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八章 诡象横生

  鬼物钻入体内,焚烧着的烈火因为鬼物已经消失而渐渐熄灭,周围的一切也迅速暗淡了下去,所有事物都已经无法看见。
  董芝保持着极其痛苦的姿势躺在地上,眼球上翻,面目狰狞。牙齿紧咬并且不停摩擦着,发出阵阵刺耳的“嘎嘣”声,嘴角口水直流,浑身抽搐不停。
  她的样子似乎越来越痛苦了,口中渐渐出现白沫,双手紧紧的捂在脸上,十指扭曲,不断抓着面部的皮肤,一些抓得深的地方已经鲜血横流。
  “呃…”董芝残忍地虐待着自己身体,口中混着白沫发出阵阵痛楚的呻吟声。
  这样自残场景持续了很久之后才终于停下,但却发生了另外一件诡异之事。
  董芝停止了自虐的行为,身体僵硬一会又逐渐放松下来,身上所有受伤之处竟然快速愈合起来,随后她缓缓站起,但却姿势佝偻,驼着背,低着头。
  许久之后她重新抬起头,面部表情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她满脸都是迷茫之色。
  呆呆的站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好一会之后她才从茫然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我怎么了?
  那些恶鬼呢?
  用手仔细在身上检查了一遍,发现自己完好无损,也没有疼痛,刚才受伤的地方已经全部康复如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鬼物钻进自己体内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她的心头又是害怕又是疑惑。
  思虑无果,董芝茫然四顾,却什么都看不见。
  老奶奶呢?刚才她画一道符救了自己后就脱力晕阙了,但是现在四周黑暗一片寂静无声,她还在吗?
  “奶奶”
  董芝呼唤了几声,但却没有得到回应,只能方向感,向记忆中老妪所在的地方摸索而去。
  入目所见漆黑一片,她不知道前方有何物,只能探出双手去摸索,步伐缓慢的前进。
  人对未知事物总是充满恐惧的,特别是像董芝这样经历过恐怖的遭遇之后。
  轻声呼唤许久依然没有回应,董芝虽然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估算恐怕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了,为什么摸索了这么久却还没有走到尽头。
  本来不大的空间,此时却变得非常空旷,也不见有任何事物。
  漆黑而静谧的环境给予董芝一种强烈的孤独感,这种感觉更让她感到恐慌,她宁愿再次遇鬼,也不愿意在这个空荡无人而且漆黑一片,无法视物的环境中待下去。
  终于,在董芝恐慌感即将达到极限时,脚下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她顿时因站立不稳而摔了一跤。
  董芝吃痛,用手揉揉摔倒的膝盖,是什么东西绊倒自己了?
  她摸着黑,壮起胆子伸手向刚才踩到东西的地方探去,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首先摸到的是冰冷的地板,然后再向前摸索过去时,一只鞋子出现在她的手心中。随即,那只鞋子诡异的亮了起来,散发出阵阵幽幽的光芒。
  突然亮起的幽光吓了董芝一跳,下意识将手一甩,鞋子便脱手而出掉到地上。鞋子掉落处,又一丝幽光亮了起来,光芒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有什么。
  董芝凝神戒备了一会,发现那里只是有幽光发出而没有危险,这才重新走过去。
  手刚刚触碰到新亮起的地方,那里的幽光范围顿时变得扩大了一些。
  难道是自己碰到的地方就会发亮?
  带着疑问,董芝的手快速一抹,顿时又一片幽光亮起,随着光线增加,她看清楚了,自己所碰到的,是一条腿!
  “奶奶”董芝欣喜的叫了一声,她认出来了,这是奶奶的腿,刚才的鞋子和现在腿上的裤子和老妪穿的一模一样。
  终于找到奶奶了,心里立即充满了安全感,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但毕竟救了自己数次,她已经成为了自己在这漆黑无人之地的唯一安全感来源。
  只是董芝开心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便被手上传来的触感带来了不祥的预感,因为老妪的身体,是僵硬而冰冷的…
  “不,奶奶你不能有事啊!”
  焦急的祷告着,手快速在老妪身上拂过,随着幽光迅速亮起,董芝的心沉到了谷底,一股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
  死了,已经死了。
  老妪僵硬的躺在地上,身上满是浓稠的粘液,双目圆瞪嘴巴大张,竟然是七窍流血。胸前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一滩血水喷洒到地面上,已经风干变硬。她的向前伸出,手指大张似乎想抓住什么。
  究竟是何物能令老妪即使死也想拿到?
  董芝哽咽着,顺着老妪的手伸出的方向探去,然而还没有探出多远就停了下来,她碰到了一个圆圆的物体。
  顺着缓缓亮起的幽光,董芝看清楚了那物体是什么,那竟然是一颗心脏!
  联想起老妪七窍流血的样子,胸前的血肉模糊和伸出去想抓住什么的手,恐怕她是被人生生挖掉心脏而死的!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居然会用出这么血腥的手段,董芝实在无法接受。
  “啊…”
  “呜…谁杀了奶奶,出来!”董芝抱住老妪的遗体,痛心的大叫一声,声音凄厉。
  就在董芝哭得伤心欲绝之时,耳边突兀的响起一把让她毛骨悚然的声音。
  “嘿”
  “哼哼”
  “伤心吗?”
  董芝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汗毛炸立,但伤痛的情绪立即盖过了惧意,她立即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嚎叫着道:“你是谁,难道你就是杀了奶奶的凶手?”
  “哼哼”面前漆漆黑之处传来一阵邪恶的笑声,然后那个人才道:“我…?一段时间没见就忘记我了么…哼哼…我是这个世界上你最熟悉的人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要藏头露尾的,快出来!”
  “别着急,别生气嘛,老奶奶是你杀死的啊…”
  “胡说,我一找到奶奶,她就已经死去多时了,这里只有你在,分明你就是凶手!”董芝越说越火了。
  “哼哼,还不承认自己是凶手吗…那你来看看…看清楚我是谁吧…哼哼…”
  漆黑的空中,突然伸出一只手,奇快无比的抓住了董芝的头发,然后用力一拉。
  呯
  董芝感觉自己的额头撞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一股疼痛感袭来,痛得大脑有些眩晕。手下意识的抓住对方,这才稳定住身形没有倒下。
  定睛看去,发现自己的额头正顶在对面那人的额头上,借着微亮的幽光,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然后就愣了在那里,惊恐得无以复加。
  那是一个女人,她发丝蓬乱,眼睛微眯,瞳孔长而尖锐,面目狰狞。嘴角翘起,邪恶的笑着,露出一排锋锐的獠牙,看起来疯狂而阴森。
  结合起面部所有来看,那个女人…赫然是…董芝自己,一个邪恶的自己!
  董芝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为什么会跟自己一模一样,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有两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