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4 一切都在转变

  “我在北京也一直好想养一只够,但是我又怕我一个人照顾不好。若兰,你妈妈让你跟我去北京,要不等你过去我们也养一只狗狗吧,真的好可爱啊。”
  谁说要跟你去北京?我妈说让我去,我同意了没?我白眼赏给你。
  “大哥,我要过去了你就更没精力照顾狗了,养我就够呛的吧。”这也倒是句实话。
  “怎么会,你那么细心,一定会把他们照顾得很好的。”航航乐呵呵地笑着。
  “你怎么敢用细心来形容我的?”我只能冷笑着回答。
  航航一大手掌轻抚在我脑袋上,眼神的宠溺还没从小鬼头身上缓过来,“别谦虚,其实你比谁都细心。”
  “打住!差不多得了。”
  真的打住吧,我这老脸都要红了。
  “若兰怕被人夸,一夸就害羞。”
  我不懂得航航从小就被我欺负,怎么还能对我这么死心塌地奉承?这大约也是我们三贱客还能保留至今的因素吧。
  “走吧,回去吧,太晚了。”才说了几句话,我们就被凡小哥嫌弃了。
  我也没对他发花痴啊,怎么还撵上了嘿?
  “走吧,回去了,把狗还给人家。”
  我抓起小鬼头丢到凡小哥怀里,拉上航航潇洒地走了。谁稀罕呢!
  结果走了没多远,凌煜小鬼头又钻到航航的脚边索求抱抱。我看见凡小哥也跟了上来,一直静悄悄地走在我们身后,目测约十米的位置。
  离那么远,靠近一点我能把你拖回房么?真的是。
  航航再次抱起小鬼头,小鬼头就站在航航的手臂上,脑袋枕着他的肩头,任由航航怎么摸都是一副享受得要死要死的样子。
  我:小鬼头,差不多就行了,别以为你现在一副狗样就能摆脱你有人形的事实,老往一个男的身上蹭算怎么回事?
  好气气!要是我也能变成狗,是不是也能这样蹭在凡小哥身上?
  凌煜:谁让你欺负凡,你欺负凡我就欺负你男朋友。
  WTF,谁跟你说他是我男朋友的,你可别乱冤枉我。
  凌煜:不是你男朋友,你管我?
  这小鬼头好恶心的说,他竟然舔着航航的脸和唇跟我示威?!
  简直没眼看了!我满脑子都只有两个骚年的画面。
  对不起,我污(fu)了……
  小鬼头完全不屑我,还在航航怀里对我投以示威式的笑容。
  切,谁稀罕。你爱咋咋地,只要不是做伤害航航的事就行,别说亲两下,舔两下,你就是晚上钻他被窝我也没意见。
  “小鬼头,你要不今晚干脆跟航航一起睡得了。”
  我说着,三只眼睛都盯着我。
  我:搜里拉,我一下子有点小兴奋说漏嘴了。(怎么可能,我多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犯那种蠢事。我就是故意的!我看你能作为一只狗待在航航身边多久,最好晚上睡着睡着变成人的样子。要是不敢变人我就让你一直当狗咯,在航航身边当只狗总比在凡小哥身边强。)
  “可是我一放下行李就去找你了,房间里什么东西都还没收拾呢?不过凡凡可以先睡我们家客房。”
  啊哈~航航,你误会了。虽然我现在很气,但我还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凡小哥的!
  “我住他们家。”凡小哥这高冷的态度总是给人一种霸道总裁的感觉。我又忍不住歪歪:假如他有女朋友,用这种态度说一句,“这是我女朋友”,卧天,简直要被钢一脸血。
  航航还没见识过凡小哥这高冷的样子,初见还有点不习惯,只是木讷地回了句,“哦。”
  “我说的是他,不是他。”我指着小鬼头和凡小哥解释,“凡小哥是住在我们家的,这只小狗你可以先带走。”
  “凌煜也不能带走。”凡小哥立刻反驳我,小鬼头迅速跳到地上,跟在凡小哥脚边。
  这回轮到航航方了。一脑子都转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好好笑。
  “他不是嫌弃你,他就是这样的。”我安慰道,差点憋笑憋死。
  小鬼头又转回到航航脚边,绕着他的脚转圈圈。我郁闷,他怎么对航航那么好呢?
  “那个……因为凌煜的伤还没好,所以还需要留在我身边照顾。”凡小哥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让航航尴尬了,瞬间软了下来,抱歉地解释。
  凌煜:凡,我觉得我跟在他身边很舒服,他身上有种力量好像可以恢复我的灵力。
  纳尼?!我没听错吧?
  凡:什么力量,我怎么感觉不到。
  凌煜:不知道,我还没找到来源,但是可以感受到是善意的。
  我:航航身上不会也有什么鬼东西吧?
