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钟鸣鼎食,一锅天下 中

  此时两人目光聚在一处,两人都各自明白对方心意。
  陈方今夜处理这事却处理的极妙,二皇女认为鼎食早该淘汰,陈方却不和她争,只用了鼎食款待,让她自己品一品这鼎食是否该淘汰了。
  偏偏李治和武媚娘都明白,做到这一步,却已经是陈方赢了开局,因为他做出的菜品饭食,却是从未让人失望过的。
  一会二皇女尝了,赞了,也就自己狠狠打了自己脸了。至于违心偏偏嘴硬,却也是心中彻底虚了。
  李治和武媚娘可不认为陈方做的食物会让人失望,因为他从未让自己失望过。
  李治看了陈方,愈发心喜之,恨不得陈方真是自己皇子,今日若是陈方赢了,李治已经开始在想。
  那里武媚娘望了陈方,却心情更是复杂,原本她将陈方带进宫中确实只是为了排遣身心寂寞,毕竟宫中七年,却不能真正近了陛下身,如她年龄女子,如何会不寂寞空虚。
  却不想,带了陈方进宫,却生了这么多事端,这么多情愫。
  她本以为这一生的情丝只系了陛下身上,却不知不觉已经被陈方牵了一些。
  不觉时不觉,觉时却已经无可奈何。
  想到那日宫宴,陈方醉酒后为她不惜得罪满朝文武,那种情愫如何也按捺不下。
  偏偏这两次陈方伺候身子,却让武媚娘愈发舒服。果真生了情愫,连床榻的体验都变了。
  此时望着陈方,却是多了一层思绪,比起李治,她已经不仅仅是希望陈方能赢,更是想见见他如何赢,如何让二皇女颜面扫地,她要观他的风采。
  此时这些宫娥进场,各自盘中食材却是被尚食局伺候的厨娘取了,长串竹签串起的食材入了青铜大鼎,在浓汤中翻腾。
  肉香开始弥漫,更是让味觉增了浓郁和厚度。
  此间,不说别的,光是这排场气势,其实已经让在场众人心中赞不绝口,李治又看二皇女,却见她此时坐了针毡,有些坐不住了。
  果真是自己的驸马,绝不会让自己失望。
  宴会一角,大鸿胪深深吸了一口鼎中散出的味道,看了看场中的陈方。
  当初的鸿胪寺小吏,此时却已经让长安的权贵都另眼相看了,是他鸿胪寺走出的人,一鸣惊人而天下知,连陛下娘娘都喜欢的紧。
  那边太常寺卿看了看大鸿胪,却是给了他一个双方都懂的眼神。你鸿胪寺出来的又如何,现在还不是在我太常寺挂着名。你孵化的小鸡,现在是我的鸡仔。
  坐在中间的国子监祭酒已经退到一旁,怕两个老头互掐,误伤了自己。
  青铜鼎烹食,鼓乐声在周围飘扬,宫中的编钟之音绕耳不绝。
  那里德妃忽然站了起来,看了看陛下娘娘,微微恭了身子。
  “鼎中鲜香,味纯浓厚,馨儿想在此弹一曲,也为今日庆贺,陛下可允!”
  “妙极!我也好久未听德妃弹琴。”
  一位宫人早取了宫中珍藏的太古遗音,此琴乃贞观年间所制,一直是唐皇宫中一件珍品。
  此时陈方自然也见了这件琴中极品,陈方不是很懂音律,却知道这张琴却是华夏十大名琴之一。
  所谓十大名琴,号钟,绕梁,绿绮,焦尾,春雷,九霄环佩,大圣遗音,独幽,太古遗音,奔雷。
  这太古遗音就是其一,也是唐代遗存的名琴,话说十大名琴,却让唐朝占了半壁江山,足见唐代制琴的高明。
  此时太古遗音放置德妃身前,德妃手指轻拨琴弦,却是一串曼妙音符入耳。
  能从万千古琴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华夏十大古琴之一,这太古遗音果真不是凡品。
  此时德妃试音,却已经见她露了笑意。
  一曲盛世,此时在场中响起,伴随钟鼓齐鸣,伴随编钟奏乐,伴随这满场馥郁温香。
  音飘进了食材,飘进了沸汤,飘进了万千浓烈,飘进了百般鲜香。
  听着琴音,却是陈方初品出了那句钟鸣鼎食之家的韵味。
  原来食从来不曾简单,从来不曾单调。
  钟鸣鼎食,却不能唯有鼎食,少了钟鸣。
  此番听着这曲太古遗音奏出的盛世,二皇女终于坐不住了,她站起,又觉得唐突,随又坐下,却坐的针毡一般难受。
  场中,陈方站在九鼎前,那太古遗音的韵律似乎飘散进了九鼎之中,增了这鼎食的厚度。
  九鼎恢宏,承着社稷之重。九鼎烹食,显着大唐盛世繁荣。
  李治此时却不觉站起,为一曲盛世贺,众朝臣都望了德妃娘娘处。
  琴音渐缓,琴弦停了拨动,德妃重新站起,对全场微微躬身。
  陈方看了德妃,果真厉害女子,今夜却是用一曲盛世,为自己添了许多精彩。
  两人目光对了一处,陈方微颔首,德妃浅笑迷醉。
  琴曲终了,已经有宫娥从鼎中取出已经熟透的食材,此时这些食材都是被长竹签串着,极为好取。
  陈方先迈步走向陛下和娘娘。
  “陈方敢问陛下和娘娘喜欢怎样口味?”
  “你做的,我都喜欢!”
  李治说了,那边武媚娘轻颔首。
  一盘食材端在二圣面前,二圣品之,比起以前,今日这食材却多了一层味觉享受。
  “陈方,这却是我吃过最好的食物了!”
  李治自然不吝夸赞,武媚娘望着陈方,那让陈方几乎融化一般的笑容。
  场中,自有宫娥将九鼎烹食的食材送到各位嫔妃公主皇子大臣那边,而陈方已经离开李治和武媚娘面前,从一位宫娥手中接了银托盘,轻步向西秦二皇女走去。
  此时众人望了这边,义阳轻轻咽下口中嚼烂的一片羊肉,看了自己未来驸马。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日二皇女自大秦远道而来,请享用这鼎烹出的美食。”
  陈方微微躬身,亲自将银托盘盛放在二皇女面前。
  二皇女看他,此时却愈发坐不住了。。
  旁边义阳为二皇女递了银筷,却是看着二皇女面上精彩。
  此时赢琳达却心思乱了,她之前和陈方虽未明说要赌,可这里哪有人听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