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29 姚若兰part:漩涡

  出发前,我用某旅游App订了两间房,本来想多订两间的,但想想某些什么东西就算给他订了房间也住不进去。
  话说,翻到之前的订单记录爹就窜上一口气。上次我竟然订了五间房?学长学姐不是都要结婚了么?怎么还分开睡,存心浪费我的钱么?
  还好不算太贵,擦汗!!!
  我们下了车,打了车回预定的酒店,记忆里上次来的时候我们也是住的这家,环境不错,离车站也算不得远,而且酒店自助早餐的牛肉饼rio好吃。
  重点是:记忆力,我好像是从这里跟伙伴们分开
  前台的妹子很热情,不过向来吃香的奶油航在藏区就没有硬汉光那么受欢迎了。
  “凡,你别试了,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刚爽爽地洗完一个热水澡,整个人神清气爽地出来,结果就看到地毯上零零星星几大颗血,竟然有点心痛,还好凡小哥的血会自动蒸发。
  欧~忘记说了,这三只自然是跟我在一间房,爹现在很纠结,一会儿是不是还能睡得着?
  “你别试了,明天我们尽早出发还不行么?明天到租车点的时候就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吧,不用躲着了,就说你们坐飞机过来的,也是来旅行的就好了。我跟航航和光光说过了,我们先去玉虚峰攀岩。不过你们说的玉虚峰真的是这个吗?这里可是有传说的,跟你们说的未央君半点不挨边。”
  “未央君曾跟我说过,这里早已不复从前,我一直想来看看。它在亮了,说明未央君就在这附近的。”凊丝拿出一片鳞片一样的东西,那东西偶然在闪着淡淡的白光。
  “这是什么?”我问。
  “未央君的身上的鳞,还是你妈妈在怀你的时候他给我的呢。”凊丝笑,带着些让人心疼的伤感。
  这一路,她都没怎么跟我互怼,只是喜欢叽叽歪歪地跟我讲从前。她讲她和妹妹跟在凓姝身边的事,明明都是开心的事,我却总感觉到她心底压抑的伤感。她讲见到老娘时,还因为老娘手上的魂钏迫害她的事,她讲得很开心而我感觉到的还是伤感和愧疚。她讲我小时候的事,很多事情都是我不记得。她说,能看着我长大她真的很开心。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她哪里有开心,只是更压抑的痛苦罢。
  这家伙啊,有时候真的很遭人恨,但是突然深情起来也真是够要命的。
  最后,爹还是没有能好好睡一觉,一直眯着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总是莫名的不安,总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我向前。
  可是,爹才不要停止!
  早上8点,我们在酒店吃过早餐,退房后到达租车行是九点多。按照计划,三只该出现了。
  我轻轻地拍了两下背包。
  “光光。”凊丝嗲嗲地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真是让人无语,一下车就要开始撩我老铁么?
  “丝丝,你也来旅游吗?”光光多巴胺爆棚。
  我的傻老铁啊,你可知你在跟谁发花痴么?
  还有,你们出场的风格可以低调一点,正常一点么?一个勉强正常的稚气未脱的小鬼着一身航航风格的休闲装,但是为咩要在这种天穿个大短裤?还有凊丝,你是漫改网剧看多了么?一个大圆领紧身背心皮裤皮靴皮夹克?当自己大明星有主角光环?我的凡小哥啊?你要不要这么帅?你帅就帅了,咱能不能不穿西装出来?您老大爷不是来结婚的好吗?
  虽然,我是很想啦(捂脸哭)……
  怪谁呢?怪我啊。
  怪我没有在提议的时候嘱咐他们该穿什么衣服。
  “我们要去攀岩,要一起么?”凊丝发射勾人笑容,然后跟光光旁若无人地聊上了。
  凡小哥正儿八经地站在我身后,跟航航四目相对,不看我?他跟航航很熟咩?
  不过他的身材穿西装真的很适合(嘻嘻),不能再帅一点,再帅会流鼻血。
  “你们这……衣服是凊丝的意思吧。”
  “不是,我们照着画自己选的。”
  “你真会选。”我汗颜,“你穿这舒服么?一会上山你这一身西装还不如长衫大褂呢?”第一次当面吐槽凡小哥,有点心慌。
  凡小哥瞥了下凊丝,脸露不悦,“没关系,到没人的地方可以换回舒服的衣服。”
  光光那两只聊天聊得开心,看样子光光已经单方面同意跟他们同行了,现在正领着凊丝和航航去挑车,小鬼头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
  为什么凡小哥的眼神一直追随着他们,他不是一向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么?还有,刚刚他为什么看凊丝和光光聊天,表情那么不开心?(伤心)
  挑车的时候他们已经差不多熟悉了一遍。主要还让光光和航航熟悉了一下凊丝和凌煜的人(模狗)样。
  “航航呢?”办手续的时候,我看到航航没在便问光光。
  “厕所。”光光答。
  “诶,妹子,你来这是祭奠你那群朋友的吗?”一个高大的汉族大哥从里屋出来,特别热情地叫住我,好像我们认识?我没听错的话,听到“祭奠朋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上次来这里他记得我?
  我刚想跟他打听,他的下一句话就给我泼了一瓢冷水,“不是哥说你,跟男朋友吵架就吵架,别一走了之是不是,他该多着急啊。”
  哈?大哥煞有其事地说着,尼玛我单身狗一只啊?哪里来的男朋友?!
