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2 死亡“真相”

  “方学姐才不会不理你呢?她都跟林学长在一起多久了还惦记着你呢?”我笑说。
  “你吃醋吗?”航航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我。
  “我对你不感兴趣。”我习惯性地冷态度对他。
  “伤心。”我没看出这家伙有哪里伤心,反而很开心地把我抱在怀里,然后很深情地说,“还好,还好你没在车上。”
  什么鬼?
  “我在车上,我不在车上你搂着鬼啊?”我推开航航。
  航航紧紧地搂着我,“我以为你一直跟方菲他们在一起呢。前几天我才看到一则新闻,一辆SUV在青藏线昆仑山口附近失控冲下山崖,遇难者里有方菲和林军,还有一人失踪,我都快崩溃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发信息你也不回,还好你妈妈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家,还让我帮你找工作,真的吓死我了。”
  “我才吓死了。”这句话真的是出于心底的声音。
  我听着航航略带哭腔的叙述,所以我真的如凡小哥所说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且不光是我一个人是个‘死人’,连同我一起的驴友、伙伴都‘死’了?
  我努力去回忆他说的那段,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想到脑子感觉要炸掉也想不起任何跟同伴们一起去坐车到昆仑山口上的记忆。
  我的记忆力我跟同伴们一起去了青海湖、茶卡盐湖,还拍很多照片,在夜晚的星空下说着小学时学了《青海湖》那篇课文时的感想,从青海湖聊到一去不复返的北大荒。然后我的记忆里,我们回到城区后就分开了,具体是为什么分开的我没有记忆。可是航航却说我一直都跟伙伴们在一起,这又是什么鬼?
  好乱!到底什么情况,我的生活和记忆到底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我心里莫名焦躁。而航航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我感觉后背两处冰冰凉凉的感觉。
  “以后我不说你了,你嫌我烦也不要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好不好?”
  他是在哭吗?
  “嗯。”我木讷地回答。记忆里,初中的时候我莫名其妙高烧,差点死掉,老爹把我接回家养好后的第二天,航航知道我发烧差点死掉,直接翘课来学校看我,躲在角落里哭成狗,还被我录视频威胁了好几次。
  航航一直搂着我,低声地呢喃,“你没事真好,还好你没事……”
  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抚着他的后背安慰他。“我没事,我还活着呢。”
  光光轻叹一声,把纸巾递到身后,安慰道:“她一点事都不没有,她从来都是给别人找事的。”
  我捧起那张白白净净的脸,替他擦着眼泪,抱着他的脑袋,稳定他的情绪,也稳定一下我自己的情绪,最近的事真的太乱了,像是一场梦。我任由着梦继续,可是它却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我不想再继续做梦了,我想醒过来。我偷偷地掐着大腿,痛感会随着力度增加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觉得很多事情我有必要去找那几只家伙搞清楚了。我可以把屋子搞得一团糟,生活过成一团乱麻,可是我不能过得不明不白,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死人还是活人。还有就是,虽然我跟学长学姐交情也算不上多深,跟另外两个同伴更算不得深,但是我不能不明不白的活着,而对他们的死不清不楚,我甚至害怕,他们的死会跟我有关。要不然为什么就我一个人活着呢?我可以动手去揍一个人,甚至往死里揍都不带任何负罪感,但是我不能带着这种不清不楚的负罪感。
  我收拾好情绪,航航的眼泪仍然没有止住,“真的是不管长多大,都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哭鼻子。”我安慰航航,“如果让你同事看到你现在这样多好笑,好歹也混了个组长了,别那么矫情好不好,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他破涕为笑,抱着我的腰,躺在我腿上,撒娇似的把眼泪和鼻涕往我裤子上擦。我挺佩服他的,在我面前总是娘了吧唧的,但是在别人面前又一副大男人的样子。
  航航趴我腿上趴得我腿都麻了,可是他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最要命的是,透过后视镜我都看见光光那鄙夷的眼神。
  “我说航航,你能不能蛋定一点,别再我这单身狗面前狂撒狗粮。眉目传情的我就当没看见,搂搂抱抱还是啪啪啪你们回到家想怎么玩怎么玩……”光光似乎跟我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甚至眼神里带着戏谑,只当这是航航的杞人忧天。
  我拽着航航的肩膀把他扯起来,一脚踹向驾驶座靠椅上,“你信不信我揍你!”我这暴脾气,本来就够烦的了,“你回去要是还敢这么说,我‘嫩死’你!”
