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历史中的一捻土

  此时陈方却有心事,靠在马车车厢,思着一些事情。
  那边义阳和二皇女说着话。却都说的是西秦和大唐的宫装服饰这类,陈方是如何也不可能对这些提起兴趣的。
  女人啊!在一起就是衣服首饰,结婚以后还要多一个娃。
  陈方听了一阵,却晕晕乎乎的,差点却睡着了,他对衣服这些实在无感,只对脱衣服有感觉。
  “长公主,你对阿房宫知道多少?”
  聊了一会衣服,二皇女忽然转移了话题,义阳久在宫中,却对早已成了历史的阿房宫不甚了解,此时二皇女问,若说完全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也被二皇女看轻了些。
  义阳咳了一声,用脚踢了一下昏昏欲睡的陈方。
  陈方一下子清醒,看了踢自己的义阳。义阳没事绝不会踢自己的,老婆肯定有事才踢自己,对,肯定的。
  “怎么了?”
  陈方柔声问道。
  “二皇女问阿房宫呢,你对二皇女说说!”
  义阳直接将锅甩给了陈方,她是如何也不能承认对阿房宫一无所知的。
  “殿下问阿房宫,具体问哪些?”
  “这个,你随便说说,父皇却也没对我具体说过,只提了几句。”
  陈方思索了一下,看了看义阳,又看了看二皇女。
  你让我随意说,我还真能随意说?
  “殿下,我对阿房宫知道的其实也不多,倒都是长公主闲时告诉我的。”
  义阳看陈方,脸上微微浅笑,自己不知道才让他说的,现在好,陈方直接说他知道的不多,还都是自己告诉他的。
  看来他是完全看出了自己心思,才会如此说的。
  “殿下,那我就随意说说。阿旁宫其实到了秦末,项王一把火烧了时,还是没有竣工,其实却只修了前殿部分,真正的阿房宫若是完全建成,怕是要南接秦岭,北渡渭水了。”
  “只修了前殿么?”
  二皇女惊讶问了一句,陈方看她似乎不是故意如此问,难道这些秦皇从未告诉她。
  细想一下,倒是极有可能,毕竟此时的西秦虽然是秦朝后裔所建,然而长公子离开时,其实阿房宫还正在建,长公子怕是也不太清楚阿房宫到底建造的如何了。
  长公子都不知道,后来的秦皇又哪里清楚,到了此时,又如何对这位二皇女说清。
  “殿下,确实只修了前殿,具体的阿房宫规划我也不知,怕是要回到秦代,才能弄清楚阿房宫到底如何布局的。”
  “哦!我以为快修完了的。”
  赢琳达确实是第一次听到这些阿房宫的具体细节故事,倒是听的仔细。
  “工程太过浩大,只修了一小部分。当年始皇忽然崩猝,为了修骊山陵墓,阿旁宫暂停修建,后来二世恢复修建,却秦国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到后来陈胜吴广造反,左右丞相和将军冯劫劝二世停止修建阿房宫,却都被杀了。”
  “二世如此残忍,不听大臣劝告,却还杀了三位大臣?”
  那里二皇女问了一句,陈方苦笑摇了摇头。不是所有皇帝都是太宗那样能容人谏言的。
  魏征是能臣,可能臣若不是遇到明主,又能如何。
  当年的冯去疾和李斯已经是大秦左右丞相,位极人臣,还不是被二世处死了。
  “对,三人都被杀了。到后来赵高在望夷宫逼杀了二世,阿房宫就彻底停止修建了。”
  陈方说完,两位殿下却都久久不语,秦末乱世,一个阿房宫,却是有这么多故事。
  义阳此时看了陈方,只觉得自己这驸马有些太博学多识了,看着听着就心喜,也在二皇女面前有面子。
  其实陈方倒是有自知之明,他当年也是陪着师父游历天下,所以才听了一些事情,哪里称的上博学。他又不是考古出身,也不是专业历史系毕业。
  说这些也就糊弄糊弄两位殿下而已,若碰上专业的,能把阿房宫房梁尺寸,地上几片地砖,地砖大小都能说清。
  正说着,马车停了,陈方揭了车帘,让两位殿下下车。
  三人都下了马车,陈方指了指前方一片夯土给二皇女看。
  二皇女看了,此时如何也不能将这片夯土和阿房宫联系在一起。
  实在是差距太大了,原本二皇女以为总能看到一些想象中的东西,其实什么也没有。
  “殿下有些失望吧?”
  “没,只是有些感叹。”
  “世事沧海桑田,却是让人感叹,殿下若是想看看有规模的遗迹,这附近却距离阿城不远,阿城却也是当年阿房宫的附属建筑,现在保存也基本完好。”
  二皇女却摇了摇头,走近那片夯土,用手指轻轻掰了小块,然后凑近鼻翼闻了闻。
  陈方看她样子,却也没任何取笑意思,正如他说的,世事沧海桑田,当年的秦朝如何繁盛,阿房宫如何宏大富丽,此时却也只余下这片夯土。
  时间却是最无情,然而谁又能改变什么。
  陈方站在那里,静静看着二皇女。旁边义阳走近他,陈方看了看义阳。
  “后面她再问什么,都帮我挡下!”
  义阳轻声说着,陈方拉了她的手轻轻在她掌心用手指划了一下。
  “这些是自然!”
  帮老婆抗下二皇女的询问,这是份内之事,如何我不会推脱的。
  此时日头盛了,二皇女却还站在日头下,义阳看了陈方,陈方知道她意思。
  走近了二皇女。
  “殿下闻到了什么?”
  “历史的味道。”
  “什么味道?”
  “厚重,多变。”
  “殿下真不去阿城看看?”
  赢琳达摇头,陈方看了看她,却也知道她心思,阿城保存完好,却注定只是阿城。阿房宫只剩一片夯土,可它就是阿房宫。
  “我们回去吧!让你和长公主陪我在太阳下晒了。”
  “大唐乃礼仪之邦,陪殿下是应该的。”
  回了马车上,此时却是正午时分,陈方让小太监将车赶往附近驿馆。。
  “还有关于阿房宫的东西么?我想再听听。”
  陈方看了二皇女,看得出她却是真心想听听关于阿房宫的事情。不是秦裔,却也体会不出那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