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刀侠 > 第三十一章

  老少英雄齐聚议事厅,正在言论如何对付登天教,有人进来禀报道:“诸位英豪,登天教派人来下战书。”老少英雄颇感惊讶,占大爷道:“龟缩天险峰不出,今次又派人下战书,想必是找到帮手了。”邓七爷兴奋道:“登天教可下出战了。”
  龙老道:“来者不善,各位不可轻视,登天教能这时候下战书,找来的帮手更胜以往,请下战书之人到这里。”
  少时,两名豪杰带着登天教信使过来,众人看这位身高八尺二,膊阔腰画,一张朱砂脸,五绺长须,身穿青色衣衫。来人道:“某奉大小姐陈春娇之命,前来给众位英雄送书信一封。”盛六爷接过书信,亲自拆封,递给龙老手中,满二爷问道:“下战书者何人?”来人道:“某姓祖名雷,为登天教头领。”
  看完书信的龙老勃然大怒,口中大喝道:“你登天教好生嚣张!”众人怒视着祖雷,邓七爷和衡八爷抓住祖雷衣襟,祖雷佯装沉着,他有些色厉内荏的道:“这岂是待客之道,无极盟的人让我刮目相看。”林女侠道:“二位兄弟少安毋躁。”邓七爷和衡八爷忿忿不平,双双推开祖雷,把祖雷掀翻在地,摔得龇牙咧嘴,盛六爷道:“我来看看!”他接过书信过目阅览,写得果然嚣张。
  上面写着:精英之师登天教,乌合鼠辈无极盟。强悍人马过万千,横扫尔等蝼蚁队。今番若不来投降,明日血流成大河。擒拿老翁龙韬,斩杀江湖九杰。囚困林美玉为奴,活捉文欣把娼当。
  盛六爷阅览完毕,怒从心中起,与兄弟们情同手足;与林女侠恩深义重;伯母待自己视如己出。登天教好生狂妄,有心一掌击杀祖雷,又想他不过是传送书信之流。杜九爷拿来书信过目,气得怒发冲冠,众人纷纷传递过目,看罢后是义愤填膺。
  占大爷气得怒吼道:“姓祖的,我先宰了你。”林女侠和文女侠气得双颊红润,神色震怒,暗恨陈春娇毫无羞耻,祝三爷、石四爷、邢五爷、邓七爷、衡八爷、杜九爷、宝娟、翠红、丁满堂等人围拢上来,就要给祖雷乱刃分解,吓得祖雷抱跪地求饶,嘴里不停的求饶道:“各位英雄开恩,这话不是小人说的,是大寨主口言,小姐亲笔呀。”
  龙老道:“他虽是贼众一号,不过是传信跑腿,自古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不难为他。”众人看龙老劝阻,纷纷撤下,祖雷松了口气,汗水噼里啪啦往下滚落,他连忙道:“多谢各位英雄不杀之恩,小人回去给众位英雄供奉长生牌位。”林女侠娇喝道:“你少让人作呕。”吓得祖雷急忙闭嘴,不敢再言语。
  文女侠开口道:“我来问你,登天教来了什么帮手,竟敢让陈氏兄妹大言不惭,嚣张至极。”众人喝声道:“说!”吓得祖雷双膝跪地,急忙回答道:“禀告众位英雄,大寨主和大小姐请来了他二人的师兄,一共来了五位,武功极是厉害,都不在黑目道人之下。”
  邓七爷怒道:“别说不在黑目道人之下,纵使远在黑目道人之上,七爷我也不惧。”吓得祖雷颤颤巍巍,他忙道:“邓七爷,并非小人看你不起,来的五位,只怕任何一个你都不是对手。”老少众人深信不疑,不然陈氏兄妹没必要派人下战书,邓七爷心想道:我武功不是韩生威对手,陈春娇那贱人的同门都是高手,看来祖雷所言非虚。满二爷问了句:“怎么讲?”
