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6 要你做我的男人

  次日已是中秋佳节,举国团圆的日子。
  过节嘛,晚上有岛外的人来岛上露营,我家的餐厅订满了,一整天老爹老娘都忙得要死。老娘肯定是“舍不得”我一个人赖在床上不起床的,所以中午时分就把我叫起来洗菜,打扫卫生什么的。大约是过节的气氛太浓烈,天气太好,今天被老娘硬生生从被窝里拉起来竟然不觉得厌恶,反而有种幸福感。
  “妈,你之前和老爸跟我商量说你们想再给我生个弟弟妹妹是真的吗?”老娘把我弄起来后我抓住了老娘的胳膊。
  “你不喜欢就当我们没说啊。我跟你老爸也就看着这邻里街坊赶着这开放二胎的潮流,也想凑凑热闹。”老娘轻柔地拍着我的攥着她胳膊的手,慈爱的笑着。
  “生吧,就是你年级也大了,要好好调调身体备孕。”我笑说。
  “你想开了,之前不还搞什么宁死不从?”老娘哈哈大笑,以为我再跟她开玩笑。
  “之前不是以为你们这一大把年纪在跟我开玩笑呢么?更年期都好几年了,再经历个十月怀胎多累是不是?”我一如往常地腆着脸与老娘嬉笑。
  “关心我?”老娘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可不么?”我继续耍宝。
  “之前怎么不明说?算了,不生了。”老娘戏谑着,轻轻地拍着我的脑袋。
  “生吧,生吧,这不闺女大了迟早要出嫁的么?到时候您二老多孤单啊?”我也戏谑着摸摸老娘已经渐生皱纹的脸。
  曾经一口否决只觉得那是一把年纪的你们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也觉得我可以伴你们余生,可如果我真的已经死了呢?就算我现在还活着,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们前面了呢?航航以为我死了都能哭得死去活来,那你们呢?
  “你要是嫁给航航,回个娘家不是几步路的事。”老娘这一贼笑打破了我忽然的感性。
  “我去~怎么又扯这事上了,你们爱生不生,反正我不反对你多生两个。”说完我便去了卫生间洗漱。
  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喝下满满一杯兑了雪碧的啤酒,尝不到啤酒的涩,只觉得呛得眼泪拼了命地往眼眶外崩。
  洗漱完后我一个人忙着,航航过来找小鬼头。小鬼头从航航回来以后就一直粘着航航,航航宠它要死,一早上没见到它就怕他会被人拿去当晚饭菜。
  航航是没看到小鬼头,但是我起床这一个小时,小鬼头已经在我面前晃了不下三次。我了解得很,航航家又不用打渔,也不经常吃鱼,能喂给他吃的无非是熟肉和狗粮。哪像我们家,冰箱里有生肉,鱼缸里有活鱼,不馋死他才怪。但是这货死要面子,大话放出去了,不肯求我,怕我真的拉他们家佐使大人来抵债,自己去海边抓鱼去了,可爱死。(咳咳,只是蠢得可爱)看航航那么着急,我只能勉强以让他帮忙干家务为抵扣,然后我去帮他找凌煜小鬼头。
  小鬼头就在栈道边的碎岩石那,在我们家搞了个网子捞鱼呢,从我家院门口就能看到他蓬松的白发。那小鬼头以幻身成少年的样子,航航就算走到他身边也认不得他就是自己天天抱在怀里亲亲的小狗狗啊,小鬼头更不敢以人身的样子回应他,他就是凌煜吧(不禁偷笑)。
  “小鬼头,你航航小天使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还快点回去报道,要不然你航航小天使就要以为你被人宰了炖火锅,该哭鼻子了。”我边说着边跳到碎岩石下,他撅着小粉唇瞪了我一眼,又继续捞鱼。
  “不是去过我们家鱼缸了吗?怎么不吃两只呢?自己出来捞鱼多累啊。”我见他无视我又继续调侃。
  “我饿死也不吃你家的鱼,我才不要你欺负凡。”小鬼头撅着嘴,带着满满地怨气埋怨我。
  “行,你有种。”我笑,还是忍不住调侃他,“那请问您老人家抓了几条鱼来吃了?”
  “要你管!”小鬼头没好气地回我,背对着我。我发现这小鬼有时跟我很像,特别是牛脾气上来的时候。
  “姐可怜你,赏你两只鱼吃要不要?”我忍不住笑。
  “才不要你可怜。”这倔强的小眼神,真的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毛一样,辣么阔爱怎么破?
  “那姐不可怜你,姐教你捞鱼怎么样?你看姐都蹲着这么久了,你一条鱼还没捞上来,想必到现在还一条没捞上来吧?”
