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07 那个凛凡的男人

  回到医院,这次我忽然感觉心情沉重。
  你信牛鬼蛇神么?
  我信啊。
  我信牛鬼蛇神么?
  我从小就信。
  我信鬼怪,至少人心里肯定住着鬼怪。我信神,至少我没有对什么事都绝望。但我从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敢真的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来到病房前,老四伯经过彻夜劳累已经在走廊的椅子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老爹怎么想的,自己一个刚睡醒的人怎么好意思一个刚出海回家的人在这看守病人?
  我从病房门口的玻璃看到光光靠在椅子上吃鸡。我推门而入,光光一个警觉,快速地扭过头,看到是我以后马上冲锋似的甩开椅子冲出病房。
  “你跟老四伯带回来的事什么人?”光光拉着我一直到楼道口才放开。然后也不管我是不是能听得懂,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话。大约就是:
  救护车上,医生先给美男做了例行检查,看到他背后的拿到伤口着实有被吓到。护士接通心电仪器,看到心电显示医生跟护士又着实吓了一跳。一般正常人,在受了如此重伤,伤口已经流不出血的情况下还能活着都能算是奇迹了。就算能活着,心率和脉搏都应该非常低才对,可是这人的心跳竟然在100-120之间,而且他没有血压。
  医生问了些发现美男的情况后,立刻选择了报警,所以作为第一发现者的我才会在来到医院的时候被JC带走询问。
  “说话啊?你不觉得你救的那个人很奇怪吗?他都不是没有血压的问题,而是没有血你知道吗?你现在就算在他身上划上几刀他都不会流血。”光光见我没有搭理他的话,着急地抓着我的手臂问。
  “对啊,很奇怪啊,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世上怎会有如此美男。”我笑说。
  我当然奇怪,只是奇怪又怎样?大不了就是捡了只没来得及吸血就死在海滩上的吸血鬼。比起病床上躺着的这个人,我更好奇那段消失的监控是怎么回事。医学有奇迹,或许这是个火星无踪,可是明明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不被记录吧?
  “你多巴胺分泌过多了吧?”光光一拳击在我的太阳穴上,力道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嗯,所以我要去看美男了。”我没心思跟他计较,微笑着走开。他还愣在身后,走离了几米都还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沉重气息。
  我回到没拿的病房,早上过来时看到的那束蓝光又出现了,切切实实就是从月长石上发出来的,不是什么反光。
  我的心里开始打鼓。
  我记得,小时候我喜欢月长石项链是因为它晚上会发光,而且从来都只有晚上才会发光。后来她不愿再戴着月长石,一开始月长石有时也会发光,后来就不发光了。知道老娘把她的玉镯交给我后,我每次打开箱子它就开始发光。但是她从未在白天亮过,而且光线越来越强。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光线的原因,它竟然比任何时候都翠了,翠得很高级的那种。
  它的光鬼片里的那种魂火……
  光光不久后也跟着回到病房,月长石的光仍然散发着,一层青蓝色的光晕笼罩在美男的身体周围,而光光只是瘫坐在椅子上继续吃鸡,丝毫没察觉。
  更神奇的是:光晕围绕在美男身上不久,心电仪器上心跳值、脉搏、呼吸都开始上升,连血压都开始回升。我望着闪着异光的月长石,不敢置信地寒笑一声。
  心跳值,脉搏值,突然爆表,心电仪器开始哔哔哔哔地狂叫,把光光吓得手抖了一下,懵逼地看着盯着床上美男发愣。
  “卧槽!”他惊叫,然后把手机往病床上一丢,飞奔出病房之际不忘瞪我一眼。
  看着仪器上突然异样的数字我也愣了,接着就听见走廊上光光的喊声。
  “医生,护士,快来啊,不得了,病人出事了。”
  仪器发出的啸叫让我的耳膜震痛,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哪根经搭错了,看着仪器上狂跳的数字,鬼使神差地冲到美男身前,扯下他身上所有的线,仪器恢复了安静……
  “凓姝,凓姝……”我缓缓回神,听不清美男口齿不清地喊着的像是一个人的名字,我刚想凑近去听,他忽然坐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凓姝!”
