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废柴半路修仙 > 030 姚若兰part:交织

  最后我没再阻止凊丝说下去,她说完,将两根手指放在光光额前,我看到那朵粉色的兰若跃然于指尖。
  我的记忆大概也是这样失去的吧。
  他们也真够机智的,明面上没有骗人,什么都说了,但说完马上就将记忆删除,当事人还是像个傻子一样毫不知情。
  “我不是删除他的记忆,只是把一些记忆还给他。”凊丝笑说,轻轻地摁了下我的脑袋。
  我竟然感觉安心了不少,而光光像失魂了一样,只是跟在我身后,话也不说。
  上了车,光光一个人坐到最后面,凊丝主动坐到他身边,而他,看着窗外失神。航航开车,我在副驾驶,凡小哥也是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可怜的小鬼头无聊透顶,趴在驾驶座靠椅卖萌。
  车子行驶在路上的晃动,恍恍惚惚中我好像看到了类似的光景。航航开着车,我还是坐在副驾驶,窗外的草原脆绿,山顶白雪皑皑,路过的溪流也是那么清澈。唯一不同的是:我们都只穿着短袖和防晒衣,而不是夹克。我们后排坐的不是安安静静的凡小哥和小鬼头,而是一路高歌的两个驴友;最后面坐的也不是一反常态,沉默不语的光光和小贱猫,而是一放纵就撒把狗粮的学长和学姐。我们一起去了茶卡盐湖,我们住在当地的酒家,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跟当地人一起吃了烤全羊,跳了篝火舞。我们还一起去了青海湖,那里的湖水跟小时候惠屿岛的浅滩差不多清澈,让人想一个猛子扎下去的……
  这一回望,我在车上竟然睡着了。从租车那里开始,我大概又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了吧,现在光光就像窗外的阳光一样明媚。
  我们很平安地来到昆仑山口,光光敲着车窗玻璃,“死猪,快醒醒,到了!”
  从满是星光的梦里被光光叫醒,我竟然没有生气。
  我笑着,看着光光。
  刚刚的一切是梦吧。
  天气很好,我打开车门,阳光刚好在我视线上方。刚睁开眼还没适应得及光线就正对上刺眼的阳光,我赶紧别过头,用手遮挡。
  眼前一道白光……
  面前俊秀的男子,他微笑着,白皙颀长的手指捋过我散落额前的头发,他说:你长大了。
  然后,他牵着我的手,我跟在他身后,我们在皑皑白雪中行走。
  雪,像是没有尽头……
  卧槽?!这……白日chun梦,还没醒么?
  “你干嘛呢?还没睡醒吗?”光光像往常一样,看我发愣就一巴掌不轻不重地拍在我额前,眼神依然充满鄙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嗯。”我傻笑,乖巧地点头。
  他嘴角勾着阳光般的笑容,在我眼前打了一个响指。
  我四处巡视了一周,发现航航和三只都不在。
  “航航呢?”我问光光。
  “他们上厕所去了,让我们先找地方吃点东西等他们。”光光回答,拉着我走进一家小面馆。
  上个厕所需要吃东西等吗?我看着光光,他抓着手机,盯着荧幕,眉头微皱,眼神中像在迫切地等待着什么。
  不久,老板娘把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我们面前。看着那升腾而起的热气,我脑海依然恍惚:热泉边上,一个长发的男子赤-裸着走出热泉,披上长衫回头对着我微笑。他温润如玉,目若秋波……他嘴带笑意向我缓缓走来,给我递上一套纱罗。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是:
  未央君?!
  那夜我们被袭击时出现的那个人啊!
  我……
  “你又怎么了?”我回神,光光的手在我眼前晃动,眼里是……担忧?
  我看着他,笑,掩饰着心里的恐慌。
  刚刚那是我的记忆还是白日梦?那是未央君,那我是……
  尼玛他没穿衣服啊?光着的?!
  尼玛我也没穿衣服啊?不然给我衣服干嘛?!
  鸳鸯浴么?!
  啊啊啊啊!!!
  要死要死。
  此刻,我脑子里不光有一万只草泥马,还有一万只草泥马的粪便。
  半碗面的时间,航航和三只出现在视线里。
  “小贱猫!”我放下筷子,迫切地跑向凊丝。
  我迫切想要求证。
  “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才离开你这么一小会就对我这么迫不及待。”
  汗!!
  我没心情跟她扯皮,推开他身边的航航,拉过她的手十指相扣:你能读到我的记忆吗?我开始有关于未央君的记忆了。
  凊丝惊讶地看着我,我感觉手心有一股暖流。
  她宛然一笑:看来我低估你身上的灵力了。
  我的灵力?
  这家伙的笑和话怎么让我感觉背后发凉呢?
  凡小哥正面走来,我看到他不知道怎么了,有种怪怪的感觉,“我们需要光光帮一个忙,可以吗?”
