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19 危机暂时解除

  我哪想到每只红毛怪都会是狠角色,早知道我就不激他了。
  红毛怪嘴角勾起冷狞地弧度,再次抬起手像结界劈来。关键时刻总有凡小哥挺身而出。在红毛怪的那道红光劈下时,凡小哥来到侧面重新给结界注入灵力,结界毫发无损地接住了红毛怪的那一击的同时,凡小哥被黑漆嘛糊击中,还好他只是微微动一下而已。
  接着红毛怪把矛头指向凡小哥,这下是红毛怪和黑漆嘛糊两只合力打凡小哥了。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凡小哥接受黑漆嘛糊的一击后面目开始狠厉,全身的寒气都在往外冒,我感觉结界里的温度已经下降了好几个度,就像瞬间从秋天过度到了冬天一样。怀里的小白狗挣扎着站了起来,我抱过他不让他乱动。凡小哥交代我要看好他,我可不想凡小哥对我失望.我紧紧地搂着小白狗,原以为狗都是暖和的,谁知道他跟凡小哥一样,都冷得跟坨冰块一样。
  我不让小白狗乱跑,他还朝着我龇牙咧嘴,一点都没有刚刚被那两夫妻架着时候的憔悴样子。我举起我的小拳拳伸到他面前吓唬他,他突然跳起来咬住我的玉镯,还挂在上面甩都甩不掉。
  我懒得管他,就让他咬着吧,我家凡小哥现在正在被两个厉害的家伙围攻呢,还好凊丝已经甩开那对夫妻废片,来帮忙。但是红毛怪真的很厉害,凡小哥挡一击都要退后好几步,而且一直在防守,都没有进攻的机会。
  好着急。小白狗也跟我一样着急地看着凡小哥,挣扎着要冲出去。
  “你放开我!”小白狗奶声奶气地说,声音听上去比被架着的时候年轻很多,就像七、八岁的小孩一样。
  “你乖哈……”
  我还想安慰两句,凡小哥震天响的声音吼道,“你给我在里面呆着,出来送死吗?!”真的震天响,而且还有愤怒,一点都不夸张。
  小白狗发出嘤嘤的叫声,乖乖地站着,望着凡小哥的方向。
  凡小哥的一声吼又让结界的温度低了几度,我作为一个凡人已经有点承受不住这个温度了。而他在专心应付红毛怪的时候,又被黑漆嘛糊偷袭了一次,凊丝已经吐血倒在地上,但很快还是爬起来,继续与黑漆嘛糊纠缠。
  凡小哥被偷袭时脸色很痛苦,我心都跟着纠在一起,真想出去帮忙,但是又害怕,万一我出去了,那个什么魂钏不出力的话,我绝对要死得灰都不剩的。
  在我犹豫之际,凡小哥手上幻化出一把深蓝色的长戟,怒吼一声,狠狠劈向红毛怪,蓝色的光像倾泻而下的急流落地后炸开的样子,整片天空都被照亮。黑漆嘛糊被震到一边,口吐鲜血。夫妻废片已经不知去向。
  但是最大的boss,红毛怪却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大笑,“凚川佐使?你的本事就这样?那还是乖乖把魂钏交出来吧。”
  红毛怪一点一点地逼近凡小哥,凡小哥似乎已经力竭,他撑在长戟上,身上的寒气一点一点消散。
  小白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结界边缘,嘤嘤的叫声好让人心酸。
  红毛怪一挥手,一道红光向凡小哥的方向劈去,凊丝爬起身冲了过去,正当我以为她即将英勇就义而稍稍酝酿感伤之时,我眼前一亮,凡小哥身前一道白影将凊丝定格在两米开外。白光变成身披白色长襟的美男子.
  男子风度翩翩地挥着长袖,微微一笑,一身的君子气息。
  “未央君。”凊丝几乎和红毛怪同时说出这三个字,凡小哥微微地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
  “未央君,”红毛怪的语气可不像凊丝那般友善,“想不到你竟然从昆仑跑出来了?我更想不到你竟然会把魂钏放在一个凡人身上。”
  未央君并不理会红毛怪。他张开手掌,他的面前一片圆盘似的白光,白光逐渐扩大向红毛怪飞去,红毛怪挥手甩出一道红光。红光与白光相撞后溃散,红毛怪被白光击中,倒退几步。
  未央君优雅地转了个身,一身白衫随风飘动,飘得我的心都开始荡漾了。我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句:那个叫凓姝的挺有眼光的啊。
  红毛怪轻哼一声,“未央君,你这又何必呢?凓姝已经被天神带走了,瑛也死了,你靠着这魂钏的灵力脱离了妖骨,还留着这魂钏有何用?”
  未央君依然不说话,只是眨了下眼睛。他再化出一道圆形的白光,白光迅速地向红毛怪移动,这一次红毛怪出手躲闪时被完全击中。
  “未央君?!”红毛怪怒吼,但是未央君依旧淡定地站在凡小哥身前,只有我觉得他淡定得有点过分了吗?
