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0 撩撩凡小哥

  “你倒是从昨晚回来一直守到现在啊,那样你就不会错过了?”
  “……”光光闭嘴。
  “一大早就走了,你可能还没来。”
  凡小哥说完光光就应了一声,反正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呗。我现在要是告诉他们,我们家现在住着三只妖怪,连我都是个已死之人,我估计他们不仅不会相信,还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那吃完饭我们一起去接航航,他大概八点才到,我还说丝丝还在这里的话我们还可以顺便送她回家,结果……”光光好伤心地说。
  不等我安慰,凡小哥霸气地插了句:“不行,她不能出去!”
  我的心又开始荡漾了,连光光和我老爹老娘对于凡小哥的激烈反应都惊讶了。
  他是吃醋了么?
  “不去就不去呗,你好好说就行了嘛?吼那么大声干嘛?”我掩饰不住小娇羞。
  “他们一会儿要去帮我收拾一下屋子,我老了,大东西搬不动,”凊丝地声音尽显憔悴老态,“凡凡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丫头再跑了他会疯掉的。”
  这一波解释真溜,全岛的人都知道我有多懒,现在来了个比我更懒的了。
  还以为凊丝只是帮凡小哥敷衍一下,结果她吃完饭真的让我们去给她收拾屋子。她以为她是谁啊?
  凡小哥是谁?凚川佐使,比她厉害多了!我是谁?这个岛上最不像女生的女生!让我们给她收拾屋子?!
  不过我倒挺想看看她的屋子会是什么样子,有记忆以来我从来没有进过她的房间,庙宇后面的房间一年四季都晒不到太阳。按理说树应该需要阳光进行光合作用的,她是怎么在这种完全黑漆嘛糊的房间里生活了近千年。
  我们从前门的庙穿过,凊丝打开后门,落下一层灰,感觉几千年的灰都攒在这次掉下来了。灰尘钻进鼻子惹得我一阵咳嗽。
  “你要不要比我还懒,这么大层灰都懒得扫一下的么?”
  “谁能比你懒!要不是带着你进来我这辈子都不用开后门。”
  呵~也是,所以我活该呗。
  庙宇的后面是厢房,四合院式的的那种,就是从来不对外开放。可能因为已经结满了蜘蛛网。我有一种想立马开溜的冲动,但看在她住在这么破烂的地方莫名生出一阵同情。
  “咦,这是什么?”我的手伸向廊檐边上的时候,看到那一层浅绿色的光晕开来。
  “哟,小屁孩儿,今天开光了啊?竟然看得到我的结界了!”
  “结界?”开玩笑,我不是一直都能看得到么?
  “你之前看到的跟这可不一样,进来吧。”
  有什么不一样?
  我跟在凡小哥身后,扯着他的衣角走进了凊丝所谓的结界。进到结界里,凊丝又恢复到少女的模样。
  一进来我感觉世界观都跌破了,我刚刚还同情了她一把!她哪里值得同情?她才不值得同情。
  她的结界里是一栋超大的四层别墅,里面别说花草树木,小桥流水,连飞禽走兽都有。
  进到结界里,小白狗就幻化成人的样子。昨晚被夫妻废片架着的时候那一脸狼狈的样子,一下子没看出来,他其实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小鬼头模样。现在正追着一只白兔在长满紫色花朵的草地上奔跑,一会是人的样子,一会又变成小白狗的样子。小鬼头捉到兔子后,捧着兔子向我们跑过来的时候一脸天真烂漫。
  突然有点羡慕。
  小鬼头把白兔递到凡小哥怀里,“凡,人间原来这么好玩,你看她多可爱,多温顺,比冽濛姐姐可爱多了。”
  凡?竟然叫我凡小哥“凡”?我都没脸那么叫!
  “小子,这可是人间的小白兔,出生一年不到当然可爱,等它也活个几千年后就可爱不起来了。”凊丝笑说。
  小鬼头天真地看着凡小哥,凡小哥好像也对小白兔很喜欢的。
  “没事,改天我也给你买两只放你房里,让你天天给它把屎把尿。”我撸一把小白兔的长耳朵,跟小鬼头说。
  “可以买么?”小鬼头忽闪忽闪的眼睛很可爱,我还蛮喜欢。
  “可以啊,姐姐明天带你去城里的宠物店给你买兔子,不光有兔子,还有老鼠、鹦鹉、松鼠、鱼、猫,要不然姐姐再给你找个母的小博美陪陪你?”
  凊丝偷笑,小鬼头饶有兴趣地睁着扑棱扑棱的眼睛看我,“博美是什么?”
  “跟你一样的狗狗啊?”我逗他。
  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容易炸毛。
  小鬼头站到凡小哥身边抱着他的手臂,冲着我吠,“凌煜是雪狐,不是狗!”