  他又皱起了眉头。
  凊丝也微笑,“放心,危险不大的。”
  “为什么要光光?他可是我们中……”目前看来最无辜的人,本来航航也是,只是……我有点无语。
  “没事的。”航航附和着,感觉从上车开始他就有点怪,现在站得离我有点远,像是故意在跟我保持距离。
  “嘿嘿嘿,你们干嘛呢,姚若兰你也真是,一看见帅哥面都顾不得吃了。”光光大大咧咧地笑着,把凡小哥推开。
  “凡小哥,带我去趟卫生间呗?”光光说是说让凡小哥带他上厕所,但其实是他抓着凡小哥的肩膀,径直往不远处那个有醒目WC标识的地方走去。
  厕所就在我们吃面的小店不远,我问光光,航航和凡小哥他们去哪的时候,他说是去上厕所,但航航和凡小哥他们回来却是从另一个方向。
  光光跟我说谎了。
  我怎么感觉又错过了什么,或是又被抹掉了什么记忆呢?
  我站着望着光光的背影愣神,凊丝搭上我的肩膀,我好像忘了更重要的事,“能读到吗?你刚说什么低估了我的灵力?”
  凊丝笑,“读不到,因为你身上的灵力太强,越到这附近越强。”
  “我怎么会有灵力,是……”我下意识去扒手上的魂钏。
  是因为这个东西吧?我并不想把她留在身边!
  “你留着,她能保护你。”凊丝赶忙拦住我,“你身上的灵力不是魂钏,是未央君给你的精魄和你自身的精魂,你走进这里,她们好像都被唤醒了。”
  我懵。
  “你不要小看我们熙曜的灵力,她不光守护着世界的平衡,千万年来还供给着幽境的生灵,可惜你不会用。”小屁孩噘嘴傲娇。
  我持续懵,不是不能懂,只是不想懂,就像不想懂现在正望着雪山山顶,露出惆怅表情的航航一样。
  凡小哥和光光回来,走向我。他从没这样主动走向我,而我竟然没有觉得开心。心像绑上石头,他越靠近,心就越沉下去。他微笑着,突然伸手掠过我的发间。
  “走吧。”他笑着对我说,然后轻轻搭上了光光的肩膀?
  “光哥,”我脱口而出,光光对我微微一笑,都忘了上一次这么诚恳地叫他“光哥”是什么时候了?大约是幼儿园吧。
  “走吧,山顶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去,满足一下我这个长期在南方生活,从没见过雪的大老爷们的少女心。”光光笑着,搂着我的肩膀,跟着上山的人群。
  他们默默地跟在我们身后。
  我总感觉哪里很怪,一切都很怪。
  我们从墨绿的草原走到光秃秃的山麓,前方零星几个探险的游客,而我……走不进去了。
  光光继续往里走着,看我站在原地,一次一次地尝试更迈进一步,脚却像被一块擦得没有半点痕迹的玻璃挡住。我往前踹一脚,多用力都不痛,只是被无形挡住。我走到边上一点,摸索着,很长的一段距离都能触碰到那块“玻璃”,像是没有尽头。航航和那三只都待在外面看着我,仿佛早就知道我进不去。而光光在里面,离我五米,十米,二十米,然后回过头,展现那张没心没肺的大笑脸。
  “姚若兰,在外面呆着等我!”光光冲我挥手,喊道,然后转身向着山顶跑。
  “你们让他去干什么,为什么我进不去?!”
  “我们都进不去。”
  “我们?”我疑惑,我们也包括航航吗?
  “为什么光光可以?”我问。此时,光光已经不见踪影。
  “因为他是我们中唯一没有灵力的凡人。”
  这意思是,三个凡人中,除了我,航航身上也有灵力?
  莫名觉得可笑。
  “航航。”航航从租车行出来的时候,我们谁都没跟他说什么,直到我在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醒来航航就一直跟在三只身边,跟我保持着距离,“我刚在梦里看到之前跟学姐们一起过来的场景了,那里面有你。所以,那时候你真的跟我们在一起,还是只是因为车行老板跟我说了些事以后,我才做的梦?”
  “我应该在吧。”航航低声回答。
  “所以你……”我不敢再往下想。
  车行老板说的话,航航跟学姐们五个人一起去找我,出车祸的其实是航航他们五个人。我一直以为的我在车上,但其实并没有。在车上的是航航,他跟我们一起去的,可我的记忆里却没有关于他的一星半点。是谁封了我关于他的记忆,也是那个未央君吗?
  车祸中他没事,只比我晚了几天回到岛上。他回来却说我是出车祸的那五个人中失踪的那个,他还借口说要来采风摄影?如果不是他这么说,我或许不会再跟来这里。
  航航的灵力又是哪里来的?
  航航,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航航,我的跟屁虫航航,一直默默喜欢我的航航,
  你还是那个航航吗?
  还有光光,你们为什么要让他一个进去?你们让他进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