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十章 祸不单行

  房间之中,墙上和地上都铺满了黄黄的符纸,而胖妞的奶奶此时则趴坐在一张办公桌前。她眼睛上翻,口中吐着白色泡沫,左手死死的揪着胸前,身体不时的抽搐几下。
  “奶奶!”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她从小就是被奶奶带大的,二人间的感情非常深厚,此刻见到她这副惨状,顿时就惊得慌了,立即上去抱着她痛哭出来。
  董芝半倚着门框,看着胖妞奶奶手捂胸前的样子,梦中自己残忍嗜血的情景浮上心头,轮回梦境里经历的一切难道全部都是真实的?顿时感觉自己的心也在遭受百鬼吞噬一般的绞痛,软软的瘫坐在地上悲戚的抽泣起来。
  两个女子都在哭得伤心欲绝,突然的变故让她们都惊得丢了魂,浑然不知道此时最紧急的是马上打电话叫急救车。
  还好她们哭声太大,引来了附近好心的邻居,在他们的帮助之下,胖妞的奶奶这才被急急的送进了医院。
  医院里,董芝和胖妞都在着急的等待着,现在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急救室的门上的红灯一直亮着。
  这四个多小时里,二女都只是默默坐着没有说话,气氛在红色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越发压抑。
  胖妞不说话,是因为心里太过害怕,她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向来老当益壮的奶奶会突然患上急性心肌梗塞。
  医生说这种病非常危险,如果送奶奶来晚了一步,恐怕她现在就不是等在医院,而是在殡仪馆里了。
  董芝保持沉默,除了因为紧张和害怕外,还因为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本来奶奶能够进入自己的轮回梦境里,这件事情就很离奇,而且如果梦境里的一幕是真的,那自己恐怕就是导致胖妞奶奶病危的罪魁祸首。
  好在压抑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
  手术室的灯变成红灯,随即门也被打开。
  “谁是华彩秀患者的家属?”一个医生满头大汗的走出来问道。
  “我是。”两女异口同声应道。
  医生擦了擦汗,视线落在她们的身上,目光复杂,眉头微皱,几次欲言又止。
  看到医生如此表现,胖妞顿时就急了,顾不上对方是否承受得住她的暴力,上前就揪起他的衣服边晃边道:“医生,我奶奶她到底怎么样了,你可别不说话啊。”
  心事重重的董芝也没有意识到胖妞的失态,所以没有上前阻止。
  “别大声喧哗,不然要是刺激到病人而出现险情,你们愿意吗?”
  闻言,胖妞这才松开手,但也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
  见到胖妞已经安静下来,医生这才继续说道:“病人暂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威胁,不过情况依然危险,她的心脏已经衰歇得很严重,随时都会停止工作。虽然现在我们给病人做了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这能让病人再活一段时间,但是不过病人现在毕竟年事已高,你们还是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会这样呢,平常我奶奶身体好得很的,比我还强壮,怎么心脏突然就会出现问题?”听到医生的讲述,胖妞吓得脸色煞白,难以接受。
  “病人的年纪毕竟大了,器官衰竭是难免的事情。好了,我需要休息下,其他的事情会有人跟你们说的。”
  医生脸色十分疲惫,毕竟抢救了四个多小时才终于将胖妞奶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刚刚转身准备离开,却忽然一拍脑袋又道:“对了,从病人身上找到了两封信,你们自己拿回去保管。”
  接过医生递来的信封,见到上面分别写着:至命运叵测的董娃儿;至胖妞。
  医院的花园中,许多病人在家属的陪伴下散步聊天。
  胖妞奶奶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在重症监护室静养,胖妞则在一边哭泣不止,董芝心乱如麻,觉得是自己害了老奶奶,十分愧疚,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胖妞,便来到花园中。
  独自走在青石板路上,手中拿着一封信,她每每想拆开信封时,都会因为回忆起梦中自己生吃人肉的一幕而退却。
  由于有些心不在焉,董芝浑然不觉花园里挂起了一阵不小的风。
  突然脚下一绊,顿时站立不稳,向前连连蹬了几步,这才终于稳定住。然而虽然站定了,但是手里的信封却脱手而出,随风飞起。
  看着飞起的信封,董芝暂时忘却了烦恼之事,赶忙跟着追去。
  胖妞的奶奶已经昏迷进入重症监护室,短时间内恐怕难以醒来。既然她顶着心脏的痛楚写下这封信并贴身携带,那么里面必定有很重要的信息,绝对不能丢了。
  “快回来。”
  “大家帮帮忙。”
  董芝一边追一边焦急的呼救,希望有人能帮自己捡回信封,但是花园里此时来往的基本都是一些身体有恙的病人和照料他们的家属,而且信被风吹着飞得又高又快,即使想要帮忙,却也根本无能为力。
  就这样,董芝抬头盯着信封,一路娇喘连连的在人流中穿梭,接连穿过几个花园后,终于看到它挂在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信封高高的挂在树上,在风的吹拂下轻轻来回摇摆。
  董芝很少有这么剧烈的运动过,此时一番长跑后来到树下时,已经累得眼冒金星。抬头看向树上,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树上,此时有个阴暗模糊眼泛幽光的影子,它拿着信封向董芝招手,嘴角带着阵阵诡异的笑容,似是在嘲笑着她的软弱无力。
  董芝惊呼一声,头用力一晃,再次看过去时,发现信封卡在一片树叶比旁边更浓密一些的地方,中间有两个空洞,阳光通过空洞照射下来,就像是一双泛着幽光的眼睛。
  虚惊一场。
  董芝用力按着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这才感觉舒服一点。
  直到喘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平服下来,看来这段时间以来的恐怖遭遇加上胖妞奶奶的入院,让她已经有些心力交瘁而变得神经兮兮的了。
  摇摇头甩开杂念,董芝把心一横,卷起衣袖,脱掉鞋子就开始攀爬起来。
  这棵树的树叶和枝丫很浓密,董芝艰苦的爬着,很长时间后才爬上了第一根枝丫。
  衣服在爬行中被勾出了几个破洞,只是她没有理会,继续用力往上爬去。现在她已经在树上比较高的位置了,而信封就在前方不远处。
  信封虽然近了,但是它所在的枝条却非常纤细,如果想取回信封,就必须在这枝条上再爬出去一点距离。
  如果继续爬出去,这枝条却恐怕会因为无法支撑起董芝的体重而折断。
  她不断调整着姿势,终于,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这个位置有很多地方可以借力,只要手再伸长一点就能够得着信封。
  快到了,快到了。
  董芝伸出去的手有些颤抖,身体似乎已经有些无法再继续提供这么大量体力的支出,她不断告诉自己马上就能拿到信封了。
  然而就在董芝的手距离信封只有一厘米,即将到手的瞬间,她再次惊恐的看到一个阴暗模糊眼泛幽光的影子。
  这次董芝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因为无论董芝怎么晃动自己的头想恢复清醒,那个模糊的黑色影子却依然还在那里!
  突然,那个诡异的影子阴阴一笑,它一伸手,抓住信封,然后往下一丢。
  看到即将到手的信封就要再次离自己而去,董芝惊慌失措的心骤然一紧,脚下意识一蹬,整个人就跃了出去。
  在半空中,董芝十分惊恐的惨叫着,双手划动,终于将信封抓到手里。随即耳边传来一阵劲风吹拂的“呼呼”声,身体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急速坠去。。
  不但差点害死胖妞的奶奶,而且连自己现在也要死了吗?
  真是祸不单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