  “哥,我打娘胎里就单身了,你认错人了吧?”
  “我还能认错你?跟你男朋友吵架那架势跟我家婆娘一模一样。”大哥无奈摇头,“人走了就走了,也许就是命中注定,能活着也始终幸运,你节哀顺变。”
  “姚若兰,你完了,你果然劈腿,你个水性杨花的女流氓!”光光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但是明明是在幸灾乐祸好吗?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哥像是在说我,但是我确实没有男朋友啊?难不成是把我跟学姐搞混了吗?
  “大哥,你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凊丝插嘴。
  “哎呀卧槽!”大哥完全见了鬼的表情,手颤抖着指着远处,航航?“他还没事啊?还以为他失踪了是掉下悬崖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呢?”大哥又突然激动,走上前抱住航航,“兄弟,你可真福大命大。”
  航航刚上完厕所回来就一彪形大汉熊抱了,脸色相当难看。光光向我投来疑问的眼神。小鬼头愤愤地瞪着大哥,一只手被凡小哥拉住。我在想凡小哥要是没拉住,他是不是会冲上去把那大哥揍一顿。
  我窃笑,然后也被瞪了……
  “大哥来,我问你点事,”凊丝笑吟吟地,生生把大哥从航航身上剥离,“凌煜,你不是也要去厕所吗?让航航哥哥带你去。”
  凌煜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抱起航航地手臂出门,航航脸上除了懵还是懵。
  诶?话说,直接叫小鬼头“凌煜”,航航都不觉奇怪吗?
  “哥也说说这妹子呢。你们这小两口命可真大,真可惜了跟着去找你的那些朋友。以后,别那么任性,你看看你干着这事,枉了四条人命了吧。”
  “我……”我真无言以对?
  所以,到底发生过什么?航航又是怎么回事?
  “大哥,你能跟我具体说说吗?”凊丝问。
  “就这妹子啊,本来几个人看着车,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跟刚刚那小帅哥在我店门口吵了起来,然后走了嘛。那小帅哥肯定不放心啊,就赶紧选了辆车跟他的几个朋友开车找她。过不久这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都在这路上叫,听说前面段出车祸了嘛。这山险路险的出个车祸也不奇怪。可后来这警察就找到我这,我查车牌才知道他们都出事了嘛,第二天新闻啥的都报了。”大哥形神并茂地说着。
  “所以她没有在那辆车上,是航航跟另外四个?”凊丝指着我,爹莫名有点紧张。
  “对啊。”大哥点头。
  “不对啊,新闻上说是失踪的是女的。”我插嘴。
  “那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这里租车记录都是凭身份证的,我可没抄过你身份证。”大哥坚决否认。
  凊丝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看向凡小哥,凡小哥依然面无表情。
  “大哥你确定在你租车的是航航吗?就刚刚那个男的。”光光也插了进来,如果他不插进来,我们都要忘记他的存在。
  “必须的,我们做生意都是要认脸的,哥这眼睛对人可是过目不忘。”
  光光轻哼一声,笑。
  我们把航航支走却忘了光光才是最一无所知的人。此刻,他的脑子应该转不过来了吧。
  与此同时,我更是无措。
  航航?你不曾出现我剩余的记忆,却为何出现在别人口中呢?
  “姚若兰,你过来!”光光厉声,这一个厉声跟以前开玩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他生气了,“航航不是一直在北京吗?为什么大哥在这里见过航航?你这几天都奇奇怪怪的是什么情况?你跟凡凡,跟婆婆,现在又是丝丝?你刚见丝丝不是势不两立么?怎么现在感觉像是认识好几年?还有小煜,丝丝刚刚叫他凌煜是吗?虽然我不想乱猜乱说,他名字跟婆婆家的狗狗是一样的么?”
  “……”我第一次被光光问到不知如何做答。
  “我就是你家婆婆,凌煜就是我家那只狗,但是他其实是只白狐。”凊丝挡在我和光光中间,我拦着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那些神啊,鬼啊的,我们岛上的人从小就听了无数遍,可是这些都是真的吗?就算亲眼看着凡小哥,看着小鬼头,看着凊丝的各种奇幻现象,到现在我仍然不能会觉得不真实,那一切都可能只是个梦而已,醒过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所以我放任一切的‘不现实’去冲击我的‘现实’世界,任由梦继续……
  我不会恐惧吗?
  只不过是不想承认自己怂,因为越恐惧的时候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可是光光,我的老铁啊,虽然嘴贱一点,却是那么单纯阳光的一个男孩子。我才不舍得让我老铁的现实世界坍塌,就没心没肺的多好。
  可是凊丝并不想如我愿,“航航的事有疑点,一会我们会查,先让光光知道也没关系。如果航航有问题就不能再让光光一个人回去,也不能再让他一个接触航航,你懂吗?”我感觉她的话语间也饱含忧伤,她凑近我的耳朵,“我知道你心里应该不舒服。放心,不管是航航还是光光,都交给我们好吗?”
  “别~”我竟如鲠在喉,想阻止却显得无力。
  “姚若兰,是朋友、是兄弟你就老实告诉我。”光光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很坚定。
  四个,又两个了……
  我特喵害怕啊,我感觉不光自己不知何时卷进了漩涡,还连带着身边的人也卷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