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15 撩汉不成被反杀

  “我……不知道,数学不好。”我理直气壮。俗话说,说什么都不能输气势是不是?“我数理化不好是天生的,这能怪我咯?”
  还笑我?
  还两个人一起笑我?!
  “你们凭什么笑我,你们这群小妖精知道什么是数理化么?有本事你告诉我那是个什么鬼?”
  你个出生在四大发明都还没有的时代的千年老树妖,还敢嘲笑我一个新时代好好青年?!
  “函数知道么?”小贱猫含笑着反问。
  函数我当然知道啊,初中还是高中学的嘛。
  “hothothothotsummer,hothothothotbreath……”但我不想告诉你,有种你咬我。
  凡小哥隐晦地笑着,小贱猫瞪着我,好没面子。
  “变量知道吗?因变量和自变量知道吗?”小贱猫白我一眼,凡小哥继续偷笑。还挺好看。
  果然长得好看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得了,你没救了。同样都是读书,别人读的是书,你读的小说。你等下午航航回来再去跟他说一遍,他肯定会告诉你答案的。”
  我在撩汉,怎么又……又扯到航航身上了。
  您且听我解释:
  航航,全名蔡仕航,人称“菜市行”。他是我们浪荡资金的来源;我们村委书记家的宝贝儿子;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也是我一起长大的为数不多的小伙伴中的一个。
  其实我的小伙伴总共也就他俩,我们俗称“三贱客”。光光哥呢,就是真贱。人贱、嘴贱、手贱、啥都贱。我是假贱,不多解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嘻嘻)。但是呢,我一直觉得航航混在我们“三贱客”中挺委屈的,所以他是真不贱。
  我是上了大学以后才渐渐变成死肥宅的。我小的时候整个岛上哪都浪,跟谁都浪。性格也比一般的女孩子野气,力气大得要死,动不动就跟人干架。可能因为自己够野,我总嫌弃同龄的小女生太娇气,动不动就被我玩哭了,后来也没女生愿意跟我玩了。就光光和村长家的傻儿子航航敢跟我玩。为什么说航航傻呢?一个从小白白净净,斯文懂事的小奶狗偏偏就喜欢赖在我身边,赶都赶不走。
  我也是很无奈地嘛。
  但是航航也不委屈。小时候航航他爸还不是村长,就航航那嫩出水的小模样走哪都被人欺负,跟着爹的唯一好处就是没人敢欺负他了。我跟光光小时候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好”。横扫岛上小孩一片,无人敢动,无人敢惹。但是航航爸妈完全不介意,反而觉得航航跟着我们挺好,不会被欺负。不仅任由他像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们,还久不久让航航给我和光光送好吃的。
  这小时候怕被欺负,跟着他们还情有可原,可航航跟大庆同岁啊。上了初中以后,个头蹭蹭往上长,比同龄的孩子高了半个头。不光个子,这智商也是跟开了挂似的,小学的时候在小村子拿个第一没什么了不起的,拿到城里一比还不知道排到几千以后呢。可航航初中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就考了全校第一,抛弃光光被调到实验班。往后的每次考试从来没掉出过前三,最差的就是拿了个第三名。这都还不是重点,那嫩出水的脸长开了才是正事儿。那几年多流行那种长着漂亮脸蛋的小鲜肉,航航就是妥妥的小鲜肉。又高又帅,成绩又好,一堆的女生往他抽屉里塞情书,塞零食,把光光都喂胖了。
  按这发展下去,航航就该把天天惹事,隔三差五被通报批评,一学期攒处分跟孙悟空攒七龙珠一样积极的光光果断踢掉。可人家偏不,天天拉着光光打篮球,放学干脆就睡光光家,他那村长老爹,妇联老妈都管不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他,早知道你现在这么哔哔,刚就不该跑出去给你挡,死了你得了!”
  “你说话良心都不痛的么?”
  “哎哟呵,没发现你换了张皮整个人都幽默了哈?”
  “呵呵哒,反正你会冲上来绝对不是你自己愿意的,能挡下那一下也是因为魂钏,跟你没毛关系!”
  “哼~白救你了,真是白救你了,真是该让你接下那黑不溜秋的一劈,劈死你。”
  “小屁孩儿,你今天酒喝多了,毛硬了是吧……”
  她还敢拿她那朵花要打我?!我果断抱紧凡小哥的手臂,躲到身后。
  有时候,女孩子矫揉造作一点的好,自然有帅哥护着你。不信你看:
  “停,你们晚点再吵。”
  哼!我们凡小哥可是护着我的,毕竟是我要死的时候他才醒的。
  “那个黑袍的妖族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
  “属下不知,他就是我在KTV时感应到的那个,但是我一追出去他的灵力就消失了。”
  啥?!我就说爹不可能睡一觉起来就神经衰弱的吧。爹以前上班都能刷到两点才能睡,每天才睡6小时都没有任何神经问题,回家天天睡足十小时反而还神经出问题了?
