时,如何的信任着她。
  此时陈方却已经进了尚食局,尚食局今日,可不比平时,从宫中各处调来的宫女,比起尚食局的小厨娘多了几倍。
  此时陈方来了,鼎玉早迎了进去。
  “师父今日准备做什么?”
  鼎玉期待望着陈方。
  “陛下娘娘不想让西秦二皇女轻看了大唐,自然这一顿不但要味美,更重要要凸显了大唐的神韵气势。”
  “师父,一顿夜宴,如何还能突显了皇家的气势?”
  鼎玉不懂,陈方看了看她,却轻笑着。
  “到时候自然就知晓了,东西备的如何?”
  “都已经备好,全部是来自天南海北的珍品,不过有些因为存储和路途问题,只是干货!”
  “干货过水,不就是水货了!”
  “呃!”
  鼎玉不知道说什么了,那边桃红却掩嘴笑了。
  大人这句干货过水,就成了水货,估计也只有大人说的出。
  “一会去备鼎!”
  “鼎?师父要鼎做什么?”。
  “钟鸣鼎食之家,今晚夜宴用鼎烹食。”
  陈方一句话莫说鼎玉,周围只要听到的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今晚真要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