  小鬼头被戳到痛处,怨恨加委屈的。在这里捞了不下半小时,捞得上来才怪!大白天的鱼跑得那么快,而且这么浅的水,又没有浪头,连小鱼仔都懒得往边上游,能抓得到鱼就真有鬼了。就算真的能捞到,八成也是塞塞牙缝的小鱼苗。
  “走啊,姐给你鱼,赶紧回去让航航回家去,别来烦我。”看着他那小眼神还真是蛮惹人怜爱的。我上手,直接把他从海水里拉了出来,“受着伤的人怎么能饿肚子呢,姐还是有良心的。”
  小鬼头挣扎了两下还是向我(鱼)妥协了。
  “你自己要给我鱼的,不能找凡的麻烦,不准跟凡说。”
  呵,这小鬼也太瞧不起他们家佐使大人了吧?我还怕他们家佐使大人哪天被我惹发飙了嫩屎我呢。
  “知道了,姐想来说话算话。”我指着不远处的礁岩滩,逗他,“看见那没有,你们家凡就从那来的,姐我那天就已经把他全身上下摸够了。”
  “啊?!!!”小鬼头大叫一声,看着我傻眼了。
  “哈哈哈!”我看他的反应笑得前仰后合。
  “懒得理你。”笑了一会他才发觉我是故意骚他的,生气着先走了。
  “你们家凡和那只老树精想到找未央君的办法没有?”我远远地喊到。讲真,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我应该可以更快了解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以及接下来的事情走向。
  “没有,凡在凊丝那里商量,我参与不了。”
  “哦,原来你也是个五啊?哈哈。”我掩着些些失望,笑说。
  他不明白我在笑什么。
  一天相安无事到晚饭过后,我们一群人在海滩上烧烤,没有家长。凊丝自凡小哥到来以后已经越来越不喜欢自己苍老的模样,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花枝招展的小贱猫到处勾引人,还老臭不要脸的说我勾引他们家佐使大人。光光把他们家移动KTV搬到沙滩,他真的很爱唱歌,虽然五音不全。不过摸着良心说,老树精剐去沧桑后的声线非常甜美,比韩国女团强多了。一直觉得凡小哥跟航航性格很像,不管环境多嘈杂,总能心如止水。小鬼头赖在航航的怀里,抻着脑袋舔凡。
  我看着凡小哥一直低垂的脑袋,百无聊赖地拿着小木棍挑着细沙玩。我拿了个刚开嘴的扇贝,特意给他沾了花生酱递给凡小哥:“给。”
  “谢谢。”他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接过,先舔了两下花生酱才把肉吃了。
  我发现凡小哥对花生、瓜子类的坚果尤其热衷,只是不懂得他是怕我毒死他才舔了两下还是怎样,反正看航航略微惊讶的表情就知道,不止我一只觉得他的动作搞笑。因为航航给小鬼头喂碎鱼肉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舔的。
  “航航,你明天跟丫头出发去青海么?”凊丝突然用婆婆的口吻问航航,搞得航航一脸茫然。
  “对,还……还有光光哥,我们三个一起,有伴。”航航乖乖回答。
  “那你们怎么去?飞机还是火车?”凊丝继续问。
  “火车。”
  “火车多慢啊,坐飞机应该几个小时就能到吧。”
  “嗯,我们不赶时间,我们都还没坐过长途火车,听说挺有情调的,在飞机上就只能看得到云层,没什么意思。”航航难掩兴奋,说得两眼冒光。
  “哦,火车也挺好,挺好。”凊丝笑着,起身走开,然后偷偷拍了拍我的肩膀。
  凊丝:丫头,跟我过来。
  我没心思跟她们再抬杠下去,没什么意义,乖乖地跟了上去。走没两步,凡小哥和凌煜小鬼头也跟了上来。凊丝一直带着我们走到几棵红树组成的小林子背后,然后我看见树的周围围绕上一层绿光。
  “佐使大人,既然我们没办法确定那只狐妖设置的结界在哪个位置,又没办法破掉结界,不如就跟着丫头他们一起出发,边靠近边探索结界的方位,寻找进入的办法。或许走近玉虚峰未央君会先感知到我们也不一定。”凊丝说着,完全没有征求我的意见。
  “这样可行吗?”凡小哥也完全没有要征求我意见的意思。
  “你昨晚至今天消耗的灵力已经太多了,不能继续消耗下去,我们先这样试试吧。”
  “那你觉得呢?”凡小哥终于知道问我了。
  “你们有身份证吗?你们上得了火车吗?”我冷冷地怼到,得意忘形地差点忘了件事,“当然,你们也可以不买票,直接瞬移过去,只要躲过查验大不了在走廊上站一晚咯。”我继续嘚瑟,在他们面前终于找到一些些的优越感。
  “不用,你上车后以后我们会去找你,到时候你把我们藏在包里就好。”凊丝的口气完全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行啊,报酬呢。”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的,长得帅、长得好看的都了不起么?我为什么要乖乖顺从。
  “你想要什么报酬?”小鬼头下意识地挡在凡小哥前面,好像我又要对他图谋不轨死的。
  “他,”我故意指着凡小哥,“今后就是我男人了,至少在我死之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