  凌煜:是他本身的,他跟你不一样。
  小鬼头嫌弃地瞪我。
  我:凌煜,你这句话,扎我心了知道吗?
  凡:你想跟着他?
  凌煜:嗯。
  凡:那你自己小心点,有异常及时找我。
  凌煜:是。
  不理我……我委屈地看着航航,航航一脸狐疑地看着凡小哥和小鬼头的对视。
  “凌煜很喜欢你,就让他跟着你吧。”凡小哥说。
  “真的吗?”航航瞬间开心得像个孩子,蹲下身抱起凌煜,担忧地逆毛翻找着,“它哪里受伤了?”
  “脑子。”我下意思地回了句,小鬼头对我龇牙。
  航航家里地仙庙比我们家近多了,航航一路都抱着小鬼头,我们一起去了他家,因为他说有东西给我,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他爸妈早就睡下了,我们在他家的院子等他,小鬼头也跟着航航进了屋,只剩我跟凡小哥两个人站在院子里,气氛有些尴尬。
  凊丝是榕树精,凌煜是小白狐,其实我还蛮好奇凚川佐使是个什么精啊,怪啊。可是我瞥他一眼就被他发现了,马上又转过脸不看我。我真想好好问问他,在他眼里我真的那么没有魅力的的么?稍微(意银)一下就那么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只是你还是不要靠我太近。”凡小哥柔声说。
  “你们能不能不要总会偷听人家心里的话?很讨厌的。”好烦躁。
  我觉得以后最好还是让自己脑袋放空比较好。他说着不讨厌我,还不是懒得看我,也不让我靠近。没事还老是偷听人家的心事,难怪……难怪会那么讨厌我。
  “我没有故意要听,只是我灵力在你之上,能听到你心里想的那些关于我的事而已。”
  “算了,以后我不会再惦记你这棵小白菜了。我脸皮厚也还是有自尊心的,既然你不喜欢,大不了我以后离你远一点咯。你也不用等我了,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我家了,你先回去吧。一会儿航航肯定还会送我回去的。”我摆摆手,懒懒地说。
  凡小哥,你要是能听到我心里的话,你就该知道,我是真的死心了。(死心才怪,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说看谁一眼就喜欢他,想把他收到碗里来的呢。)然后,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一阵从未有过的落寞。
  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享受这种落寞,还好航航并没有让我久等。凡小哥走了一会会就拖着一直大行李箱出来。
  “你这是要搬到我们家住吗?”
  凌煜:凡呢?凡怎么不在这?
  我瞥了小鬼头一眼,并不想理他。
  “这些都是给你买的零食,够你在家吃一阵了。”航航说。
  航航总是我们三贱客里面最有良心的。每次回家也好,去学校看我也好,都会记得给我带很多好吃的。
  凌煜:问你呢!凡自己回去了么?你是不是又欺负他了?
  小鬼头又是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我。
  我回瞪小鬼头:谁欺负他,别那么看不起自己的上司好不好,他自己先回去的。
  “凡凡呢?”航航问。
  “他困了,我让他先回去了。”(撒谎不脸红系列)
  “哦,那走吧,我送你回去。”航航拖着行李箱,手搭在我头上。明明巴不得还要装着勉为其难的样子,真想揍他。
  “那他如果没回去,你就不送我了,是么?”
  “我也还是会屁颠屁颠跟着你回去的,如果你喜欢我就一直屁颠屁颠跟着你啊。”他眼睛里星星闪闪闪,很漂亮。
  “嘴甜的男生真撩人。”我揶揄着。
  “撩到你了么?”
  “我已经被你撩麻木了。”
  “好吧。”
  真好,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如果可以一直说说笑笑,相伴到老也不错。
  回到我家,凡小哥在二楼的露台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们,或者在等我,反正我不想看他。
  航航一直帮我把箱子拿到房间里,小鬼头爬上二楼就消失了,应该是趁我们不注意就钻进里凡小哥的房间。我下楼送航航的时候小鬼头已经站在凡小哥的门口等他。
  我在胸口偷偷地挥着小拳拳:小鬼头,你要是敢待在他身边欺负他,我明天饶不了你。”
  小鬼头仰起脸窜到航航的脚边。
  “小宝贝儿啊,你刚是去找凡凡了么?还要不要跟哥哥回去呀?”
  小宝贝儿?!我差点没吐出来。
  小鬼头真的是炒鸡缺爱的小孩,喊一声“小宝贝儿”整只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幸亏不是不只猫,要不我以为吃完猫薄荷加发情期呢?
  再回到房间,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突然有点迷茫,感觉不是脑子里缺了一块记忆,而是心里缺了一块别的什么。我的生活到底是从我回家开始,还是从凡小哥到来开始突然变得不一样。
  又或者,在这之前就已经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