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08 解密之婆婆or少女

  凛凡的伤口深,没有血却保持着呼吸和心跳,说明他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在他清醒之前都一直保持着接近死亡的状态,而我戴的婆婆给我的月长石,也许里面有某种灵力?把他唤醒了。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小时候的画面,月长石第一次在我身边发亮时,婆婆捧着我脖子上的月长石,叫了声“凓姝姐姐”。当时我还不太懂事,只是听她叫完感觉到一阵心痛。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绝不是一般人,他们之间也肯定有什么联系。
  月长石在婆婆眼里明明很重要,可是想不通她为什么非要把月长石留在我这?因为我是所谓的继承者?或者因为我可以达成她的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脑子里涌现一堆的想法,越想得多越感觉把自己绕进一个无底的漩涡。我的思绪越飘越远,感觉要回不来了。
  “你放开他,就算他的伤好了,也必须留下来做完笔录,请你不要妨碍公务。”警察叔叔一副不容撼动的样子扒开我拉这凛凡的手,我从痛感中回神。
  “他不想再追究了,我们现在要出院。”既然他本就是正常人,那就没必要走正常程序了吧,我想,“当事人不追究责任,就不关警察什么事了吧?”
  “不好意思,这件事已经立案,就必须走法律程序,”警察叔叔欠扁地阴笑着,“就算没有立案,只要伤了人不管是天王老子都必须经过警察局。“
  “过了警察局呢?”我心里烦躁地很。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呗。”警察叔叔的语气明显没有之前讲话那么嚣张了。
  我不想跟他再废话下去,我真实想把这个怪人带走。
  我害怕,但是我更想知道真相。
  “别惹事。”光光拦住我,拉住凛凡和我的手到病床边。“你就跟警官说一下怎么受伤的就行了。”
  “我读到了,谢谢你们,但是你们帮不到我。”凛凡冲着光光和警察叔叔笑了笑,“打伤我的是赤焱,我跟凌煜从幽境出来,在布置穿梭结界的时候被赤焱发现,赤焱打乱了我的结界,凌煜被卷入穿梭乱流,我在救他的时候被赤焱的炎枪击中,精魄被打散后一并掉入了穿梭乱流。你们有看到凌煜吗?”
  凛凡是说的很诚恳的,可是除了我谁会信?
  其他人听了两句就听不下去了。警察叔叔用着医生专用字体写了两句,第三句写了几个字就写不下去了,肃杀地盯着凛凡,一副我看着你编的表情。
  “行了,我知道了,姓名。”以这警察叔叔的性格还能听这么长,也是很有职业操守的了。
  “凛凡。”凛凡很配合。
  “年龄。”
  “7769吧,其实我应该不止,这是我重生后的年纪,至于重生前的记忆,我确实不记得了。”凛凡一本正经地说。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光光还冲着我和凛凡竖起大拇指,窃笑着轻声说了句,“你捡这人八成是个写网络小说的。”
  警察叔叔气得把笔往本子上一拍,瞪了我?
  关我屁事!我暗暗说了句,别过脸去。
  “你给我好好说话,老实点,这是再帮你找伤害你的人,不是帮我!”警察叔叔吼到。
  凛凡一脸无辜,“不好意思,请相信我,你真的帮不了我。”
  “我看你不是失忆,是脑子撞坏了。”警察叔叔磨着牙,“家庭地址。”
  “凚川,不过凓姝、凛亘说我以前住在冥。”
  “那你是住冥王星,还是冥府,地府啊?气死我了。”警察叔叔咬着牙,头大,我竟然觉得有点搞笑,“快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我管你受没受伤,直接转回局里审!”
  警察叔叔这一吼还真把房间里的人吼住了,也把凛凡的吼住了,只见他眼睛闪烁着幽蓝的光站了起来,全身像冰棍一样散发着寒气,站在他身边的我真切地感受到那种寒意,而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只幽蓝的冰锥。
  “住手!”
  婆婆突然出现,她手持长剑直指凛凡的胸口。此时,除了我和凛凡其他人好像都被定住了。
  “把月长石和魂钏先给我。”婆婆向我伸出一只手。
  我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我现在什么处境?他们到底是群什么妖魔鬼怪?
  我愣愣地把月长石从脖子上取下交给她,可是“hunchuan”又是什么?
  婆婆抢过月长石,我呆呆地看着月长石在神婆手心消失了。
  “魂钏。”
  ???
  “那是什么?我没有啊?”
  这两个怪物看上去并不是一伙的,我是不是该选择站队友了啊?可是,选谁啊?一个长得帅,但是好像是从地府来的,一个一直害怕,但也没见她干过坏事的。
  “你手镯。”
  “纳尼?”关我手镯毛事啊?这是我老娘的家传嫁妆啊。我下意识地护住老娘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给我的这只传家白玉镯,我全身上下就它最值钱了。
  还不等我说完,婆婆抓着我的手腕,狠狠一撸,我老娘的家传手镯也在她手上消失了。
  凛凡看见我的手镯后脸色大变,“你是何物,那可是凓姝的魂钏?”
