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铜币能提现 > 第87章:游戏体验师

  “是富源小区吧?我到了,你出来吧。”
  早上8点,当宁休再次接到自己老爹宁勇电话的时候,其已经来到了他居住的富源小区。
  “好,爸你先进来,在小区门口的小公园里休息一下,我马上就来。”挂掉电话,早就收拾妥当的宁休,连忙跑出了家门。
  下楼之后,宁休一路快跑,并没有在小公园里见到父亲的身影。
  直到来到小区门口,才一眼看到了站在树下,吞云吐雾的父亲宁勇。
  宁勇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魁梧浓眉大眼,即便已经五十多岁,却依然腰杆挺的笔直。
  如果不是头顶上,少了一片头发,绝对算的上老年型男。
  “爸,咋在外面呢,不是让你进来在公园里休息等我嘛?”
  宁休一边说着,一边献殷勤的接过父亲手中的东西。
  “你住这啊?你们公司安排的宿舍不错啊。”
  宁勇先是打量了儿子片刻,随后瞥了眼其身后的小区,好奇的说道。
  “呃!还可以,咱们进去说吧。”宁休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当即敷衍了一句,带着自家父亲走进了小区。
  “环境不错,还是电梯房啊,你们老板大方。”
  一路走来,宁勇对四周的环境很是满意。
  毕竟从居住环境就能看的出来,自己儿子的公司确实待遇不错,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能混到这个份上,也算可以了。
  “就这,爸你先进。”
  “好。”
  打开房门,宁休等父亲宁勇进门之后,才走了进来。
  反手关上门后,便感觉气氛有点微妙,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父亲正一脸懵逼的扭头看着他。
  而在两人对面,正是拿着拖把,正在拖地的家政阿姨李慧兰。
  “宁先生早,这位是?”李慧兰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宁休,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她来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这位雇主这么早起来外出,随后连忙收敛神色亲切的问道。
  “哦,这是我爸。”宁休说完,对着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的父亲道:“爸,这是我找的家政阿姨。”
  “呼!家政阿姨啊。”
  听到儿子这么解释,宁勇松了口气,随后微笑着对李慧兰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将父亲带到另一间卧室,宁休很自觉的关上了房间的门。
  一抬眼,就看见父亲宁勇坐在床边,沉默无言的盯着他,显然在等一个解释。
  宁勇此时确实需要一个解释,他本来还以为,这是自家儿子住的是公司宿舍。
  但进到这里后,不管是房间的摆设,还是刚才的李慧兰,都很显然都告诉他,儿子宁休果然有事,瞒着他们老两口。
  “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事已至此,宁休也不在犹豫当即道:‘嗯,简单的来说就是,我前段时间跟着朋友炒股赚了点钱,然后换了个工作。”
  “炒股也算项目?”听到儿子居然炒股,宁勇的眉头一皱。
  他虽然不懂股票,但却经常在手机上,看到一些人因为炒股破产,而跳楼的新闻,所以语气不自觉的严厉了不少。
  “呃!我就跟着玩了一次,赚钱了之后在也没碰。”
  一看父亲父亲的表情,宁休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连忙解释。
  听到儿子这么说,宁勇心头松了口气,他最怕年轻人不知道轻重,碰了不该碰的东西,还沉迷其中,那可就真的完了。
  “赚了多少?”
  “不多,也就几百万。”
  “砰!”
  --
  半个小时后,宁休一脸郁闷的坐在床边,屁股上被踹的一脚还有些隐隐作痛。
  而他老爹宁勇,正拿着他的手机,查看着银行发来的余额查询信息。
  “儿子啊,你买的那个股票,现在行情怎么样啊?我还有点私房钱,要不也投点进去?”
  听了这话,宁休有些懵逼,他就随便找的个借口,哪里懂什么股票啊。
  连忙一脸郑重的道:“别想了,这种事碰上一次,就撞大运了。
  你没看那些炒股破产的新闻啊,被我妈知道还不锤..骂你啊。”
  “嗯,也对。”宁勇脸色一变,暗道自己真是财迷心窍了,连忙道:“你说的不错,碰不得。
  对了,你刚才说你现在的工作是什么体验师?稳定不?”
  “稳定,太稳定了。”宁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解释道:“是游戏体验师。
  简单的来说,这个工作就是帮助游戏公司,在发布新的产品之前,进游戏体验游戏。
  帮他们寻找漏洞完善游戏,顺便宣传游戏的一个新兴职业,不仅轻松工资也不错呢。”
  “哦,那确实不错,虽然你现在有钱了,但也不能坐吃山空,有个稳定的工作是很必要的。”
  宁勇也不知道,自己儿子说的是什么东西,但当真金白银的看到其银行卡里的存款,在加上儿子的一番解释,也相信了大半。
  见终于搞定了自家父亲,宁休迟疑了片刻后继续道:“爸,我后续准备弄个工作室什么的,和游戏公司深入合作,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懂,你有想法去做就是了,我们老年人也帮不上你什么,不过开什么工作室,需要的钱不少吧。”
  “一百万吧!”
  “多少?”
  “那五十万?”
  “好,那就给你留三十万吧,剩下的我带回去,让你妈给你存着,等你创业失败了,也不至于被打回原形。”
  --
  “爸,你真不多待几天?”
  “家里一堆事,你妈一个人忙不过来,既然你没事我待着干嘛,行了你回去吧,走了师傅。”
  父亲宁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待了一个上午,中午吃过饭便打车去了车站。
  和其一起离开的,还有宁休这些日子,银行卡中累积下的300多万存款。
  “也好,总算彻底解决了,以后可以放心的浪了。”
  虽然身价大幅度缩水,但宁休根本不在意。
  以他现在的税收,加上演武等杂七杂八的铜币提现收入,每天轻松入手二十多万。
  这还算周末出现的山寨,和后期城皮加成的税收。
  “对了,今天是周六啊,真特么玩游戏玩的,星期几都不知道了。”
  瞥了眼自己手机上的日期,宁休一拍额头,匆忙向家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