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14 救人撩汉两不误

  她跟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应该说是妖怪,他们都是妖怪……
  红色的闪电是穿黑袍的妖怪发出来的,绿色的闪电是小贱猫发出来的,我看着他们打的几个回合就像在看一场玄幻的3D电影,除了距离远了点,没有长焦近景镜头以外,每一帧都是相当真实。
  我不得不承认,我现在有点怂。我在后车座拿回我的包包,找到我的桃树枝攥在手里。虽然心里很不想认怂,但是我手心确实汗如雨下(囧)。
  小贱猫:佐使大人,快醒醒,我快撑不住了。
  我的幻听又来了,然后我看着3D电影的方向,小贱猫被黑袍的红光击中,飞了有十几米远,摔在碎石滩上那叫一个惨。那个击退她的黑袍理都没理她,径直向我们这边走来。小贱猫撑起来一下又摔了下去,她望着我,艰难地伸出一只手。
  小贱猫:你现在还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能听见就乖乖待在车里,想办法把凛凡弄醒。
  小贱猫的话语落下后我们的车被一圈绿光包围。而小贱猫身边出现两个人影,如果我没看错,那就是我们店里的那对夫妻。
  艾玛,我脑子好乱!现在这种情况是不是说,我又做梦了?我应该是在做梦的,梦里遇到危险了,危险正在一步一步逼近,只要我被打死了,我就会在惊吓中回到正常生活。所以……
  小贱猫:别愣着!你想死吗?现在你就在现实里,不是梦,你死了不仅醒不过来,连同着车上的人都会跟着你一起死,你个傻子!
  那个声音?小贱猫听到我内心的声音了?她在回答我。
  我看着小贱猫,她嫌恶我的表情还是那么可恶。但是,黑袍一挥手,一道火红的光在她身上爆开,我心口突然抽痛了一下。连着车外的那圈绿光也浅了好几度。
  “凊丝,虽然千年不见你的修为长了不少,但在我手上还是一样不堪一击。”黑袍阴森森地笑着,声音听在耳朵里让人毛骨悚然,“我本来想直接毁了这结界,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反正毁了你跟毁了结界一样简单,一举两得不是更好?”
  凊丝……我想起来她是在天台上手持一朵叫“兰若”的花朵的少女,她说她是精,是村里古榕树的精灵……
  “那就来!”还不容我再多想,凊丝已经瞬移到黑袍身前,她弱小的身体正挡在车前,小热裤下白皙的大腿往下淌着血。
  “啊~”一声长啸,她的头发如瀑布般倾泻开,落下已是拖地的长度。此时狂风大作,浪花翻腾上岸,车窗的玻璃也被震得“砰砰”响。
  像那晚的狂风巨浪一样恐怖……
  我看着凊丝和黑袍再次展开战斗,但这一次,我感受到她的吃力,也感受她想拼尽全力的决心。
  我的脑袋很重,很痛。那些消失的记忆片段开始一点一点地像播放电影一样晃过。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想起来最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记忆会被抹掉,但至少我知道,当时我对她是抱着同情心的,她不是坏人。
  不,坏精。
  我重新爬回后车座,我知道凡小哥是跟她一伙的,而且凡小哥比她厉害很多。我需要叫醒他,我需要他醒过来去救她,她不能死。
  我不能让她死!
  “喂!凛凡,醒醒!你给我醒醒!……”我连叫了几声,他毫无反应,就像我我刚见到他的时候。
  是,他是我救我,当时他泡在水里,背后有道狰狞的伤口,因为我身上带着的月长石,他们口中的精魄而清醒过来。
  对,凊丝当时在天台说,凛凡当时不省人事的时候是因为我那块月长石吊坠里藏着的那个谁的精魄,是我的月长石救了他。我赶紧把月长石摘下挂在他的脖子上,但是他还是毫无反应。
  我特喵急啊……再回头看一眼凊丝,连着住我家的那对夫妻也开始加入战斗,三个打一个看上去二十不到的小女孩算什么好妖怪!回去劳资一定让老娘涨你们房租,往死里涨,还不给开饭!
  我那没出息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怎么可能,我是谁?爹是谁?爹除了怕黑、怕鬼还怕过谁?!
  “你跑出来干嘛?!”我脑子一白,就在凊丝的声嘶中回神。
  “我……”我特喵哪知道?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凊丝前面挡住黑袍的一次猛击,重点是:我特喵还挡下来了。
  我抓着我的那几只桃树枝??应该是我老娘的那只传家玉镯?
  “魂钏?”黑袍漏出奸佞的表情,眼神贪婪地看着我的手。
  对,我老娘的玉镯。凊丝和凛凡说过,它叫魂钏,是那个谁的精魂所在。
  “没想到,未央君不仅把熙曜的那一缕精魄给了你,连魂钏都在你手上,你到底是谁?”
