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7 姚若兰part: 出发

  “小姐,距离下一站还有两个多小时,你可以先去休息,快到站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爹在去往格尔木的火车上,迎面而来跟爹说话的这位制服小哥应该是刚在上一站送完乘客下车,然后回到车厢对爹再次“关心”。
  是的,这位小哥已经三次路过爹这里。第一次是近凌晨,瞥了爹一眼,然后调侃年轻精力旺盛,熟不知爹心里有一万个麻麻批。第二次是一点多,去隔壁提醒乘客下车,路过爹的时候还特意瞟了爹一眼,爹啃着辣条,懒得瞅他。这是第三次,睡眠不足,心里积累太多怨气,爹已快忍到极点。
  “谢谢,但你觉得我睡得着么?”爹指着爹睡的那间铺位:里面“呼噜噜”响的震天雷,你特喵让爹怎么睡?
  “呃……这个……”小哥脸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意,爹冷冷一哼:就问你尴尬不?“火车上常有的事,你稍微忍耐一下,需不需要我借给你一副耳塞。”
  “不了,谢谢。”你特喵早不说,爹都快下车了,给爹有屁用!真不忍心给你白眼,“我下一站就下车了。”
  “好的,那你有事叫我,祝您旅途愉快。”
  愉快?爹愉快个大头鬼!鬼才会愉快!
  爹真佩服航航跟光光听着这“震天雷”还能睡得跟头猪似的。我们从昨天十一点多上车,坐了近九个小时到无锡,腿倒要坐废了。晚上九点半从无锡直接转车,终于可以躺一下了。上车稍微收拾了一下,习惯早睡的两只就开始睡觉。你也知道,爹不到一两点怎么可能睡得着,爹在床上闭幕眼神,结果十二点多上来一个大叔,睡在我对铺。一上来脱了鞋就睡,脚臭得整间都尼玛是shi的味道,连光光都受不鸟让他去洗脚,结果他只把脚伸进被子里而已。
  爹戴了一整晚的口罩,憋了一晚上没睡熟,终于到了白天,那大叔起来穿上鞋。本来想白天补个眠啥的,结果十一点上来一群文艺队的大爷大妈,从开车半小时开始唱歌,吹牛,声音特大。车厢里的乘客投诉几次都没有什么卵用,他们该干嘛还是干嘛,还说投诉他们的年轻小伙子不懂得旅程的情趣。(你特喵情趣了,劳资特喵的想睡觉啊!)好不容易熬完了一个不安生的白天,对铺大叔也下车了,可是晚上九点多又上来一个大叔,就是这位“震天响“大叔。偶表偶是“温室里的小花花”,出了“温室”已生无可恋。
  更何况爹身边的背包里还有一枝一到晚上就喜欢瞎哔哔的树杈子,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怪鸟趁着黑灯瞎火的时候站在在床头闭目养神,还有一只稍微看不住就瞎蹦跶的小白狗。没错啦,那是榕树精本精,凡小哥本鸟(得看到凡小哥原身的时候差点没笑屎),和小鬼头本鬼。
  烦躁!
  别问爹为什么这三只会跟着爹坐火车?都怪那只红毛怪和那坨黑漆嘛糊的鬼东西。凡小哥好像伤得很严重,然后航航回来的第二晚,爹看到一坨蓝色的影子跟凡小哥在天台上说了会话,但是奇怪的是他们说了什么爹完全听不到。那坨蓝色的影子消失以后,老树精和小鬼头就被召来,连爹也被迫参与了他们的“会议”。
  “凌煜,你的外伤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但是灵力还是很微弱。”凡小哥说着是关心小鬼头的伤势,但脸上的表情却冷得要命,完全看不出有哪点是关心。
  “是,不过我觉得如果我一直待在那个凡人身边应该很快会恢复。”小鬼头说的凡人是航航吧,还以为他对我们家航航有意思,原来是有企图。
  “我们要马上找到未央君,然后拿回精魂和精魄。幽境的结界因为熙曜的灵力不足已经被破了,精族现正大战,凚川虽有弱水渊保护,但既然亘能炼弱水寒冰越弱水渊,赤焱难保不会想到其他的办法。”
  “那我们幽境……”小鬼头像是要哭?“赤焱好像很厉害,连凡也……”
  “没事,有亘在,我把茫给亘了,挡不住的时候族人都可以先到凚川。所以,我们要赶快带回精魂精魄。”
  “你们要不要先把弱水寒冰里的精魄先带回凚川。”
  “不行,那是凓姝姐姐的,灌回去我们没办法再取出来了。亘只让我带回被凓姝带回的那些。”
  “可是……”
  凡小哥伸手,阻止老树精继续说下去。
  爹对他们的事没什么兴趣,爹只对未央君感兴趣,只想通过他们知道爹想知道的事。
  “你跟我们一起。”凡小哥对我说,他瞟我一眼,爹懒得多瞟他。
  “不用你说我也会跟你们一起去的,就算不跟你们一起去,我也会跟航航去的。”
  “跟航航?”老树精很奇怪地问,爹只注意到小鬼头眼神像是要杀人。
  “嗯,我以为航航休假是因为我,哼,其实是因为某个‘走近西藏’的人文摄影大赛。我就想跟他一起去,说不定去到那些地方,我能像之前被你封印记忆一样把问未央君封印的记忆找回来。”爹实话实说。
  “你跟我们一起,我带不了别人。”呵,明明看爹不爽还那么霸道地下命令,爹又不是你属下,又不是你老婆,凭什么?