  那是我老娘的传家之宝,什么凓姝的魂钏?!我心里策马奔腾的草泥马已经跃跃欲试想要将他们一个个踏扁。
  说话间,凛凡手上的冰锥也变成了透着淡蓝色的长枪,直指婆婆心脏。
  婆婆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微笑,“出去说。这些人太碍事。”
  婆婆将长剑从凛凡胸口移开,长剑在手上变成一只粉色的曼珠沙华,连整个人都变成了少女的模样。她拿着手里的花朵在定住的那些人的脸庞一一扫过,然后停留在我的脸上,温和地笑了笑。
  那个笑容是婆婆特有的,只是原本爬满皱纹的脸现在装了满满胶原蛋白而已,看上去比我还嫩。
  婆婆……呃~是少女持着花朵原地转了一圈。
  我感觉耳畔凉风飕飕,夕阳的火光染红了城市。
  这里是医院顶楼。
  “那是我们凚川的兰若,你又为什么会有?你到底是谁?”
  凛凡整个躯体都散发着寒气,眼神冷冷地。
  “你们凚川?”少女莞尔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凛凡使用寒冰魄,可以凝水成冰用作武器。你是凛凡吧?”
  我不可思异地看着眼前那个带着几分稚气,说话还有些调皮的小女生,难以想象这就是那个佝偻的守庙婆婆。
  “你知道我就该把魂钏交出来。”
  “你是来找凓姝的?”少女完全不搭他的茬。
  “是,你知道凓姝在……?”
  “守护灵离开凚川几千年你们到现在才出来找人?还是那帮天神给你们设立了新的守护灵,所以你们这些人就不需要再管她的死活?!”少女不等凛凡说完突然情绪失控,与刚才那般可爱娇俏的模样大相径庭。
  “你认识凓姝,凓姝怎么了?”凛凡冷漠的脸上挂上了紧张感,“幽境的结界是熙曜的灵力所化,凓姝完全不受结界阻碍,她为什么几千年都不回去?”
  “她死了。”少女冷冷地说。
  “不可能,”凛凡立刻反驳,“她是灵,跟我们不一样,她没有死亡的说法,除非……”
  “除了灵失去精魂、精魄,灵力消散,灰飞烟灭,死得连点痕迹都不留。”少女眼里的悲痛像是一种质问。
  凛凡皱眉,眼神黯然,他许久才抬起头,艰难地说,“不可能,我昏睡的时候是凓姝的灵力帮我聚魄,我才醒过来。”凛凡忽然望着我,“是这小姑娘身上的魂钏?!不可能啊?如果是魂钏,我不可能毫无感知?你对魂钏做了什么?!”
  纳尼?小姑娘?一个二十几岁的老阿姨被一个年纪看上去跟我差不多的男生叫小姑娘?!
  没事,心里还是挺美的。
  “哼,”少女冷哼一声,“我没做什么?只是加了封印,不让它轻易地被精怪发现而已。而且魂钏这几千年都在凡人手上,早就跟凡人的气息结合了,道行不高的修行者本身就很难发现。”
  “不对,虽然我醒来她身上凓姝的灵力虽然消散,但是我很确定那种灵力并不来自于魂钏。凓姝呢?为什么魂钏在她手上,为什么你说魂钏已经在凡人手上几千年?凡人根本驾驭魂钏?!”
  WTF!现在到底是个什么进展?我完全像个傻子听着那个外星人在讲一些匪夷所思的外来文?
  凛凡猛地伸出一只手,我脸庞袭来一股寒气,我只感觉整个身体的血液流淌的是冰冷的雪水。好在凛凡很快收回了手,要不然我感觉下一秒我会被冻死。
  “你对她做了什么?!”凛凡瞪着少女。
  “我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拿回了属于我的某样东西。”少女邪笑。
  凛凡的脸突然狰狞,不到眨眼的功夫已经移动到少女身边,勒住她的脖子,手上的长枪换成了匕首,抵在少女的颈上,“你把凓姝怎么了?”
  少女惊讶于凛凡速度的同时微微一笑。
  “参见佐使大人,属下凊丝,原身古榕,是凓姝姐姐在人间收下的精灵,不属幽境,遂不曾拜见佐使与族长大人。”
  WTF,这又是什么剧情?呕血。故事进展太扯,恕在下有点消化不过来。
  “你就是凊丝?难怪你会有我们凚川的兰若。”凛凡微微一笑,眉间的紧张与冷厉消散了一些,“凓姝呢?你刚说她死了,还有,魂钏为什么……”
  “她还在,只是暂时无法现身。我离不开原身,远的地方哪都去不了。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我想凓姝姐姐太久不回去,你们一定会来找她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想办法救她。可是我在这一等就是好几千年。”
  好几千年???
  凊丝伸出手掌,掌心上出现月长石,它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凛凡伸手,月长石飘到他的手上,他的眼里涌动着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