  不存在的。
  “看来她已经被妖族盯上了,在KTV的时候就是一股灵力在试图解开你给她的记忆封印,被我挡下了。”双击666,我凡哥威武。
  “哼!原来是他在搞鬼,我还以为凭我的修为真的连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类都封印不了了呢?”
  好好说话不行么?非要把普通拿出来特别强调么?爹要是不普通那爹就是神了,好嘛,老妖怪?
  “得了吧你,你当我真听不见啊?你个专门盯人裤裆的玩意儿。”她瞪我,鄙弃的那种,然后阴阳怪调地对我们凡小哥说:“佐使大人,您以后最好还是不要穿这种紧身的牛仔裤,尽量穿休闲宽松一点的哈,我怕有人天天盯着您的裤裆流鼻血而导致失血过多身亡。您最好啊,一进房间就立刻锁门,洗澡最好也检查一下镜子是单面的还是双面的。”
  我列个去,我好色也没那胆啊,好吗?
  “你够了啊?你怎么知道我会流鼻血,你试过啊?你是不是经常自己寂寞空虚就溜进别人家干这种龌龊事。对吼,你们这种都是可以穿墙的,门锁得再好都没用,真是可怜了那么多被偷窥的汉子。”
  “丫头,你给我……”终于让你绿一会脸,要不然你就真当我只会盯裆啊?
  “停!你们能说点我能听懂的吗?”
  “是。”某女精秒怂。
  哼,总有个人会替我收拾你,略略略!
  “她其实不普通,刚刚挡下黑袍妖的攻击时,她身上散发的灵力不光是魂钏里的精魂,还有精魄,而精魄在我手上。”凡小哥手机拿着我刚给他的月长石。
  “那也可以到啊,又不远。”
  “凓姝的精魄在救我的时候已经不能再聚了,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
  “不可能吧……”
  “她身上的精魄是被封印的,封印她的东西修为都在我们之上,所以我们一直未能察觉。”
  “是未央君?”胡一是未央君?“小孩手给我。”
  “啊!”然后我无名指一阵刺痛。不不不,不是刺痛,是被小刀割破手指的那种,这妖怪太没节操了,白天没弄成我的血,晚上直接不知道用什么在我手上拉了一道口子,血哗啦哗啦地流。
  “叫魂啊叫,打架骨头碎了都没见你叫这么凄惨,博取同情啊?”
  我博取同情怎么滴?还不准我在帅哥面前矫揉造作一回吗?
  “有话直接说出来,我们听得见。”
  额偶~
  “完全没问题啊。”女精抹了一下我手指上的血,凑近鼻子闻了闻。
  确定是树不是旺财?
  “不,有残留的精魄。”我们凡小哥修为就是深,闻都不用闻。
  但是他会别的。
  凡小哥自残,也割破了自己手指,而且帅眼都不眨一下。他手掌一伸,一个蓝绿色的透明小光球把我和他的一大滴血吸了进去。血液在光球里像是蒸发了一样,化成两袅绿色的烟雾,然后消失。
  原来血还可以这么玩,我差点就以为他要跟我滴血认清了,说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然后我跟他正准备进行的剧情就马上归西。
  “我守了她二十几年,从来不知道她身上有精魄。未央君只跟我说她身上有一缕凓姝姐姐的精魂,是谁在什么时候把精魄封印在她身体里的?”
  她守了我二十几年?其中至少十年让我心惊胆战的。
  “封印精魄的东西和封印魂钏的是同一个。”
  “未央君?”
  怎么又是这个名字,这个角色是不是很厉害,厉害就别总躲躲藏藏的嘛?
  “丫头……”
  凊丝刚叫我我一声,我一个白眼,我凡就打断了她,虽然并不是我的意愿。
  “没用的,你都能封印她的记忆,他也同样可以。”
  说到这个我就气气(跺脚)。
  “他没必要啊?按理说他都应该来将精魂取回了,可是我等了几年他都没来,我都怕……哎,算了。”
  能不老总说话说到一半么?咱说话也拿出点喝酒的技术行不?
  “你们……在说我吧?可以让我也参与一下吗?”
  “你见过未央君吗?”
  “没有。”我果断回答,“这么仙气的名字一听就知道人很帅,我怎么可能会认识,我就想问你们,船老大已经在那等咱很久了,要不要咱先回家聊,有点冷。”
  我指着从“滴血认亲“就站在床头裹着个大毛毯瑟瑟发抖的船老大,陈老伯。
  “行,先回去。”
  还是我凡小哥体谅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