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追妻夫人倾城 > 第四十四章 救人心切

  花开花落绿柳红妆又一年。——将军追妻夫人倾城
  “此地无需你们了,都退下吧。”他冷若冰霜,李鳝想着还是小命保着要紧,大不了与表叔先商量,让他去出面,好过自己在这煞神面前貌尖儿(出头鸟)。
  当下自然是识趣的退下“是,季将军若有需小人等在前来。”李鳝往后一招手,所有官差收刀退走。
  “后生,没想到你竟然是赫赫有名的骠骑将军!”丰谷子面露欣赏,这丫头之前也不说清楚,想是不暴露身份罢。
  季倾城淡淡一笑温和道“前辈说笑了...”眼见着百姓还跪着,腹楦赶紧上前拉一把。
  小孩自然去找他的娘亲,“娘亲,娘亲!”小孩扒开遮在他娘亲身上的被子,急急唤着,丰谷子自然蹲下身,去为他娘亲把脉。
  众人围着,火还在冲天的烧着,恶臭味弥漫周围,“蛊毒已到她娘亲的肺部了,若在不治疗恐怕回天无数。”丰谷子皱着双眉,表情严重。
  “老头,可要?”腹楦回头眼色打量着旁人听不懂的对话。
  季倾城在一旁不动声色的,将两人眼神尽收眼底,“你是此处的县令?”他问道。
  “回季将军,正是。”
  上头在对话,丰谷子思索了一番,决定先将人抬进屋。“来几个人帮老夫将这位妇女抬回屋,此处老夫没法治疗。”
  “听寒。”他唤听寒去帮忙,腹楦也不顾其他上手扶着。
  季倾城则安抚着此处的人心“各位百姓且勿担忧,我已请来江湖有名的鬼医,此处的瘟疫都会被治好,莫听信谣言扰乱了人心。庆国是不会放弃你们的!”他一番言论,自然给数百人吃下一颗定心丸。
  “林县令,此处可有大夫?”他方才尽眼打量了四周,只见瘟疫的百姓不见以为大夫去诊治。
  林县令却哀叹一声,无奈道“不满季将军,请不到大夫...不若就是闭门不出,在不若就是受李县伊的危险不肯去诊治。”他摇摇头,诉说着无可奈何。
  做为地方的县伊,此处最大的官却冷眼旁观着实让人生恨!他生平最恨的便是为官鱼肉百姓,视百姓之命入草贱。
  弱肉强食本是自然之道,为官父母为的是保一方和平,这个李县伊不配为官。
  两人去往小孩的家里,小孩的娘亲手腕皆已开始大片红疹溃烂,面目黄蜡生灰许是方才地上拖的的灰,但脸色却是蜡黄肌瘦,定是常年吃些清羹汤水,豪无营养补进。
  腹楦站在小孩的背后,双手置在他肩上轻轻安扶....面对妇女的伤口,心内倒吸着凉气不忍直视。
  “老夫得赶紧准备草药,这妇女眼神涣散开始不聚焦了!”
  “神医,求您定要救救我娘亲,我觅青必做牛做马报答神医!”觅青重重的跪于地,使劲的磕着头,眼见头都磕红了腹楦于心不忍,“老头,赶紧试试吧!”她扶起觅青,蹲下身为他拍着身上的灰,轻拂过额头的红肿。
  丰谷子深皱着眉重叹了口,望向季倾城两人“后生,老夫需要几位药草,分别在不同的药店,可快替老夫买来?”情形严重季倾城自然知晓,可其中有故意支开他的话。
  “听寒,与我同去。”
  “是主子。”
  两人旋身出门,丰谷子又对林县令道“林县令可否替老夫烧盆滚水来?”
  “这是自然的事。”他也匆匆出门并带好门。
  腹楦在房中寻了个简陋的小碗,“觅青替娘亲盖好被子。”
  “好!”
  两人背对着觅青,丰谷子从怀中掏出根细针,“扎几滴,行的话多扎几滴,老夫怕不够。”此蛊解决的方子自然有,不过草药在南越才能猜到,此处随有,也离得甚远,一去一回当误时间不说,也救不了几个人。
  不过一会儿,滚水来了,药草也来了。
  丰谷子将草药放入碗中,没有石杵便去外头弄了块石头,洗干净将草药锤碎,一份配着敷在身上糜烂的地方,一份加腹楦的血服用。
  “徒儿,用热水将那妇女腐烂红肿的地方擦干净,记得小心点别破皮。”丰谷子边捶着药边认真嘱咐。
  “这位小兄弟你帮老夫捶药,老夫准备其他服的药。”丰谷子分配得当,三人一小孩,在忙活,季倾城与林县令在一旁看着也不好,便出去谈论了关于疫情的事。。
  感谢空白评论的支持!奈纱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