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十四章 脸瘫老人

  董芝吓得几乎魂不附体,风吹过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皮肤,让她感觉寒冷刺骨,如坠冰窖。
  她快速走出两步,然后猛然回身。
  手电筒快速来回扫了几遍,但入眼所见出了树林和道路之外,再无他物!
  强行按下剧烈跳动的心,仔仔细细的检查过后,却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是错觉吗?
  董芝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里这么猜测着,可能刚才只是一片树叶掉落下来,刚好碰到自己后颈而已。
  她如此安慰着自己,回过身去便要继续往前走。
  然而没走几步,恐怖的感觉再次袭来,这次不单是后颈被什么摸了一下,头上也遭到一记重击。
  紧接着她感觉到一只仿佛只有骨头的手抓到她头上,手指尖锐而且十分大力,像是已经刺穿破头皮刺入头骨中,然后那只手向上一用力,竟然是想要将她提起来。
  这些鬼物又出现了!
  “呀”
  董芝惨嚎一声,剧烈的疼让她难以忍受,她疯狂的挣扎起来试图摆脱,但那只手却依旧非常牢固的抓在她的头上,纹丝不动。
  连连挣扎无果,她快速从行囊中抽出一把出发前买的小刀,向那只手砍去。
  “咔咔”
  小刀准确无误的看中了对方,但发出的声音却如同在砍柴一般。
  那只骨手终于松开,董芝便立即摔倒在地上。
  来不及感受头皮那火辣辣的疼痛,连忙爬起来将小刀横握于身前,随时准备迎接对方的反击。
  手电筒也在前方来回照射,试图寻找出那鬼怪的身影。
  下一刻,董芝大惊失色,在她面前出现的,是两点泛着绿色幽光,如同两团鬼火一般的光芒,此时正忽左忽右的快速移动着,根本无法准确捕捉到它的面貌。
  怎么办?
  董芝心里不断盘算着,然后突然灵光一闪,反手从背包中抽出两瓶矿泉水来,既然是鬼火,说不定就能被浇灭。
  连忙拧开瓶盖,向两团鬼火泼去,但几次攻击都被它快速的躲了过去,根本碰不到对方。
  进攻无果,手里的矿泉水就只剩下小半瓶了,而两团鬼火却依然在伺机而动,随时都会向自己发动致命一击。
  果然,见董芝停下动作,那鬼火立即拔高一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俯冲而下。
  “走啊,别过来!”她惊叫一声,眯起眼睛,同时举起手欲要将仅剩的矿泉水瓶丢出。
  然而手刚抬到一半,董芝感觉从自己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在这大力之下被拉得趔趄着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接着一个身影出现她的身前,随后那身影举起手中握着的一根木棍,奋力地砸了下去。
  “呯”的一声大响,在漆黑静谧的树林间响起,惊起无数树上沉睡着的鸟儿。
  “什么人?”董芝看着面前这个突兀出现的身影,声音中带着一丝惊疑不定,在这么阴森恐怖的树林里,除了自己之外,怎么会还有其他人存在?
  希望对方是人,活生生的人。
  那个身影缓缓转过身来,在董芝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一张面容苍老,眼窝深陷,双目无神,脸色阴沉的人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竟然是一位老伯伯!
  一个正常的老伯伯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强烈不安的情绪在心头蔓延开来,她想马上撒腿就跑,然而此刻却双腿发软,根本使不上劲,更别说逃跑了。
  “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董芝害怕得面无人色,心脏急速跳动起来,连手中小刀已经掉到地上都还不知道,只是眼睑不断抽搐,紧紧抿着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上天依然很喜欢作弄世人,只见哪位老伯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摄人的笑容,然后缓步走到她的身前,然后一只枯槁得只剩皮包骨的手向她的眉头伸去。
  董芝的心脏瞬间抽搐一下,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背脊立即升起一股凉气,瞳孔急剧收缩。
  要死了吗,自己还没有走到崇乐绿林度假村就要死了吗?
  这趟行程可真不该来啊。
  董芝的泪水不可抑制的夺眶而出,此刻感觉头皮发麻,脑袋发炸,几乎快变成一团浆糊。
  枯槁的手终于触碰到了她的眉心,一种僵硬干燥的感觉立即传了过来,她吓得立即双目紧闭不敢再看。
  然而那枯手却只是在董芝眉心轻轻揉着,却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枯手依然在她眉心轻轻揉捻,力度不大不小正好合适,非但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让她心里的恐惧之意少了几分。
  到底怎么回事?
  董芝心头疑惑,强行壮着胆子睁开眼,发现面前这个皮肤枯槁外表吓人的老伯,只是在认真的重复着单一的动作,却似乎并没有恶意。
  “女娃儿别怕。”见董芝镇定了一些,老伯表情木讷的开口说道,只是声音听起来却像是从他身后传出的,而且仿佛是枯木在地上刮擦时发出的声音一般沙哑。
  董芝呆呆的看着老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女娃儿没受伤吧。”老伯再次开口,这次董芝看清楚了,他果然只是嘴巴在动,面部其他部位和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声音也确实来源于他的背后,刚刚镇定一些的心又开始慌了起来。
  “女娃儿放松些,伯伯只是得了脸瘫症,面部没办法做出动作和表情。”似乎看出董芝情绪的变化,老伯连忙进行解释。
  “我…我没事…”董芝吞咽一下,好久之后才相信老伯似乎真的是得了脸瘫症,看来在漆黑阴森的环境中,人的确是比较容易神经质的。
  见董芝终于相信自己,老伯继续道:“我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就从城里搬到北郊这边,自己找片树林盖了间木屋,过起了耕种打猎的生活。刚才就是出来打猎的,你看,我刚才就打了一只动物。”
  老伯说着,便面无表情的回身捡起地上一只还在抽搐着的鸟来,然后递给董芝看。
  “原来刚才袭击我的就是它吗?”在老伯手中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鹰,此时七窍流血,舌头外吐,头上有个很大的创口,显然就是刚才被他打的。
  “嗯,这么大的鹰在北郊也很少见了。话说回来,女娃儿你大晚上的,怎么独自一人在树林里行走呢,这可是太危险了啊。”老伯收起大鹰,将之挂在腰间。
  “哦,我是跟朋友一起来野外露营的,他们就在前面的林子里呢。”老伯的话提醒了董芝,就算他不是鬼,但是在这荒山野岭中,自己只是弱女子一个,而眼前这个老伯似乎很有力气,谁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些什么。都说知人口面不知心,何况他的面貌还这么恐怖吓人,于是说话便留了个心眼。
  “哦,是吗,呵呵。”老伯闻言一笑,笑声中有些复杂的意味,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董芝的心思。
  “是啊,我已经出来有一段时间,现在是时候回去了,不然他们估计要来找我了。”听到老伯的话语,董芝心里有些不安,便作势要离开。
  老伯似乎真的看穿了董芝的心思,只听他语气轻蔑的道:“那正好,我家就在你说的方向,我就送你一程吧,等你到了朋友那里,我再回去。”
  “好呀,谢谢伯伯。”董芝越发感觉这老伯不对劲了,但此时他还没有发难,自己也不好立即撕破脸皮,只能先答应着跟在他身后走一段路,再伺机逃走。
  见董芝答应了,老伯转身就走在前面。。
  漆黑的树林里依然寂静一片,没有丝毫声音。
  董芝看着老伯的背影微一沉默,然后才迈步而出,脚踩在树叶上,树林里再次发出阵阵唦唦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