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09 我爹被绿了

  “这是凓姝姐姐的精魄,我已经将她完全封印了,灵力凌驾于我之上的修行者也只能感受我的结界而已,没想到,凓姝姐姐竟然用灵力救了你,她又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聚魄了。”凊丝艰苦地笑着。
  “什么意思?没什么她会魄散,她不是……”有一次凓姝回来跟他说,她爱上了大陆上的修行者,她想要去跟他生活。
  “她爱上未央君,可是未央君却不是人,而是曾经躲过了天神追杀的妖族,而他爱的是人族女子。他明明不爱凓姝姐姐,却欺骗凓姝姐姐的感情。他甚至假死骗走了凓姝姐姐的魂钏……”
  “魂钏附着着熙曜的一魂,也是凓姝精魂,一旦失去精魂,精魄就回溃散,所以……”凛凡像是在接凊丝的话,也像在自言自语。
  “不,她的精魄是被天神打散的。不知道该说未央君是有良还是无良。他知道姐姐失去精魂,会回归本型,所以他让姐姐先回了凚川,携取了熙曜的另一缕精魂和一魄。”
  “不可能,凓姝姐姐携取精魂,我守着凚川峡谷,她带走了精魂我不会毫无感知的。”
  “那如果她附着在弱水寒冰上呢?整个幽境最擅长玩冰的人炼就了一块好冰,它就在你的手上,这不是什么月长石,这就是你们凚川峡谷,弱水渊下的寒冰,只是我把它封印了,所以你也只能感觉到它有灵力而已。你可以想想,凚川峡谷现在是不是只有你能进?从凓姝姐姐最后一次离开,幽境是不是越来越浑浊?”
  “弱水寒冰是幽境精族的族长凛亘取弱水渊的源头水炼就的寒冰,至纯可载万物,可越弱水,凓姝走后他确实不曾再入峡谷,幽境的兰若开始不再生长,熙曜开始萎靡。可是凓姝身上有两魂四魄为什么还会失魂散魄?”
  “她救未央君把一魂交了出去,妖族首领得到熙曜的灵力,向地面的其他族群发动报复战争,人族首领求助了神族。最后姐姐私自逃离凚川被发现,还盗取了熙曜的魂魄为妖族所用,引起战争。天神愤怒,衍神馥茵难辞其咎,派东君捉拿姐姐和未央君。
  他们逃不掉的,姐姐一定会活下来,可是未央君真的会死了。姐姐不想让他死,她把精魂灌给了未央君,耗尽所有灵力把精魂跟未央君封印在一起。东君只能将魂钏取出,却不能取出精魂,失去了精魂,姐姐回归了本型,未央君被东君封禁在玉虚峰。
  我和凊竹知道他们要把姐姐带回凚川,以后再也不会有凓姝姐姐了。我们偷偷把姐姐的精魄剥离了本型,封印在弱水寒冰里。最终我们还是被发现,在抢夺姐姐精魄时,我的本体被灏劈下。
  凊竹的天赋比我高,我的灵力压不住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偷学了姐姐封印精魂的方式,把精魄封印在我体内。最后,我带着弱水寒冰一同被东君封印在本体下千年。
  我在本体里沉睡了千年。数千年的时间,天地在不断变化,更替,等我再次从本体醒来,幻化成型。我发现我所生长的村庄早已物是人非。那是一座孤岛,而我根本踏不出孤岛。我在孤岛上修行千年才解开凊竹留下的封印。我取出精魄,我想偷偷把她带回凚川,我想去找未央君拿回精魂,可是我哪都去不了。我的本体早就没了,我是依靠着凊竹的本体才活下来的。
  所以必须自己修行,重新修炼到不需要本体的地步,然后去找回凓姝姐姐的精魂。于是,我用灵力召回经过岛屿的商船和渔船,我让他们遇难,然后救他们,教他们在岛屿上生活,骗取他们的信仰来提升我的灵力。”
  我嚓,合着我们都是傻子呗?
  “那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见到她母亲的第一眼就看到魂钏,她不光有魂钏,她身上还有未央君的气息。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为了替未央君偿还罪孽的。人有三魂七魄,而她只有一魂,只是她这一魂足以抵上凡人的两魂。”
  “她的一魂是凓姝的?”
  “是,也不是。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其余的在魂钏和未央君那里,但是,有她这一魂足够了。”
  “什么意思?”
