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她终究不是她

  赢琳达走后,李治再也难以掩饰平静,武媚娘赶紧扶着李治,却是那边早备了车驾,回了甘露殿。
  “好一个西秦二皇女,明里暗中都想让西秦压了我大唐大头。”
  “治哥哥息怒,那西秦帝都也是借了地利,其实那三处海又哪里是西秦后宫的海,只是牵强附会占着罢了!”
  武媚娘抚着李治胸口,李治却如何也是吞不下这口气。
  “晚宴就看陈方能不能帮我出出这气,扳回一局!”
  “他却从未让我们失望过。”
  想到陈方,李治气息稍微平和了些。
  武媚娘却让人取了西秦的地图,这还是鸿胪寺的吏员画的,也是画了大致,却不精细。
  “治哥哥你看这地图,其实西秦帝都也就是三面环海,一面靠着大陆罢了,哪里是帝都有三座湖,纯属牵强附会。”
  李治看了图,出了口气,此时再想那赢琳达,却也是厉害女子,看似平和话语,却都带了暗刺。
  凌烟阁,临湖殿却都是自己吃了暗亏,只看今晚陈方准备的如何了。
  此时时辰已近,李治和武媚娘让人请了二皇女同去赴宴。
  而此时,陈方已经做好最后准备,九鼎之下已经燃起碳火,鼎中盛水,正在加热。
  火红焰火,此时灼着青铜鼎底,映着夔兽纹。那边李治和武媚娘带着二皇女来,却是最先看到那九尊大鼎,实在是这九尊大鼎太过醒目。
  那边李治偷看了一眼西秦二皇女,只见她露出惊诧神色,虽然一闪而逝,却正好被李治看到。
  李治此时却心喜,果真陈方从未让他失望过。
  仅仅刚来,陈方就用九鼎烹食镇了这西秦二皇女一次。
  此时宴会场中,众人都已经到了,见到陛下娘娘来,赶紧纷纷行礼。
  “众位爱卿平身,今日此宴专为迎大秦二皇女而设,众爱卿可随意,不必拘束。”
  此时李治和武媚娘落座,却指了公主嫔妃的位置让这位二皇女坐在那边。
  正好此时陈方未陪着义阳,所以义阳旁边却有空位,赢琳达就走到那处。
  “想必这位就是大唐长公主殿下了?”
  义阳轻颔首。
  “果真生的国色天香,让花都失了颜色!”
  “二皇女客气了,请坐!”
  义阳让了一下,她是大唐长公主,对方是西秦二皇女,倒正好坐在一处。
  此时义阳却也细看了这位二皇女,果真和高安说的一般,金发微卷,皮肤白净的赛过在场所有大唐嫔妃公主。尤其让义阳惊讶的是对方的弯弯睫毛,窈窕腰身,却是让女子都嫉妒了。
  此时这边异域风情,其实早让周围很多大臣目光都望了这边。
  在那些目光中,此时有一道毫无顾忌望着二皇女的面容,别人的目光即使望来,却也是匆匆闪烁离开,唯有那道,却让人感觉一种肆无忌惮的逼视。
  赢琳达感受到那道目光,望向看着她的人,却是一个极年轻的男子,二十出头,面如冠玉,身姿洒脱,放在哪里,却都是一位美男子。
  望着她的人却正是陈方。
  此时的陈方望着这位二皇女,却是心底起了波澜,甚至他已经抬腿向这边走了几步。
  “师父,你怎么向殿下那边走?”
  陈方被鼎玉叫了一声,才从那种恍惚中惊醒,停了步子,却还是看着那位二皇女。
  “你也来了?”
  他心中一个声音响起,看着义阳旁边那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面容,那张脸他真实见过却只有一次,不过从电脑手机上,他却无数次端详着这张脸庞。
  我已经决定到中国定居,以后就不回欧洲了。
  那是他出事前,她最后留给他的话,此时还清晰回响耳畔。
  此时这张脸却出现在了大唐,出现了在了太极宫的夜宴之上。
  那发色,那面容,那身型却都不曾改变。唯一改变的只是身上那套淡黄长裙,此时换成了黑色宫装,黑色上有白凤纹路,却是只有大秦最尊贵的女子可穿。秦以黑色为尊,却不像大唐是明黄。
  那金色长发,却也不如以前那般披肩散着,此时却拢了,梳了云鬓。
  “这位是?”
  她看了陈方,觉察出对方眼神古怪,她闪避开那道目光,问了身旁的大唐长公主。
  “我的未来驸马,陈方。”
  “他为何这般看着我?”
  义阳此时也觉察了陈方是看着二皇女,那眼神很是古怪,让义阳觉得陈方似是望着故人,可二皇女却是第一次来了大唐,根本不可能和大唐任何人见过。
  “师父!”
  鼎玉也觉察了陈方的古怪,唤了一声。陈方此时才真的如梦大醒,晃了一下脑袋。
  “我没事!”
  陈方说了一声,就去忙自己的了,此时西秦二皇女看陈方在场中忙,刚才他那般看自己,大概是因为没见过具有欧洲白人血统的女子吧!
  此时二皇女只能如此想,却是看了看李治和武媚娘,至于陈方,就像一个插曲已经被她无视了。
  “唐皇陛下,琳达却没想到,你们大唐却还用鼎食?”
  “钟鸣鼎食,大国气象,我记得当年秦朝也有鼎食的,难道到了西边,却不兴鼎食了?”
  李治未回答,陈方却答了一句,一字一步却是向着二皇女的方向走。
  “用鼎烹食着实不便,早该淘汰了!”
  那里二皇女说了一句,看到这位大唐未来驸马,在陈方逼人的目光中不自觉又闪避了目光。
  陈方却在心中叹了口气,只是像罢了,她终究不是她。
  此时心中说了一句,看向二皇女的目光却早已正常。
  他开始的目光却是只为了曾经那张脸,那个故人,她既然不是她,陈方也就只当她是西秦二皇女看罢了。
  他还不至于因为两人极相似,起了什么心思。终究不是一个人,如何会起了心思。
  他此时心思却是在义阳身上,她终究只是上一世的女子,注定只是昨日的旧梦,可回忆,却早已无法回头寻觅。
  今日见了,也就见了。恍惚了,也就恍惚了。梦醒了,就醒了。
  “二皇女刚才说用鼎烹食却早该淘汰了?”。
  “不是吗?”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