  而此时,光光带着医生、护士,还有刚被吵醒的姚老四推门而入,看着前两分钟连血压都没有的人突然坐了起来,清一色目瞪口呆。
  美男望了一眼那些人,一把抓住我,又喊了句,“凓姝。”
  Lishu?这听上去是个女生的名字。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想别的了。
  他的手仍然冰凉刺骨,他身上的寒气好像可以侵入骨髓的那种,我感觉我不推开他整个人都会冻僵。于是我想要去扒开他的手,却发现他的力气大得要命,我用尽吃奶的力气都没能撼动半分。
  我挣扎着,对视上他的眼睛。他琥珀色的瞳孔像鹰一样锐利,他的眼神里透出的某种情感好像可以穿透人的内心深处。那种悲伤的,迫切的,渴望的情感,像一片燎原的大火燃烧着我的心脏。我放弃了挣扎,更想要拥抱这个男人,不再是因为色心的驱使。
  我发现,他刚刚还惨白惨白的脸和嘴唇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那张脸比刚开始好看了许多。
  医生回过神,像是捡到宝贝一样,笑脸盈盈地健步而来,“你醒了,这还真是生命的奇迹呢。”
  美男看到医生走过来瞬间警觉,然后环望一下周围的人,突然变得惊恐、严肃,转眼看着姚若兰的脸,然后紧锁眉头。
  “你不是凓姝,你是谁?凌煜呢?”他抓着我的手臂,指间的力度似乎可以到达骨头。我挣扎着,他却纹丝不动。
  “你先别激动,先躺着,一会伤口又裂开了。”见美男的情绪忽然激动,医生上前扶住他的肩膀,“这里是医院,你受了伤,是他们送你来医院的。”
  “凌煜,他跟我一起来的?”美男拉着我的手,脸上有迷茫,但是更多的是冷锐、担忧,似乎还有愤怒和不安。
  所有人都以为跟他一起受伤的可能还有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可能不及他幸运已经遭遇不测,所以都怀着悲痛的神情,安安静静地站着。
  “你还记得是谁伤了你么?你可以大胆说出来,我们公安会帮你抓住他。”一整天,凶巴巴的那位警察叔叔终于讲了句人话。
  “你们是谁?”美男回过头,冷冷地看着警察叔叔,然后又看向我,问了我一串不明所以的话,“为什么你身上有凓姝的味道和灵力?你是谁?凓姝在哪?”
  警察叔叔一脸吃了大粪的表情,我也被他丢来的一串问题砸得有点懵,但是我很清晰的听到“灵力”两个字。
  大主宰的灵力?画江湖的零力?那些都不是正常人的范围,连这个人的状态也不是正常人的范围。
  但我不想往那方面想,想多了比鬼还恐怖。我露出职业假笑,“大主宰里好像没有凓姝这个人物,那你是牧尘啊,还是萧炎,不然是林动?或者你又是画江湖里假叶还是穷奇?”
  美男很认真地听我的问题,然后露出明朗的笑容。“我叫凛凡,你好,我是来找凓姝的,你肯定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
  这人真是,闭眼闭嘴,一脸憔悴的时候冷峻,睁眼张嘴的时候阳光,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就算很奇葩也让人赏心悦目。
  “领凡?市二中的那个4S店?”我实在想不起lin有那个姓了,“凡不错,给你再换身衣服你就气宇不凡了。”
  美男不明所以。
  “行了,先让医生看看他现在的状态,然后我们还等着要做笔录。”警察叔叔又发挥了他那讨人厌的嗓门。
  “对对,”医生跟着附和,“人看上去已经恢复了,还是做个例行检查比较好。”
  美男茫然地按照医生指的方向走向病床,我又鬼使神差地抓住他,拽着他的手大步走向门口。
  “你想干什么?”警察叔叔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别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警察叔叔已经拦住我。
  我才反应过来,我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拉走美男,就像脑子突然停滞,手脚也被人侵占了一样。
  “他已经醒了,身体恢复的状况你们也看到了,我要带他离开。”这句话也不是我真实想说的,我没有要说话。
  “不行,他身上的伤口没有十天半个月都没法愈合,必须留在医院。”医生说。
  “我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谢谢您关心。”美男耸了几下肩膀,做了几个大幅度的动作,完全感觉不到是后背裂了一大道口子的人。
  在场的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医生和姚老四都是亲眼看到过伤口的,结合之前看到那些没有血压,体温过低等现象,简直就是目瞪口呆。
  而我知道,他是在月长石发光后才醒的,醒来后心电监测仪上他的所有身体数据都不属于正常人类,可是他整个人却在那些“不正常”中恢复了正常。
  综合昨晚到现在的种种,我已经确信无疑,我昨晚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只是我可能看得到常人可能无法看到罢。那个叫凛凡的美男说不定就是在那场风浪中出现在守望石那。清晨她看到婆婆也是真实的,她要不然是感觉到守望石那里有人,要不然就是她伤了这个叫做凛凡的——怪物?当时婆婆在回去的时候被我看到了,所以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