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12 五毛钱记忆封印术

  嗯?记忆封印?那是个啥鬼,我没感觉记忆有太大问题,倒是耳朵真真出现问题了,总是莫名其妙听到一些对话。
  我再看凛凡。他在往嘴里把米饭,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老头:那孩子怎么了?感觉她今天怪怪的。
  连那讨厌的老头子的声音也来了。
  老太婆:不知道,这只榕树精和那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精怪修为太高,好像对她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老头:一会你给首领汇报情况。
  老太婆:是。
  我天,我要不就是在做梦,要不就是脑袋突然被开了光,拥有了超能力,或者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不然就是被昨晚的大风大浪吓傻了?
  是我睡一觉起来突然有了超能力还是这群人本身就不是人。婆婆是榕树精?对,这很符合传说的设定。那个叫做凡凡的小帅哥是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妖怪?他跟婆婆是一伙的,说他是妖怪也合理。这两个老头老太太从第一天见他们就感觉怪怪的,所以是妖怪也说得过去。
  我天!那我是什么?我是谁?我在干嘛?
  凛凡:这孩子八成是傻了,你看你干的好事。你修为到底行不行,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可是修行的大忌。”
  我再次听到这个声音,迅速看向凡凡,啥表情也没捕捉到。
  真是活见鬼了?
  “我们吃饱了。”老头老太太放下筷子起身。
  “我也吃饱了。”凛凡明明刚往嘴里塞了东西跟着起身,说吃饱了?
  这家伙脑子有病!我刚在心里骂了句,我发现他盯着我看。
  完蛋!他也能听到我说话?对嘛,妖怪啊,当然会读心术的嘛。那我也是妖怪咯?
  “凡凡,再吃点,不急。”婆婆拉住凡,凛凡皱着眉看着婆婆,态度比我还不尊敬。
  接着,我又听到一些话。
  凛凡:我要去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拦着我干嘛?
  婆婆:让他们去,量他们也搞不出什么名堂。
  “你俩……”我真的必须确认清楚,我特喵还在做梦还是咋滴?怎么老是听到那些奇怪的话,如果他们都是正常人,我特喵就是神经病了。
  我惶恐,我站起来,与凛凡对视。
  我看到他的瞳孔变成蓝绿色,他的眼睛变成一个漩涡,漩涡一直往前延伸,延伸,延伸,没有尽头。我追逐着,追逐着,我累了。
  不行,我强制性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凛凡面带笑容,他的瞳孔还是诱人的琥珀色。
  我怎么了?
  “若兰,淡定一点唷,别看着我家小侄孙长得帅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唷。”
  我擦,婆婆这贱贱的语气和戏谑的表情真的比我老娘还欠。
  我……我刚好像快要被催眠了?解释不通啊!
  “那个……婆婆,你早上天刚亮的时候有没有去红树林。”
  “去了啊,你怎么知道?”
  “你去红树林干嘛?”
  “小鬼,你在审问我么?”
  “没有。”昧惯良心的我重来不怕被雷劈。
  “我老人家命不好,早上被一阵风吵醒就睡不着,出去沙滩逛逛,顺便看下我家小侄孙儿,合理吧。”
  “好好吃饭,别总发神经吓人。”我老娘又来了,“婆婆你吃,不用理她,她大半夜还来敲我们的门,说有海啸,都快哭了,结果外面风平浪静。”
  “哟,这么胆小啊?还吓哭了。”
  “才没有!我吃饱了,再去睡会。”
  “你是猪啊?刚睡醒起来吃了两口又去睡。”
  “你就当你养的是猪嘛,反正这么多年你也是拿我当猪养的。”
  火速逃离。
  我想我一定还是没有睡够,或许回去再睡一觉,游戏今天不打了,剧今晚也不追了,先睡够了再说。听说神经衰弱的初期症状是犯困,这点我一直都有。然后是注意力不集中,失眠常忘事。除了打游戏追剧的时候一般我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失眠的话,我晚上习惯性睡不着,但是白天睡觉算么?常忘事?我记仇比谁都记得清楚,至今我都记得光光小时候借我两块钱红包钱,到现在都没有还给我。我好像也就忘了昨晚才开始忘事的吧?
  我回到房间,感觉脑袋要炸了。睡什么觉,这种状态能睡得着觉真特喵见鬼了。
  今天一天的一大段记忆没有,醒过来的记忆也很混乱,而我又总是能感觉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特别这些人的对话。虽然很扯淡,但是联想起来又合乎情理。我到底缺失了什么?
  我要抓狂了,我要自残,撞破自己的脑袋。我趴在电脑桌上,看着夕阳余晖,真特喵美,爹是真特喵燥啊~
  “姚若兰,姚若兰!”