  只见一头垂顺的白毛像通电了一样,全部竖了起来。宝宝都惊呆了,原来炸毛真的不是夸张的说法,是真的会炸。
  “好~”我含着笑(不怀好意)试探,伸过手碰了一下他的毛发,硬的跟用了好几瓶定型膏似的。
  小鬼头呼噜呼噜地对我警告。
  还说自己不是狗?我暗笑。
  “凌煜不是狗!凌煜是凌门的佑使。”小鬼头又变成了小博美的样子,在地上对着我吠。说来奇怪,这辈子还没这么被狗吠过呢,感觉挺爽。
  凡小哥放下兔子,蹲在小鬼头边上,温柔地抚摸着小鬼头炸起得毛。这动作娴熟到好像持续了好几辈子。我算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人不如狗”了。
  “都说了凌煜不是狗!”我忘了,这些妖怪都是可以听见别人内心想的事的。
  “好了,好了,不能生气,不利于恢复。”凡小哥低沉地声音和宠溺的眼神真的超级温柔。
  好羡慕,不知道凡小哥对女朋友会不会也这么温柔,那我该多幸福(偷笑)。
  呃……这也会被听到么?
  凡小哥我喜欢你,凡小哥我真的超喜欢你,凡小哥请你……(也多看我两眼嘛)
  “够了啊,你是只母的,没有麝香可以吸引异性。”我话还没想完,凊丝就拎着我的衣领,把我拉离凡小哥身边。但是我回头一看凡小哥,直觉告诉我,他害羞了。
  让一个大男人,还是那么厉害的男人害羞,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太不要脸了?(贱笑ing)
  我被凊丝一直拖到别墅里。真的是拖,她跑得超乎常人的快,我的腿根本忙不过来,只觉得脚尖跟地面摩擦,耳旁是呼呼而过的风,一眨眼百米风景即逝。
  我看着凡小哥缓缓向我走来。这城堡式的大别墅,这鸟语花香,绿草繁花的环境,实在是太适合结婚了!
  那就是我的新郎,他正缓缓地向我走来,他身旁的小孩就是他的伴郎,我身边的伴娘……
  小姐,你是来抢亲的么?
  凊丝看我思绪一飘,又拎起我的衣领把我往门上甩,我正准备接受脸与大门的亲密接触时,门自己打开了,我一个前倾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我真想……(骂她)
  “靠!!这也太豪华了吧?”我被眼前这富丽堂皇的别墅内景惊呆了,“这都不是别墅,是宫殿啊!”
  “不错,还有点眼光嘛,这可是我按照白金汉宫造的。”
  “你这妖怪在惠屿的这些年到底坑了我们贫苦民众多少血汗钱?”
  “你懂什么叫结界吗?这结界是我用灵力幻化的,要什么钱?我要是乐意,建成故宫你也管不着!还有啊,我都跟你讲过多少遍了,我们是精族,不是妖,你再叫我妖怪我弄你啊?
  “还不都一样?”
  “怎么就一样了,我们精族是只吸食天地灵气的,那些妖族不管是天地灵气还是别的族群的灵气他们都会吸食,我们比他们善良多了。”小鬼头天真地跟我解释。
  “呵~善良,”我冷冷地道:“那善良的小孩我问你:是谁把我们家鱼缸里的鱼生啃了,又是谁把我们的大公鸡脖子咬断了?”
  “我是狐狸,也是会饿的,我不是在吸食他们的灵力。”小鬼头委屈的样子还挺招人疼,难怪凡小哥那么宠他。
  “是你弄死的就对了呗。”我爱一个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可了劲地逗他。
  “是。”承认得倒挺快。
  “是你弄死的你就没资格说你是善良的,懂吗?除非你从来都没伤害过这世上的一草一木,否则你就是没资格说自己是善良的。
  我说得不对么?我说得是真理好吗?凡小哥竟然跟凊丝看着我笑。
  小鬼头不服地哼了一声,指着凊丝,“你可以让她赔你。”
  “凭什么?”凊丝一脸懵逼。
  “我不要!”我也是有我的骄傲的。
  “那你想怎样?”小鬼头噘嘴的样子真萌。
  “我要你……把你家凡小哥赔给我。”这是我的放纵。
  “凡~”小鬼头好像真的当真了,委屈巴巴地看着凡小哥。
  凡小哥也当真了?满脸歉意地看着我,我现在都怀疑,我要是说我想睡他,他是不是也会让我睡?(偷笑ing)
  “差不多得了,要点脸。”我真觉得凊丝这家伙是几千年的老处女,那么看不得别人的“春意盎然”。
  但是凡小哥好像……真的脸红害羞了?
  我想我以后这种想法还要收敛一点。凡小哥干架时一脸正气,风度翩翩,平时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现在看上去真的是一副纯良,让我心头疯狂乱跳。难怪那些流氓总喜欢对一些纯良的少女下手,不是因为她们好欺负,而是真的会有心动的感觉,像一种无形的魔力牵着你想要有一些非礼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