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二章 血腥女鬼

  “是……时……咯咯……”
  “咯咯……候……了”
  什么意思?正常人会在洗手间这样说话吗?显然不可能!
  声音断断续续,却一直轻微的响着,听起来就像是被人掐着喉咙时,因为难以呼吸而发生的声音一样,感觉像是冤鬼在哀嚎。
  在旁边听听得牙齿发软,越听越是心惊,心跳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慌。
  “什么是时候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董芝壮起胆子问了一句。
  对面突然安静了下来,等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再发生声音,突然的静谧与之前产生了强烈的反差,就仿佛是暴风雨前夕的安宁,让人感觉心中万分压抑。
  安静的环境最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此时董芝的心中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刚才因为慌乱而没有留意,现在安静下来后,印象就越来越清晰了。
  刚才那个女孩子进去旁边隔间的时候,速度很快,明显是跑着的,但是她的头发纹丝不动,身体也不曾晃动,步速那么快却没有声音。
  原来,她竟然是就那么……飘……着进去的,而能脚不沾地漂浮而行的生物,肯定不是人类,而是……
  不可能的!
  那个让人恐惧的字眼还没有出现在脑海中,董芝便用力地否定了这个想法。一定只是自己太胆小产生了幻觉而已,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理性虽然让她极力想要否定那个代表着阴暗的名字,但身处这个环境之下,恐惧的感性还是逐渐占据了上风,要是不知道真相,她恐怕今晚连走出卫生间的勇气都会失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想确定对面那个女孩,到底是人还是……鬼,她只需要低下身子,透过隔间门板与地面的缝隙用镜子照看一下就知道了。
  慌慌张张的在包包里翻找了好久,虽然已经找到镜子了,但就是没有勇气把镜子拿出来。想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万一在隔间里面的真的……不是人呢?
  细思极恐之下,不对劲的感觉和恐惧的情绪笼罩心头。
  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缓缓弯腰,手里拿着镜子向门缝伸去。
  镜子已经伸到门缝的边上,镜面中,可以看到一个身影似乎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只是因为心里的紧张和害怕,使得拿着镜子的手始终在颤抖着,无法看清楚。
  董芝深呼吸一口气,再次伸出一只手去,双手握住镜子以保持稳定,这次她终于看清楚了,但也正因为看清楚了,所以立即惊吓得双目圆瞪,头皮一阵发麻。
  她看到了……那个女孩的身体在不停的抽搐,四肢诡异的扭曲着。双手手指紧紧的钉在木板里面,指甲因为用力刮门而反了出来,血肉还如同藕断丝连般,一丝丝的连在指甲上。
  最惊悚的还是她的头部,她的头已经180°的扭到了背后。不但五官变形,像是砸到了什么硬物上,把脸砸得血肉模糊,而且面容十分狰狞恐怖。
  见到此情此景,心脏立即一阵剧烈抽搐,双目圆瞪,身体如坠冰窖,嘴唇不断颤抖着,一股寒意从脚下直冲到脑际!
  在女孩子中,她已经算是比较勇敢的了,所以今晚才会约了胖妞一起去看恐怖片,只是虽然平常惊悚片阅片无数,但是像这样置身其中的,亲眼看到一个已经不似人形女孩在自己身旁时,还是惊吓得不能自己。
  “啊”她惊悚无比的尖叫一声,整个人也吓得弹跳而起,随即浑身颤抖着摔落在地上,害怕的卷缩在角落中,双手不断胡乱的撕扯着头发,如同吓疯了一般。
  是鬼,竟然真的是鬼!
  董芝胡双手撕扯着,双腿不断乱蹬,无意中替将跌到脚边的镜子替回了门缝边,发生“咔”的一声。她下意识的停止挣扎,双手遮面,透过指尖的缝隙看向镜子。
  在镜子的折射下,可以看到隔间的女鬼已经停止了痛苦的挣扎,缓缓的用已经诡异扭曲着的手,把头扶了过来。
  此时脸正通过镜子看向自己,头颅轻轻抖动着,脸上唯一剩下的眼球外凸,仿佛即将跳出眼眶掉落到地上。
  董芝此时比刚才更加恐惧了,快速跳动的心都已经快跳到嗓子眼,卡在喉咙中,吐不出,吞不下,喊也喊不出声。
  突然天花板的灯光闪烁一下,然后快速暗了下来,只剩下一颗电灯还在散发着明灭不定的昏暗光芒。
  随即董芝看到那恐怖的女鬼慢慢的从蹲厕上趴了下来,外凸的眼球淤黑而充满血丝,紧紧的盯视着她。嘴巴大张,喉咙吞咽着,不断发出“咯咯……咯咯”声音,然后突然一咳,一颗红红黑黑的东西从中滚了出来。
  那居然是一颗已经有些干瘪腐烂的眼球,那赫然就是女鬼自己的眼球,她吃下了自己的眼球!
  眼球吐出后,女鬼终于不再发出“咯咯”的声音,嘴唇蠕动,以极其诡异阴森的语气,终于说出了一句能听懂的话:“咳……忘记了……吗?……时……间到……了。”
  董芝听着女鬼的话,完全不解其意,下意识想要开门逃跑,却发现门栓如同被焊死了一般,无论怎么用力都拉不动。只能哭喊着拍门求救,只是此时办公楼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她的挣扎完全是徒劳。
  求救无果后,董芝卷缩回角落之中,双手用力遮脸,手指并拢得更紧了一些,万分惊恐的看着女鬼,此时她是很想自己立即晕倒昏迷过去,只是正在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却刺激得她更加精神。
  “你!真的忘了!”
  “时间就到了,你为什么不回来!”女鬼大声吼道,语气凄厉而怨毒。
  “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让我走,快开门。”董芝掏出手机边拨打边哀求着。
  “喂,董芝,你手机怎么一直在通话中,现在才想起我,我都已经吃饱好久了,还给你打包了一份。”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出胖妞的声音。
  “喂,快救我,我受不了了,你快来救我”现在的董芝就像是落水后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般。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在哪里?”
  “啸”
  “我在……啊……”董芝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啸声震得头痛,哼一声,手机也掉到地上。
  女鬼似乎确定了董芝忘记了什么事情,大吼一声后,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啸声。
  滚滚音波如果海浪一般汹涌而出,几乎肉眼都能看到空间在啸声的震荡下所产生的波纹,整栋楼都开始剧烈抖地动起来,如同地震一般。
  尖锐的啸声极其刺耳,如同针扎一般,狠狠地向董芝脑海里刺去。
  董芝耳膜生痛,目赤欲裂,双手抱头,脑袋好像快要爆炸了。
  她不断痛呼着,惨嚎着,但是啸声更大更刺耳了,直达灵魂深处,让她产生出一种想用手指叉穿耳膜的冲动。
  正惨嚎着,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眼球上翻,就此晕了过去。
  洗手间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身影走进了洗手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