  祖雷道:“满二爷有所不知,来的五位分别大寨主和大小姐的四师兄勒尔锐、五师兄格朗仑、六师兄萨波、七师兄野康、八师兄哆啰牧。小人能看得出来,这几个师兄弟中,论武功属哆啰牧最弱,可即便这样,他也能和韩大护法打成平手,尤其勒尔锐和格朗仑,要是单打独斗,众位恐怕无人能敌,哪怕是金刀盛大侠武艺超群,也不见得能胜过这两位的其中一个。”
  老少众人听后倒吸口冷气,血手僧的这些徒弟尚且如此厉害,血手僧武功程度更不必说,难怪登天教猖狂无比来下战书,来的都是难对付的角色,老少英雄惊讶归惊讶,心里却并不畏惧。
  龙老道:“祖头领且回,原书批回,告知陈金刚、陈春娇,明日会战。”祖雷恨不能马上离开,连忙回应道:“小的告辞。”占大爷、邓七爷等人喝道:“还不快滚!”吓得祖雷摔翻在地,连滚带爬慌忙站起,丁满堂笑道:“你方才趾高气昂,却也是个虎头蛇尾的匹夫,真叫人可发一笑。”祖雷羞得面红耳赤,不敢多做言语,放大步急匆匆往外走。
  人影一闪,林女侠拦住去路,祖雷吓得瑟瑟发抖,口中忙道:“林女侠手下留情啊。”盛六爷道:“玉妹妹!他不过是传信者而已,由他去吧。”林女侠笑道:“登天教狂妄无知,陈春娇送来战书,来而不往非礼也,本姑娘也回复她一封,不枉祖头领奔跑劳顿。”话音刚落,玉手挥动时,早已封住祖雷周身八处大穴,手法其快如电,老少众人暗暗喝彩。祖雷吓得面如土灰,连忙嚷道:“林女侠开恩。”
  林女侠也不理他,转身笑道:“盛大哥,笔墨给我。”盛六爷知她性格活泼俏皮,早把笔墨端来,老少众人相视一笑,林女侠提起笔,在祖雷脸上书写,书法行云流水,字迹秀气无比,老少众人齐声喝彩。盛六爷心中欢喜道:玉妹妹武艺精深,为人颇有侠气,不想书法也甚是精湛,字迹秀气独特。龙老大为赞赏,笑道:“林女侠的书法比起满先生,也是不遑多让。”满二爷笑道:“林姑娘的书法胜于在下。”石四爷笑道:“二哥过谦了,你的书法自成一派,二哥和林姑娘书法各有千秋。”
  少时,林女侠收起笔,老少众人看着她所写的内容,各自笑了起来。林女侠出手解开祖雷穴道,祖雷刚要拿手去擦脸上字迹,林女侠掐住祖雷双手腕,拿出一粒药丸,扔进祖雷嘴中,林女侠笑道:“这是坏血穿肠丸,你不能擦脸上字,解药在本姑娘这里,明天自把解药送与你。”祖雷为人极是惜命,忙应道:“小的听从林女侠的安排。”祖雷慌忙跑出,又摔了一个跟头,站起来撒脚就跑,大家微微一笑,均知林女侠拿出的不是坏血穿肠丸,不过是寻常的药丸罢了。
  酒宴已撤下,群贼正在喝茶商讨,祖雷慌慌张张从外面进来,群贼看祖雷脸上带字,字迹秀气无比。群贼再仔细一看,一个个气得火冒三丈,祖雷左脸上写的是:天险峰群魔相逢戏春娇;祖雷右脸上写的是:登天教藏污纳垢毁金刚。陈金刚气得一脚蹬翻桌子,陈春娇羞得脸红耳热,她怒喝道:“何人敢如此放肆,速速说来。”
  祖雷将无极盟的遭遇说了一遍,群贼气得哇哇暴叫,陈春娇柳眉一挑,娇喝道:“让你下战书,你却折了锐气,留你何用。”话音未落,陈春娇拿起万针器,未等祖雷开口,百针顿发,祖雷全身中针,黑紫色血液流出,已经毙命当场,勒尔锐心想道:师妹的梅花针配置机关盒,可万针齐发,今日看来,杀伤力极大,但也不能撼动无极盟,我真想尽快与江湖九杰一战。陈金刚喊道:“抬下去。”两名喽啰兵上前抬起祖雷,又有两名喽啰兵擦拭血迹。
  陈金刚怒目切齿道:“列位师兄看见了,对方人等着实可恨。”勒尔锐站起身道:“陈师弟尽管放心,师兄等前来,就是给登天教出气,无极盟一干人等,师兄替你铲除。”陈春娇喊道:“诸位上下一心,除掉无极盟,江湖就是我们的天下。”群贼齐喊道:“谨遵号令。”
  次日天明,龙老带领占大爷、满二爷、祝三爷、石四爷、邢五爷、邓七爷、衡八爷、杜九爷、盛六爷、林女侠,五百豪杰压住阵脚,但见:杀气漫天,气势撼地;人威如猛虎,马骤似飞龙。
