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11 从头再来

  “为啥婆婆也来咱家吃饭,不会又是你叫得吧?”
  “怎么是我叫的呢?”老娘白了我一眼,“人是你让四伯领回我们家的,我倒想问问你怎么认识人家的,要不是婆婆说那是他们家姐姐的孙子我都不想让他住我们家,省得你没事就惦记。让别人看见多不好,你这鬼样子让航航妈看见哪还敢让你过门?”
  我老娘完全把我搞懵了,“我让四伯领回家的?”
  为什么我什么印象都没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我感觉我睡了一觉记忆都睡混乱了。
  “不是你自己说晚上睡不着,一大清早跟人在礁岩滩看日出,完了就把人带回来了吗?我问你,你到底真是早上才出去的,还是趁我睡着以后就跑出去了?我告诉你,看着明星做做白日梦就行了,你可别看着个长得明星脸的就给我乱搞?我可没脸跟航航家交代。”
  我嚓!我就这么个形象的?!
  巴特!我早上出去了?还看了日出?跟客厅坐着的小帅哥?小帅哥是我领回家的?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
  “问你话呢?发什么愣?还是你真的……”
  “妈,你摸我脑袋。”我拿起老娘的手放在我额头上。
  “等航航回来你再sao,随你sao。”我老娘嫌弃甩开我手。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我是不是昨晚真发烧烧糊涂了,所以我可以看见的骇浪惊涛,老爹老娘什么都看不到。然后我真的烧糊涂,所以后来我干了什么自己完全都记不得了。
  可是,我要是真烧到那种程度还能活着还真是奇迹。
  奇迹?
  我想到这个词为什么心里“咯噔”一下?我现在可以完完全全地感受到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我对这个词好像有恐惧的感觉。
  “愣着干嘛?把菜端出去,吃饭了。”老娘再甩给我一盘菜,把我推出了厨房。
  餐桌上坐着的四个人气氛有些怪异。小帅哥和婆婆都在看着我笑?阴恻恻地,但是又感觉不到恶意。那对夫妻,面无表情地坐着,全身上下都感觉到矜持和恐惧。特别是那总是挂着嚣张的老头,现在倒像只面对着藏獒的小奶狗。
  难道是因为婆婆和小帅哥?
  我的妈欸,我心脏都收紧了。这到底是什么鬼,我怎么搞不清状况了?!
  “小屁孩儿,过来坐,愣着干嘛呀?帅哥看傻了?”婆婆像我招手。
  我像被招了魂一样的走过去了。
  婆婆挪了张凳子,让我坐在她和小帅哥中间。我完全没有真的想坐在那里,只是不由自主,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在那里坐得好好的了。
  “凡凡刚来岛上,阿姨这里也没什么好菜招待,先将就吃点。”老娘端着米饭出来,笑吟吟地跟我身边的小帅哥说。
  凡凡?老娘叫他凡凡?
  凡?
  “凛凡?”我脱口而出两个字,好像梦里有出现过这个名字。难道我真的在梦里见过他?
  “嗯。”小帅哥扭头看着笑了笑,很快就从我连上移开,看着婆婆的方向,笑容变得诡异。
  “先吃饭,先吃饭。”婆婆把碗递给老娘盛饭。
  很奇怪,她好像没太敢看小帅哥
  更奇怪的是老娘盛饭的过程中,大家都很默契地保持沉默。
  婆婆不爱说话我是知道的,除了小帅哥喜不喜欢说话外我不知道,一直住我们家的那对夫妻没事就来找我搭话,我平时烦他们了,但今天他们竟然屁话都没放一个。我给他们递饭的时候还看到两人的手,紧紧地攥着拳头,放在大腿上,全程连眼皮都没敢抬。
  诡异,实在诡异。
  凭爹的敏锐的直觉,我觉得这一定跟婆婆有关。
  我坐在他俩中间,总感觉他俩在窃窃私语。
  婆婆:佐使大人,对面的这两只你感觉到了吧,他们不是普通人,已经在小屁孩儿家住了一段时间了,我估计他们是盯上小屁孩儿了。
  凛凡:他们身上有灵气,但是这股灵气并不是精族,像是妖族。他们的灵气像是被刻意压制过,我很难感知它的来源,你知道吗?
  婆婆:我也只能感应到他们是来自妖族,具体什么物种,来自哪里我也感知不到。起初我还以为是幽境派人来找凓姝姐姐,但是后来发现他们吃的是海里的生物,而非精气,一直不敢冒进。
  凛凡:这么看来,这两只决不会是什么善类。
  婆婆:佐使大人,您说幽境陷入困境,您能感知到凓姝姐姐的灵力,他们会不会也能感知到。
  凛凡:如果是赤焱,他说不定可以,别人~你的封印还是很厉害的,至少现在我已经感知不到了。
  婆婆:那必须的。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盯上小屁孩儿的,寒冰上的封印是今天才被您唤醒的,魂钏是未央君亲自封上的,按理说不应该被发现啊?