  接着未央君直接幻出了两次白光,已更快的速度向红毛怪移动。红毛怪见势不妙,化作一道红光逃离。
  我不禁鼓掌,走出结界,因为小白狗此刻已经跑到凡小哥脚下了。
  这个未央君这么厉害的么?也太刘哔了吧!我心里的又一个英雄诞生了。
  巴特:我眼前一亮又一暗,英雄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沙滩上红毛怪一伙全数消失,凡小哥抱着小白狗,向我走来,凊丝跟在身后。
  “走吧。”凡小哥轻声跟我说着,然后与我擦肩而过。
  凊丝也一脸丧气地与我擦肩而过,唯一理我的是那只小白狗,在凡小哥怀里还回头冲我叫了两声。
  我乖乖地跟着他们。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走路回去?来的时候不是瞬移过来的么?不过看着他们都死气沉沉地样子,我放弃了追问。
  凡小哥担心凊丝有危险让她跟我一起睡。他竟然不是担心身上带着谁都想抢的魂钏的我的安危让凊丝来陪我,而是担心凊丝这只妖怪有危险才让她跟我睡?!谁要来找她麻烦不是连我和魂钏也一起搭上了么?
  但是既然凡小哥这么说,我也只能照做。毕竟追星我是脑残的,追身边的人脑残一下也没所谓。
  “昨天真是不凡的一天,今晚真是一个不安的夜啊,我要赶紧回去睡觉了,再不睡觉太阳就又出来了。”抱歉,气氛太丧,我实在受不鸟。
  “你不是经常天亮才睡么?再看看日出也不错啊,我们陪你。”凊丝说着,微微一笑,虽然还是很丧,但那张脸确实越看越可爱了。
  巴特:可不可以不要说着话就跟我老娘心情极好时一样,没事就伸过一只手摸我的脸?!
  “怕吗?”凊丝温柔地问我,我一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先不说她是不是总跟我怼来怼去突然就温顺下来,就这温柔的声音从这样的一张稚脸出来我都觉得瘆得慌。
  “我比较怕你,你走开。”我躲避着,拍开她的手。
  她微微一笑,“你不是怕鬼么?今天见了这么多妖啊、精啊的,不怕吗?”
  “尽管来,从爹知道你们是妖怪以后爹我就不怕了!谁让凡小哥够帅呢?”
  “你刚不是还对未央君的幻影犯花痴了?”这……我竟无力反驳。
  “差不多得了。”凡小哥冷冷的语气,冷冷的目光看着我,我心都寒了。
  要不?刚刚那位美男未央君也不错?
  我又一觉睡到下午一点多。起来的时候凊丝变成婆婆那老态龙钟的样子,坐在我的梳妆台前整理苍白的头发。
  我嗤笑,不禁吐槽,“我说,你那个样子照镜子不会被自己吓死吗?”
  “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其实这样子挺好的,以我的年纪本来就是这样的状态。”
  “不,你说错了,像你这个年纪早该投胎好几回了。”
  “你错了,我们不会进轮回的,死了就永久消失了。”她说得好淡定,可我竟然一阵心绞痛?
  她回眸对着我笑,一脸的皱纹还是小时候那种慈祥的样子,回想一下,我好像有十年没有正眼瞧过她的脸了。想来也搞笑,一直以为的“妖怪”,最后真的变成妖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不仅不会害怕,反而慢慢开始喜欢了。
  “喜欢我了么?”她听到了我的心思?瞬移到我面前,一张爬满皱纹的脸就在距离我脸两公分的位置。
  要不是看在她现在这张脸一副老态,我真想一巴掌扇过去。
  “何止喜欢,我爱死你!”我咬牙切齿。
  “快起来下去吃饭,别饿着。”她微微一笑,转身,背过手开门出去了。
  “你错了,我们不会进轮回的,死了就是永久消失了”我看着她蹒跚的背影,这句话又一次跑了出来,莫名就感觉一阵鼻酸。
  “阿嚏!”我一个喷嚏,就听见光光在院子里叫我。
  “丫头,姚若兰,快起来!”
  “来了!”我大吼一声,起床。
  洗漱完下楼,看着餐桌上四个人,两只妖怪,还是一只妖怪小白狗在客厅里各种转圈圈,逗得店里吃饭的客人一顿乐。
  “丫头真乖,让起床就起床了,”凊丝这老妖怪又用那种哄孩子的方式跟我说话,“来,坐婆婆这。”
  我运着一口气,慢慢压下去,走到她旁边,踹开一只椅子,坐下。
  “丫头,丝丝还没起床么?比你还能睡啊?”我轻蔑地看一眼光光,再回头看一眼凊丝,她低着头闷饭。(你倒是抬头嗝个屁啊?)
  “走了。”我说。
  “屁!”饭桌上咱能文明一点吗?“我在你家从一早守到现在都没看见她。”
  我嗤笑:痴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