  这边登天教早就列好阵势,陈金刚为首,陈春娇在左;司马昌在右,韩生威、齐云彪、姜淮、崔历、鲍零、周怀羽等护法左右相随,勒尔锐、格朗仑、萨波、野康、哆啰牧列在前方,还有三十名大小头目跟随,后面是七百喽啰兵。
  老少众人看对面有五人,穿着打扮与众不同,相貌各异,这五人身后都背着一把青铜刀,一个个目露凶光,无形中给人一丝压迫感,大家心中有数了,这五位就是陈氏兄妹的同门师兄。
  血手鳄鱼陈金刚催马向前,抬起手中凤嘴刀,高声怒道:“老匹夫龙韬,盛天龙、林美玉、占风云、满天星、祝凤山、石中海、邢无踪、邓远、衡广新、杜善,今天让你等血溅当场。”龙老冷笑道:“无知的莽夫,殊不知邪不胜正,你比黑目道人班朗如何,比起袁氏三绝如何,缩在天险峰之巅,找来一群豺狼虎豹之辈,今又来逞威,识趣的下马受缚,到官府伏法认罪。”未等龙老说完,陈金刚大怒道:“老匹夫休要逞口舌,双方厮杀,全在威勇。”
  龙老放声大笑道:“连日来尔等缩身天险峰,何谈来的威勇。”陈金刚为之语塞,气得七窍生烟,勒尔锐道:“陈师弟且退在一旁。”陈金刚闻言回归本队,勒尔锐道:“好个老匹夫,你无才无德,屡次欺我陈师弟、小师妹,你若识相,解散无极盟,藏在深山养老,我可既往不咎。”龙老呵斥道:“狂言匹夫,陈金刚、陈春娇一伙胡作非为,草菅人命,祸害武林,人人得而诛之,你等为人,不分是非,反助纣为虐,免不得杀身之祸,依老朽看,还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勒尔锐被训得羞怒万分,惹恼了同门师弟格朗仑,有人比他还要性急,哆啰牧抡开青铜刀,施展轻功扑向龙老。龙老刚举起五金铁拐,盛六爷拽出黄金刀,他担心龙老安危,早已纵身来到近前,哆啰牧怒道:“金刀侠盛天龙,爷杀的就是你。”
  盛六爷也不和他废话,手中黄金刀上下翻飞,群贼看了全都大惊失色,韩生威惊道:“何以他刀法更胜往昔多矣。”齐云彪心惊道:金刀侠刀法莫非有神人传授,原本我武功逊他三分,如今万难抵得住。司马昌震惊道:“莫非黑目道人班朗真是他所杀。”两下力战三十六七个回合,勒尔锐等人看出师弟刀法渐乱,齐声呼唤道:“师弟速回。”说话间已经四十一二回合,盛六爷大吼一声,将哆啰牧劈为两半,群贼尽皆胆寒。
  同门惨死,勒尔锐、格朗仑、萨波、野康几个看了,一齐愤怒起来,师兄弟四人四把青铜刀,上来就战盛六爷。林女侠、占大爷、祝三爷、邓七爷赶紧上前截住厮杀,勒尔锐身子旋转两圈,身法极快,绕开了占大爷和祝三爷,举着青铜刀来战盛六爷。格朗仑让林女侠给拦住,格朗仑怒斥道:“女流之辈,回去做针线活罢。”林女侠冷笑道:“女流之辈一样不逊色你。”格朗仑本就性格急躁,哪里受得了这番言语,抡着青铜刀猛砍,祝三爷迎战萨波,占大爷和邓七爷拦下野康。怎见得:尘土滚滚,杀气纵生。兵刃闪灼,气吞翱翔。
  盛六爷与勒尔锐战了四五十回合,未分胜负,盛六爷看他武功惊人,武艺比起黑目道人班朗和袁东亭、袁南风、袁北光,胜过他们任何一个。如果不是红烨道长传授刀法,以昔日的武功还真打不过勒尔锐,勒尔锐心中吃惊非小,听师弟陈金刚等人言明金刀侠如何厉害,打起来才发现,比他们描述的还要厉害许多,丝毫不折自己半分便宜。二人又猛战了十来个回合,韩生威提着虎头熟铜刀背后袭来,林女侠大战格朗仑,双方斗了四十回合,不分胜败。林女侠眼观六路,看见震八方韩生威突袭盛六爷,忙撇下格朗仑,来战韩生威,赤金剑上下舞动,韩生威赶紧出招迎战,心中惊道:怎么她的武功突飞猛进,难不成她以前是刻意隐藏武艺麽,原本我逊她一筹,如今更不是对手。格朗仑抄后袭来,盛六爷撇下勒尔锐,来斗格朗仑,格朗仑怒道:“金刀侠,我杀的就是你。”