  凛凡:或许是其它的什么。
  婆婆:她会岛上那天,那两个人就住进他们家。她的腿受伤了,血?
  我的幻听停在这里,婆婆突然抓起我的手把我吓了一跳,来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无名指就被坏婆婆扎了一针,痛死爹了。
  “你干嘛?他们跟我同一天上岛,住我家关我毛事,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们?”我迅速抽手,却被凛凡抓住手腕。
  他受伤冰凉的温度从皮肤渗进血液,那感觉好熟悉,我心里的愤怒好像被冻住了,慢慢静下心来。
  小帅哥肃杀地眼神看着婆婆,婆婆继续尬笑,然后摇摇头。小帅哥再看到那对夫妻,那对夫妻的眼神对我显露贪婪,像是要把我吃了的感觉。
  凛凡:你刚刚是不是听到我们说话?
  “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
  凛凡:你仔细看看我的嘴。我没有张嘴,而你听到了我说话。
  “妈呀。”我撂下筷子起身就想跑,结果发现根本动不了了。
  他真的没有张嘴,他没有张嘴可是我却可以听到他在讲话。这说明什么?这是不是说明,刚刚我认为他们在窃窃私语是真的,他们真的在讲话。
  所以,现在这一桌上的只有我跟老爹、老妈是正常人?
  不,不对,我可以听见他们说话,我是不是不正常?
  我的妈呀?谁能告诉我我怎么了?
  “干嘛呀,已经是最后一个菜了,饿了就先吃嘛。”我老娘听见我的叫声还以为我在叫她?
  我平时叫她有这么崩溃吗?
  我现在只想逃离,我觉得逃离是我对小命的最好尊重。
  然而我不光屁股动不了,连说话都出不了声了。
  我想跟我老娘说,让她带着老爹赶紧走,这里有妖怪,但是我连嘴都张不开。就像在夜晚做噩梦梦到鬼压床,明明理智很清醒,却怎么都没办法开口说话。
  我的天啊,我一定是在做梦!
  这梦特喵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特喵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你发什么神经呢,吃饭啦?还没睡醒啊?”我终于被我老娘一筷子拍醒,婆婆安抚性地揉着我的脑袋,我的脑子又是出现一片空白。
  我看见每个人都低着头吃饭,老爹也坐到了位置上。那对夫妻还是不爱讲话,老娘开始打听帅小哥的状况,而我,还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又丢失一些片段
  “凡凡怎么认识我们若兰的?”我老娘又装出慈眉善目的样子。
  我认识他?完了?我真的又忘记什么了。
  “早上我在等日出的时候她也来看日出,然后就认识了。”那个叫凡凡的小帅哥说话小小声的,像马天宇一样温柔。
  要是让这么个人讲个睡前故事,我觉得我再也不用熬夜了。只要他在我耳边软语呢哝五分钟绝对被催眠。
  “这孩子昨晚来晚了我也没敢打扰你们,一个男孩子不方便住在我那个破庙里面,我就干脆让他随那些游客在沙滩上露营。”
  “没事没事,您有事直接跟我说就行,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听说这阵子还会有台风,这阵子就住我们家,我们家空房间挺多的。”老爹埋头吃饭,说话脸都不抬一下。
  “那就麻烦你们了。”婆婆慈眉善目的,真搞不懂我怎么越看着她心里越瘆得慌。
  “对了,凡凡,你多大了,上大学还是?”老娘永远喜欢对男生八卦,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男生,连住店的游客都不会放过一个,老爹也不管。
  凡凡看着婆婆,感觉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然后婆婆就帮他接话,“哦,跟若兰一样大,也刚大学毕业。”
  哼~还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那挺好的。”
  “等等,我有事想问。”我忍不住插嘴。
  “你问。”这是老娘说的,凡凡只是看了我一眼,眼眸深邃而又锐利,我打心里发凉。
  “我们认识?”
  凡凡点头。
  “我们一起看了日出?”
  凡凡继续点头。
  “我们在哪里看的日出?”
  凡凡刚张嘴就被老娘残忍打断。
  “别理她,她成天不务正业,脑子里就装了怎么打游戏,怎么追欧巴,脑子已经坏了,刚一下来还问我你是不是今天刚来的客人。”
  凡凡笑而不语。
  婆婆:傻了才好,关键是没傻,还控制不住了。
  ???我又感觉到婆婆再说话了,我转过头看她,她的嘴巴确实在嚼着食物,可是她的表情确实就像是在吐槽我。
  什么情况?我会读心术了?
  凛凡:你的记忆封印修为不够啊,她现在还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