  “哈?”跟我抱有同样疑问的还有凊丝?但此时的我们来不及去深思探讨黑袍的话。
  “什么魂钏,这是我老娘给我的传家宝,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精魄,爹没有。”我咽了一大口口水,不由得心虚。
  “哼,你是人族的丫头,我劝你现在最好乖乖把魂钏和精魄交出来,我们不伤害手不负铁的人族。”黑袍嘴角狞笑,盯着我的眼神明明巴不得把我大卸八块,还装什么好人?
  “我们家的传家宝凭什么给你?你想要去地府找我老祖宗要去啊?如果他还没投胎转世。”我白了他一眼。
  “丫头,别不识好歹!”黑袍一个瞬移,瞬间移到我面前,手在我脖子两公分的位置冻结成冰。
  吓死爹了,看到凛凡突然出现我瞬间软了下来,跌坐在砂石滩上。
  “他就是那个不知来历的。”住在我们店里的那个老头子凑到黑袍耳边说。
  黑袍勾起嘴角佞笑,收回结冰的手,甩了两下,冰块碎裂掉落在地上,“你应该就是传说中生活在幽境的精族吧。”
  “知道就该滚蛋,魂钏也好,精魄也好,都属于我们凚川!”凛凡一口不容反驳的语气。
  “哈哈哈哈”黑袍忽然莫名其妙大笑,然后连着那对夫妻消失在黑夜里。
  看他们走后凊丝走到我身边,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猛地甩开她的手。
  “你走开!别又想对我图谋不轨!”
  第一次是那朵花在我面前晃,让我没了大半天的记忆,第二次、第三次都是碰了我的脑袋,只要她离我稍微近一点我都觉得她又要对我下什么毒手。
  “谁要对你图谋不轨?就……”
  说啊,我瞪着她,她还真硬生生把话逼回去了?
  真有骨气!我暗暗嘲讽。
  “凡小哥,挺厉害啊!一句话就把人吓跑了。”我转身把手搭在凡小哥肩上。虽然有点距离,不过我就喜欢这种身高差。
  “还好,他的实力也不在我之下,只是不想跟我两败俱伤而已。”
  不得不说,凡小哥内敛而淡定,温文而儒雅,真是太适合我了。
  “您谦虚啦。就……她是我们村的榕树精,那你是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是有一点介意跨城市恋爱,但一点都不介意跨时空,跨年代,跨性别的恋爱的。当然,前提是:我并不认为这是现实生活。
  “嘿~别老盯着人家看,看什么看?有没有点礼貌?”凊丝硬生生掰过我的脸。
  我乐意沉迷于凡小哥那深邃的眼眸而不可自拔。讲真,我是真没见过谁的眼睛像他的眼睛这么美,这么纯粹。
  “我……脸上有什么吗?”凡小哥连犯个二都那么可爱。
  “没有,就……你老爸该不会是个星际走私贩,被九个星系通缉,因为他摘了星星,还把星星藏进了你的眼睛里了吧?”
  就问你们,论撩人的技术除了我还有谁有这本事?!
  但是为什么没有惊叹,只有两张懵逼的脸?
  “我记忆里没有爸爸啊,我们那里也没有星星,我听凓姝姐姐说过人间有星星,星星长什么样?”
  啊哈~我背了那么久的撩人技术,怎么第一次用就滑铁卢了呢?
  扶额中,我的小心脏需要来点马(ma)卡(fei)龙,请容我缓缓。
  “没想到小屁孩儿撩人的本事不错啊,哪里学来的?”
  这是我的哈特,又不是你的太平洋,哪都有你事儿!(备注:太平洋警察梗)
  “Siri知道吧?想你这老古董也不知道。”老人家估计连手机都不用吧?
  “Si~ri是什么?”凡小哥睁着他的卡姿兰水汪汪望着我。
  “来,小哥。”我勾勾手指头,凡小哥乖乖矮下半个腰,感觉一抬头就……呵呵……
  “hiSiri。”
  我掏出我的小疯疯让他们这群妖魔鬼怪见识见识。
  “你好,带你吃鸡带你飞的文艺小盯裆,晚安。”
  卧槽……还带这样玩的?还晚安?
  我……一看表。
  好嘛,没说“凌晨好”已经够客气了。
  “告诉他们这群洒子,怎么……”
  “您说什么,我好像不明白。”
  “告诉他们这群洒子,怎……”
  “您说什么,我好像不明白。”
  气!我都没说完你能明白个甚?!
  完了,我被鄙视了。小贱猫这货正盯着我笑呢。
  “怎么跟帅哥搭讪!”我无奈。
  “不然你就说:我对你的爱就像一个单调递增的无界函数。”
  啥?咋换了?我怎么不知道?
  还无界函数?那是个什么鬼?单调递增又是个什么鬼?
  “这又是什么意思?”看着凡小哥充满好奇的大眼睛,我也很无力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某女精笑得比谁都开心,亏她自称几千年修为,连含蓄都不懂!
  “单调递增的无界函数是什么?你知道吗?”
  她又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