  盛六爷朗声道:“你没这个本事。”
  格朗仑气得大叫道:“那你试试看。”
  杜九爷喝道:“比人多是麽。”话音未落,手中链子铁爪已经击出,前三趾俱为三节,后趾为两节,每节相连处装有机关,使各节均能伸缩活动。链子铁爪朝着勒尔锐心口窝抓来,勒尔锐用青铜刀挡住,链子爪紧紧抓住青铜刀,衡八爷仗剑跃起,分心便刺,勒尔锐急忙转身躲避,齐云彪喊道:“勒先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齐云彪持浑铁双枪来战衡八爷,满二爷、石四爷、邢五爷纷纷来助战,登天教护法姜淮、崔历、鲍零急忙赶过来助战,两下混战,双方乱斗一处,杀气冲天,尘土乱飞。
  盛六爷会斗格朗仑,往来间战了三十回合,盛六爷发现格朗仑的身手不在勒尔锐之下,忽感身后恶风不善,盛六爷翻身跃起,手中金刀翻转,招式巧妙,收缩自如,正是太极刀法的远交近攻招式,两声惨叫,双双跌倒。盛六爷细看,原来是登天教的头目燕本、何文宾,二人偷袭未成,反而送了性命。
  格朗仑大惊,心中道:这不是他的天罡刀法和地煞刀法,刚刚他出招远近收缩自如,用意不用力,招式潇洒,我怎么没见过这种刀法。格朗仑哪里晓得,盛六爷自从习得太极刀法后,已经融会贯通,自身的天罡刀法和地煞刀法,威力也随之加深,招式灵活通用,这就是太极刀法的神奇境界。
  阵前的陈春娇道:“大哥,趁此机会,杀掉老匹夫龙韬。”陈金刚很兴奋,高举凤嘴刀,代替号令,大喊道:“弟兄们,杀了龙韬。”司马昌拉出佩剑,七百喽啰兵往上一闯,龙老临敌不乱,举起五金铁拐,大喝道:“诸位义士!锄奸剿贼。”五百豪杰手持兵器,冲杀上前。陈春娇跳起身,拿出万针器就下手,十几名豪杰猝不及防,身中毒针倒下。众豪杰拿出遮器伞,护住周身上下,这是雪山的乌蚕的蚕丝制成的,兵刃暗器都能挡住,陈金刚、陈春娇兄妹二人施展轻功直取龙老。
  鼓声大振,喊杀声四起,丁满堂领一百豪杰杀出。丁满堂手持雁翎刀,扑奔陈春娇,丁满堂冷笑道:“你这婆娘最是阴险毒辣,小爷专门教训你。”陈春娇仰头笑道:“呵呵,姐姐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不如你归顺登天教,姐姐会好好待你。”丁满堂冷笑道:“不知廉耻的婆娘,说话让人恶心,毫无廉耻之心,真是下贱之辈。”
  这话惹恼了陈春娇,她本是看丁满堂相貌俊朗可爱,陈春娇是水性杨花之流,有她的想法。不想丁满堂不进套,出言反讽,陈春娇气得脸色铁青,怒斥道:“小匹夫,你胆敢羞辱姑奶奶。”丁满堂抬手照她脑袋就是一刀,陈春娇急忙用弯刀架住,心中大惊,认得出这是金刀侠的天罡刀法,看来这小子已经拜金刀侠为师。陈春娇抄起日月弯刀,刀刀下狠手;丁满堂抡开雁翎刀,刀刀不留情。
  龙老晃动五金铁拐,力战陈金刚,二人打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又是鼓声响起,文女侠、宝娟、翠红带领一百豪杰杀出。翠红仗剑奔向司马昌,宝娟来战陈春娇,文女侠纵身上前,口中道:“老爷子,我来帮您。”文女侠手持两柄宝剑,来战陈金刚,五六个回合,陈金刚遮拦不住,陈春娇眼看兄长陈金刚危急,虚晃一招,赶来迎战文女侠。
  这边对阵四十回合,司马昌打不过翠红,肚子挨了翠红一脚,疼得司马昌龇牙咧嘴。十几名喽啰兵往上闯,牢牢护住司马昌,刀光闪处,喽啰兵倒下八九个,丁满堂挥舞雁翎刀赶过来,又跑过来几十名喽啰兵,司马昌急忙起身上马。丁满堂和翠红早杀翻二十几个喽啰兵,直奔司马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