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追妻夫人倾城 > 第四十六章 循序渐进

  夏季的暖风诉说着人们的心声,到达想念人的耳边。——将军追妻夫人倾城
  夜色渐晚,长平的夜街三三两两的人走动甚快,也不交流也无小摊贩,蝉鸣声划破寂静在街道中响闹,在夜色中曾了分生机。
  小村篝火旁,三人围在篝火外烤着鱼,腹楦与觅青手中都拿着两串中等大小的鲫鱼,鱼的内外被处理过,束在火堆的旁边,滋啦滋啦的声音,透出油。
  “烤了这般久,定然熟了!”旁边的人早已按捺不住悸动,双眼定的发直深咽过口水,手下动作着已然去拔棍子“老天呐!好烫!”她瞬速缩回手!
  对面人眉头一皱“怎如此鲁莽!”他欲起身却又身不见意的坐回。
  腹楦咬着牙不停的揉搓的双手,“小公子,没事吧?”觅青担忧的问道。
  “没事,没事...”她哈哈哈的掩饰着,心中尤为气恼,说出的话竟带丝委屈“谁知那木棍如此烫的慌,也不见这棍子烧着了。”她语气憋屈。
  季倾城却隐隐的暗笑“棍上的鱼是湿的并未在火中,棍离火又有一段烧不着才是自然的,到是你,徒手去拿自然生烫的。”
  腹楦瘪过嘴角,“本想着烤的第一条鱼给将军,到是属下多事了。”
  火光摇应在她热得通红的脸上,季倾城起身行到她身旁,理过衣袍复坐下,拿起她没拿出的鱼,在她一脸疑惑下翻转着棍子,“一面熟了,一面未熟。”继而在手中旋着棍子。
  “将军不烫吗?”明明很烫,他如何无甚表情?
  火光在夜色中摇曳,愰在他的侧脸,轮廓清晰分明,“我自军中多年手中早已起茧,这点烫不过皮痒之间。”那似你一介公主,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这话他自然没说。
  腹楦努嘴挑眉,“觅青,要我帮你烤吗?”
  觅青摇摇头,满面忧愁“我只担忧阿娘...”
  她轻轻拍着觅青的肩膀,听寒从不远处走来“主子,已准备好。”
  他点头,余下两人不知意。“将军,可有何事?”腹楦问道。
  “该收网了。”季倾城看向她,起身往屋边走去。
  听寒随上,“哎!还有鱼呢!”腹楦急急起身,觅青也起来跟过去。
  “丰前辈,劳烦您在此处诊治着,晚辈等稍后回来。”他语气淡淡,丰谷子自然想到是有要事去办。
  “后生大可放心,老夫自有把握。”
  ——另一处
  “你等都动作麻利些,将盐都搬上去,别耽误了时辰!”李鳝站在夏德的身旁指挥着,“表叔,都安排妥当了。季倾城在那破村子忙着瘟疫的事,自然管不到咱们。”
  “凡是得留一心,李县令那儿打通了吗?”
  “您可大安心,李县令是咱们这一头的。”
  嘭啪一声巨响,一箱白花花的盐尽数倒出,四散皆是“你干什么吃的!”李鳝勃然大怒上前直接将那两个搬箱子的人踢到一旁,凶神恶煞的瞪过一眼转而问夏德。
  “表叔,这两个混账东西打翻了,让侄儿弄死他们!”说着就要抽出腰中的大刀,两人吓得不清,跪在地面连连求救。
  夏德打着转眼,不知在深思些什么事情,脸色穆然大变“不好!有圈套!”
  一群人不知打哪儿冒出,包围了这里,其中还有搬盐的伙计。
  两人面容大惊,季倾城四人缓缓走来,“夏老爷好眼色,差点儿就抓不到您了。”他语气带着冷然的笑意。。
  感谢空白评论的支持!奈纱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