  “我就说,我还要在那个叫凛凡的面前说,你咬我啊。”光光嘚瑟,我咬着牙听他放屁,“航航,我跟你说:守庙婆婆他们家侄孙来我们岛上玩,挺帅的一小伙子。这家伙,没事就对着人家犯花痴,不过那小伙子太高冷了,完全不理她,也不爱说话。”
  “不理她”这句话有点扎心了。
  “回去走老巷子,我去一下婆婆那里。”我跟光光说。
  “回去都快十点了,你还去找人家啊?你还是回去跟航航暖被窝去吧你。”光光揶揄着我,语气中又透露着对我的无可奈何。
  “你给我闭嘴,再瞎哔哔我把你嘴封上。”若不是为了我们一车人的人身安全,此时我真想踹他两脚泄泄这两天的怒火。
  我必须声明,我不喜欢热恋贴人家冷屁股,既然已经知道人家嫌弃我了,我才不要死气白咧往人家身上拱。我之所以还会去找他,只是因为我需要弄清楚一些事情而已,而那些事情刚好他有可能知道。(义正言辞,不允许反驳!)
  “若兰,你真喜欢那个人吗?”航航诺诺地问了句。他的眼睛跟小白狗凌煜一样好看,像容纳着星辰大海,看久了真的会入迷。从Siri哪里盗来的那句话用来形容航航其实更合适。
  “别听他瞎说,没有。”我答,却不自觉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航航的眼睛。
  隔着厚厚的汽车后座我都感觉到光光冷笑。
  最后光光还是把我放在地仙庙前。
  “你真的没关系吗?之前大白天的让你来你都不肯来,怎么大晚上想到要到这里来?为了你家凡小哥你胆子都变大了?”下车前光光跟我说。
  说实话,要换作以前,你就是给我十万我都不一定愿意来这里。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这里住的是谁,她是什么东西,心里有了谱,自然就不觉得惧怕了。
  “你别管我了,先送航航回家吧,他爸妈等着呢。”我关上车门,微微一笑。
  “若兰,”航航拉着我的手,“你回来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你。”
  “我可能要很晚才回去,你明天再来找我吧。”
  “好吧,你回来得早就给我发个信息,我等你。”
  “嗯。”我答,然后不久就听见光光那个王八蛋在跟航航说了句让我想冲上去把他拽下来往死里揍一顿的话。
  “你赶紧趁早把人弄被窝里,要不然迟早给你绿了。
  天地良心,我真的跟航航什么都没有!何来绿不绿的说法?
  我拿着手机打开手电,大榕树上有一只狸猫,很像在凊丝结界里的美少年。我向他招了招手,狸猫从树干直接跳上了庙檐顶上,然后消失在黑夜里。
  庙里黑漆嘛糊的,连一盏灯都没有。我借着手机的那点灯光走进去,感觉光线到达墙壁后,像是完全被吸进去了一样,一丢丢的反射都没有。虽说已经知道这里有多少年月,这里住着什么人,但是心里还是会对黑暗产生恐惧。
  当我心里的恐惧开始滋生的时候,庙里的烛火全都亮了起来,通向后院的大门也自己打开了。
  他们应该是已经感知到我来了。
  我大步地穿过后门直接朝后院的草坪走去。我以为结界入口至少会有个人在等我之类的,结果什么都没有。我自己走进凊丝那座大房子,下午来的时候我以为只有百米,走起来岂止百米,两百米都有。
  我走到大门前,还没伸手推门,门就自己打开了。
  这家伙,是懒得推开所以给自己装了感应门吗?我骂道。
  “不是我懒,是门体谅你懒,所以自己打开了。”凊丝站在三楼,高高在上的俯视我。凡小哥和小鬼头在她身后出来。
  “你怎么这么晚还来?”凡小哥冷冷地问我。
  就不能对我也有一点对小鬼头那种温柔的语气吗?
  “我不是来找你的。”哼,我才不奢求你呢!
  凊丝飞下来,抓着我飞上了三楼。
  “看来我要弄个楼梯,要不然你来一次我就要抱你飞一次,你太重了,再不减肥的话下次我懒得弄你上来了,你就在下面跟我们说话吧。”
  竟然说我胖?!我哪里胖?我一六七才一百一不到!
  “谁稀罕,下次爹还不来了呢!”好气!
  “哟呵,脾气挺大。”我越来越发现这家伙跟光光很像,难怪光光一眼就看上她。我认为光光看上她绝对不是因为她的外貌,而是跟他一样有着一颗贱贱的内心。
  “你来这里有事找我们?”凡小哥冷不丁问了我一句。
  有种不要跟我说话,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