  “以后你会懂的。”
  “佐使大人,”凊丝突然行跪拜之礼,“妖族已再次兴起,企图再夺这一魂,凊丝终于等到你,请佐使大人务必保护好这一魂。”
  “你起来,”凛凡将凊丝扶起,“其实凚川同样需要这一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幽境突然被天神封印。真该庆幸那一层封印,保护了幽境这么多年。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亘一定要我带回凓姝,没有她的那缕精魂,幽境就要毁了。”
  血染的黄昏一直醒目,我像一个拿着摇滚乐团的演唱会门票却走进了民俗音乐厅的傻子,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搞不清是妖怪还是神仙的人在说些什么。
  “佐使大人,请务必护这孩子周全。”凊丝眼含泪光,看着我,更让我懵逼了。
  第一是因为搞不清楚现在凛凡跟凊丝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二来是被一个一身稚气的女娃娃叫“孩子”真的太特喵别扭了。而且不光是她一个人叫,连美男凛凡也跟着叫她“孩子”。
  凛凡走到我身边,撩起我鬓边的一缕落发,“我也一直好奇,为什么你会把凓姝的精魄留给这孩子?这孩子她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一股阴寒之气再次向我袭来,从脸庞蔓延到全身。
  “大人,您身上的寒气怕这孩子承受不起。”还好凊丝及时制止,不然凛凡汇聚了灵力的手,触碰到我的脸后,怕是会瞬间结出冰碴子,“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明确,这孩子出生前,未央君曾出现在岛上,魂钏是未央君交给这孩子的母亲保管的。我们之所以感受不到魂钏的灵力,要不就是这魂钏现在本身就是一只普通的镯子,要不就是未央君封印了它的灵力。”
  “那个男人果然没有脸留着魂钏么?”凛凡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凊丝却看着我,眼露心疼,“不,未央君自突破天神在玉虚峰的封印后就一直在想办法把封印在他体内的精魂炼出,这孩子身上的精魂就是未央君提炼的成果。”
  “那直接取出就好了,为何还将精魂留在她体内。”凛凡说这句话时,手突然从我的头往下扫,全身散发的蓝色雾气升腾而起,我整个身体都僵了,脸也被冻得发痛。
  凊丝面色凝重,站到我身前单膝向凛凡跪拜,“属下不知取魂的方法,未央君只说他在等精魂成熟之时,在那之前务必让我护这孩子周全。”
  凛凡立即收手。我万万没想到,我看上的帅哥差点冻死我,而我一直不喜欢的人竟然一直在保护我?
  凛凡收手后,我身上的寒冷减少了许多,但身体仍然僵直地站着,无法动弹。内心的草泥马若不是被冻住,我连他十八辈祖宗都想艹一遍。
  我嘴唇颤颤巍巍地说:“既然你们在说我,我可以插一句嘴吗?”
  “你说。”凊丝双手托起我的脸,我的眼前一朵兰若缓缓盛开于她的指缝间。一缕一缕莹白色的光萦绕在我身体周围,一股股的暖流循着莹光钻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到正常的温度,手脚也开始能正常活动。
  “我听你们瞎哔哔了这么多,我也不管你们什么妖魔鬼怪。但是:凭什么你们那精魂要在我身上?谁同意你们把那东西放我身上的,不是月长石就是魂,至于吗你们?”随着身体的恢复,内心驰骋的‘草泥马’也开始爆发。
  “当然至于,因为你身上背负着你上辈的罪孽。”凊丝稚嫩的脸上挂着一抹不和谐的慈母笑,“因为你是你母亲的孩子,所以你注定要为未央君和你的母亲偿还他们欠下的罪孽。”
  “呵!”我不禁冷笑,凊丝的话有够荒诞,“未央君是谁我都不知道,他能跟我老娘有什么瓜葛,你可别告诉我老娘像你们一样也是老妖怪。”
  “你老娘,啊呸!你母亲要是什么妖怪就好了,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多破事!她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族,死后会入轮回的凡人。”凊丝没好气地回答。
  “那你们说的未央君总不是人吧,都活了几千年了。”
  “他是妖族,当然不是人。”
  “既然这样我老娘跟他能插上毛线关系,我又能跟他插上毛线的关系?!”
  “你母亲是未央君缠绵了几世的爱人,当然跟你有关。”
  “我擦咧,照你这么说,我老爹还被绿了?”
  我这神反应,感觉凊丝一口千年老血就要往我脸上喷来。
  “你这脑回路,准确的不应该是说未央君被你老爹绿了么。”凊丝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
  “是哈,呵呵呵呵。”
  我傻笑着,凊丝更是笑得一脸宠溺。不知为何,她这笑容总让我发毛。凛凡却只管背过身,望着天空如血的云彩,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眼神里却是深沉的哀伤。
  “好笑?”凊丝轻敲我的额头,就像我幼时跟她一起玩耍时一样。
  “不好笑。”我刻意收紧笑容。
  “不好笑你还笑。”
  “我闪,你们继续。”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