  光光那货估计也刚睡醒,吃饱了撑得,在我家楼底下叫魂呢。
  “干嘛?有话说,爹准备睡觉了。”
  “你睡一天还没睡够啊?赶紧收拾收拾,哥带你城里嗨皮去!”
  “谁请客?”
  “小叔儿今天带了个女朋友回家,他请客。”
  “都有谁啊”
  “还有大小庆和他们家媳妇,女朋友,人不多,都是熟人。”
  “不去,不对口。”
  “去吧,你都多少年没感受咱城上的夜生活了,今晚哥带你去城里转悠转悠,感受一下咱城里的繁华。”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就觉得别人都拖家带口的,就你一条棍子怕被狗粮撑死,爹才不去帮你吃狗粮!”
  “老妹儿啊,你这话讲得就不对了,哥诚心诚意带你上城里转转,吃好吃的,玩好玩的,你不能这么说哥。”
  “别跟我来这套,我烦。”
  “你先下来,咱商量商量。”
  “不去,自己怕吃狗粮还耐不住寂寞怕吃狗粮,总想出去浪,别总拖我下水,我良家妇女才不听拐骗?”
  我看着他的脸像锅底一样黑,心情一下就清爽了不少。
  “行,回头我吃一样好吃的就给你传一张图片,我馋死你。”
  “果断拉黑,木得聊,再见!”
  拉上窗帘,躲清静。真的是,要被这些人烦死。
  巴特,五分钟不到,我老娘又上来敲我房门了。我觉得我要是神经衰弱,一定都跟他们有关,太烦人了,真的是太烦人了!
  “若兰,你别老在家里打游戏,回来这么多天,村里有几个人见过你。要多出去跟哥哥嫂嫂们玩玩,别一回家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村里都没几个人知道你回来了……”
  老娘一推门进来嘴就一直碎碎念,好想有个金钟罩,直接隔绝世界。
  “妈,我要睡觉了,我不想去。”
  “你睡一天还不够啊?赶紧给我换件像样的衣服,带上凡凡跟光光和小叔儿们一起。咱家亲小叔儿带了女朋友回来,你中午都没去吃饭,晚上人家让你跟着去玩你还扭扭捏捏像什么样子……”
  “你说,让我带谁一起去?”
  “凡凡,婆婆家小侄孙儿。”
  “得嘞,您出去,马上换衣服。”
  “你这死丫头,我要不说让你带凡凡去你还不去了是吧?”
  “是嘞您。”
  才不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我真的是因为对婆婆产生了恐惧,所以产生了神经衰弱么?这么推测以来的话,我昨晚开始出现幻觉,但是早上看到婆婆在红树林不是幻觉。那么看到她之后呢?
  他们说我去看了日出,我看日出遇见了凡凡,然后我把凡凡带回家后就去睡觉了,睡醒以后就发生了这一系列的怪事。假如一切都是真的,那我丢失的那段记忆相关的人就是导致我记忆混乱的罪魁祸首,他就是坏人。那个人就是小帅哥,凡凡。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觉得应该带点什么辟邪的东西,比如道士捉鬼的桃木剑,许仙给白娘子喝的雄黄酒。
  于是我到光光家后院掰了两杈桃树枝装在背包里,剑是来不及做了,枝条咱有好几棵树呢。
  快膜拜我,我都佩服自己的机智。
  至于雄黄酒……
  “妈,咱家雄黄在哪,给我弄点避避邪。”
  “我们家哪里有雄黄?”
  “咱家熏鱼、熏柿饼用的雄黄啊?”
  “那叫硫磺,而且早就说容易致癌,谁还敢用哪个熏鱼?你得了,别搞那么多没用的,收拾完赶紧走,一家人都等你呢?以前我觉得你是该好好辟辟邪,现在我觉得邪祟都该避着你。”
  “行嘞,您可真是我亲生的。”
  “哎哟喂,别老抽我屁股,都多大了,我长不成蜜桃臀都怪你抽的。
  这伙人来到城里压根不是来吃的。以前总看光光没事就带着鸡朋狗友在城里各种吃喝玩乐,每次半夜翻朋友圈都要防着他,要不然找虐。我还以为跟着他们出来混也会有那种待遇,结果我加入以后就只是去个KTV。
  KTV谁没去过啊?爹开心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吼一整天。大晚上吼跟大白天吼有区别么?不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陪,一个没人管么?谁稀罕呢!
  “这谁啊?”我看着光光从外面领回包厢一个长得贼漂亮的美女,我就忍不住酸。
  “隔壁包厢撩来的美女。你不是说我单身狗么?哥告诉你,哥在村里是条棍子,出了村咱可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呵~这妹子多少钱一晚啊,看长相不便宜吧?要出海几次才赚得回来啊?”
  “你给我滚,人家正经姑娘。”
  就光光恼羞成怒,还踹我的那一个恍惚,小美女已经坐到凡凡身边了。两人好一阵眉来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