  凡小哥斜睨了爹一眼,跟老树精说,“凊丝你行吗?我需要你确定未央君的位置,不然我没办法定位。”
  “我可以折枝,在枝条枯竭前回来没问题。”老树精皱眯着爬满鱼尾纹的眼睛。
  据说是因为被上古天神封印,幻身不能离开原身,即使未央君给了她灵力,可还是被禁锢在半径300公里内(也就是连个省都出不了,但没想到还能砍根树枝当原身。)
  “好,到那里我立刻让凌煜送你回来。”凡小哥发射迷人微笑。
  “没关系,进到锦妍墅枝条就能保证足够的灵力,不会那么容易枯竭的。”老树精咧着嘴笑。知不知道她的那张脸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像松树皮,很恐怖?!
  “如果枝条损毁呢?”可是凡小哥不管坏笑还是甜笑都很迷人,只可惜不对我。
  “呃……好吧。”老树精妥协。
  真不想吐槽这俩货现在很像奶孙恋!!好气气!
  “你给阿姨留给口信,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对爹的态度永远这幅冷冷的死样子啊!
  “佐使大人……”老树妖欲言又止,不知为墨子,她的表情怪怪的。
  小鬼头看着爹的眼神也很奇怪,像是……同情吗?
  “若兰,去吧,给你爸爸妈妈,还有光光和航航都发条信息吧,多说点好话。就说婆婆有事要回趟老家,不放心婆婆跟凡凡,让他们好好保重……”让爹发个信息而已,怎么表情跟死了爹妈一样。
  “停……”爹制止,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我跟我老娘老娘交代一声就好了,搞得跟遗言一样,还有:爹干嘛要说不放你们,你们算老几?”
  “没事,以后说也行,随你吧。”为什么这人被骂了也不怼人了?呵~
  爹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凌晨三点多了,这伙人怎么也喜欢当夜猫子。爹打一个哈欠,看这三个人,他们正对爹虎视眈眈。
  “干嘛?我困了不行啊。”爹偶尔也会感觉自己像只躺在案板上的咸鱼,因为感觉会被宰而有那么点怂……
  “发完了吗?发完了我们准备启程。”凡小哥冷冷地说。
  “准备启程?说的现在么?怎么去?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现在青海拉萨的气温应该比Q城低了近二十度吧?爹之前去的时候,可是大包小包准备了两三天的,这时间再赶也要带点衣服吧?爹可不像你们皮糙肉厚。”
  爹反抗,但反抗无效。
  “我开辟传送通道,你怕冷可以御寒的衣物。”凡小哥看都不多看爹两眼。
  话刚落,老树妖将手对准爹房间的方向,爹藏在衣柜底的羽绒服出现在她手上。
  敢问,这一手偷东西是不是很方便?这货会不会常常……还没来得多想呢,羽绒服已落在爹的头顶,这老太婆……
  爹感到身测一阵寒气袭来,凡小哥无视我们全身冒着浅浅的烟雾,伸手是一个幽蓝的圆圈,这是传说中的传送通道?哆啦A梦的任意门么?还真想知道里面是个啥样?
  “凡,怎么了?”
  “佐使大人,怎么了?”
  小鬼头和老树精突然紧张起来。
  爹看向凡小哥,他的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凡小哥突然收手,传送通道也随之消失,只见他一口鲜血喷在地上,然后化成几袅白雾。
  被黑漆嘛糊的偷袭的时候也没见他吐血啊。
  “有那只狐妖布的结界,传送通道被挡住,我本想强行通过,结果……”凡小哥咳嗽两声,脸色煞白,无力的弯下腰被小鬼头扶住。
  “那只臭狐狸对我们熙曜的精魂精魄执念很深。”小鬼头愤愤地说。
  嘿嘿嘿,臭狐狸?别忘了自己也是只狐狸嘿。
  “他知道了魂钏和精魄都在我们手上,他得不到,所以要把我们困在这里么?”
  “我不会让他困住的,我必须找到未央君让他解开封印。”凡小哥再尝试了一次,结果尝试了两次,三次还是一样吐血收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执着,眼神那么迫切,心疼ing。
  最后老树精看不下去制止了他,“佐使大人,别试了,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老树精说的别的办法最后变成了让爹跟航航一起出发,如果可以出可以带他们出结界再让爹跟他们去找未央君,出不了就不准爹一个人去。(吐槽,贱人!)光光听说后也赖着我们要一起去,光光怎么也算是个老司机,可以跟航航换着开车,有点用处航航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