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十七章 善恶难分 二

  “不是让你别乱走,特别是黑暗的地方吗?”老伯盯着董芝看了很久之后,在她即将受不了时,才语气冰冷的道。
  “你当然不想我乱走了,我不乱走,你就能继续装好人下去,然后找机会将我杀掉,再毁尸灭迹,继续在这里躲避警察的追捕!”既然明知逃生无望,董芝干脆就豁出去了,大声的反驳道。
  “我已经不记得你是第几次对我说这句话了。”听到董芝的话语,老伯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上冰冷的杀机也淡了几分,整个人显得有些萧瑟,声音也恢复成了枯木在地上刮擦时发出的声音一般沙哑。
  “什么第几次说这句话,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董芝看着面前这个似乎突然佝偻了许多的老伯,感觉如堕五里雾中。
  老伯丢下手中的砍柴刀,颓然坐到身后的木凳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后,才缓缓说道:“我要杀你,根本不需要如此做作,在密林里我就有两次杀你的机会,现在也有杀你的机会,可我都没有动手。”
  “即使你暂时还没伤我,但你一样是满手血腥的杀人凶手。”
  “杀人?”老伯轻轻一笑,然后又道:“你真觉得刚才那个女的,她是人吗?”
  闻言,董芝心里暗骂一声“见鬼!”这个老伯肯定已经疯掉,连说的话都这么语无伦次,我必须马上逃离这里。
  心里如此盘算着,随时准备逃离。
  老伯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想法,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瓶子,然后手一翻,倒了几滴散发着强烈刺激性味道,不断冒着泡的绿色液体到一条毛巾上,毛巾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并且冒出阵阵青烟。
  “你要做什么?”董芝看着那恶心的液体,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恐怕是种烈性毒药!
  “会很痛苦,你不会想知道的。”老伯毫无表情,话语平静,说完却低下头去,没再有任何动作,竟然像是在走神。
  “呱呱”老伯刚刚说完,林子中突然传来几声乌鸦叫,叫声嘶哑悲凉。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似乎正在预示着不祥即将发生。
  董芝立即感到遍体生寒,知道他恐怕要开始动手杀自己了!
  趁着老伯现在走神没有留意自己,董芝脚下骤然发力,整个人一蹦而起,就向外面公路跑去。
  在危机感的刺激之下,董芝反应速度变得非常之快,几步之后就已经跑离了老伯的身边,而他还坐在凳子上没有反应。
  快点,再快点!
  董芝心里焦急的催促着,要是不能趁着他走神的时机逃离,恐怕今晚自己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你以前每次从这里离开,最后都死了。”就在她拼命逃跑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句话,似乎是老伯要追上来了。
  心里只想逃生的董芝哪里会去想老伯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只想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然而下一瞬间,董芝却忽然身影一晃,刚好踩在老伯丢下的砍柴刀的刀柄上,整个人便如同狗啃泥一样的摔了出去。
  痛!一阵如同被万箭穿身般的刺痛感从脚踝处传来。
  “哼…嗯!”董芝疼得汗如雨下,浑身抽搐,在地上直不停打转。
  手下意识向脚踝处捂去,却感觉满手都是滚烫粘稠的液体。她银牙紧咬,忍着剧痛低头看去,却吓得心胆俱裂。
  脚踝处,有一把刀贯穿而过!
  “很痛吧,还跑吗?”老伯站起身,走到董芝的身边。
  “废话…你试试…被捅一刀看…看!别废…话了,要杀我…就快动…手吧!”董芝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自己都已经痛得快晕死过去了,他竟然还说风凉话。
  士可杀,不可辱!
  “我说了,我没杀过人。”
  “你…哼…”董芝还想说什么,但钻心的疼痛却让她无力承受,只能干哼出声。
  老伯见到董芝紧咬牙关,抽搐不止的样子,似乎终于知道她在承受着怎么样的疼痛,终于没再说那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话。
  他蹲下身,左手用力掐住董芝伤口上方,右手握住刀柄用力一抽,便将之拔了出来,鲜血立即如同泉水一样喷涌而出。
  “啊!”
  董芝疼得直翻白眼,她很想就此晕阙过去,但是剧烈的痛楚却不断刺激着她,使她保持清醒,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折磨。
  老伯没有理会董芝的疼痛,左手依然掐住她伤口的上方,随即右手快速将刚才占有大量绿色液体的毛巾捂到伤口处。
  “呀”带有绿色液体的毛巾一碰到董芝的伤口,她就感觉无数细小的丝线同时刺穿自己的皮肤,进入血肉之中并快速四处游走起来。
  这种感觉比万箭穿胸而过还要痛苦,她感觉心脏阵阵绞痛,立即惨嚎出来,声音凄厉无比,惨绝人寰。
  惨嚎声在静谧的林子传出去很远,惊醒无数已经熟睡的动物。几只乌鸦在树林间飞起,不断“呱呱”的叫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庆祝自己又一次成功的给人们带去不幸。
  “要杀我…就给个痛快!”老伯这一下子痛得董芝双目赤红,强烈的苦楚使得她咬破了嘴唇,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就如同正在喷涌着的血水。
  痛楚越来越剧烈了,此时她已经痛的没有了意识。身体在本能驱使下挣扎起来,双手在老伯的身上用力撕扯抓动,同时张开嘴巴边用力向老伯的手臂咬去,就如同是穷凶极恶的豺狼虎豹一般。
  “哼,要是惊醒了它们,那可就麻烦了。”见到董芝如此模样,老伯警惕的四下扫视一遍,在确认安全后,快速捡起地上的砍菜刀,用刀背在董芝后颈上一敲,她立即眼睛一翻就晕倒过去。
  见董芝终于安静下来了,老伯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继续将其中绿色的液体倒到毛巾上。
  看着毛巾上的液体快速被董芝吸收进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只是深陷的眼窝中,一双眼睛却满是疲惫。
  许久以后,董芝身体微微一颤,眼皮轻轻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
  她先是显得有些迷茫,随即就猛地坐起来,胸膛急速起伏,眼睛瞪大,满头冷汗,她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我死了吗?
  我终于也被那个老伯给杀了吗?
  就在她心里满是疑问时,门却突然开了,随后脸上满是皱纹,毫无表情的老伯走了进来。
  他冷漠的看了董芝一眼,这才开口说道:“你的腿好了,要是依然认为我是杀人犯,你就走吧。但是一旦出了这门,你是死是活,我便再也不管了。”说完就转身出了房子。
  董芝现在心里依然惊慌不已,听到老伯要放自己走,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立即下床向门外冲出去。
  “你真的让我走?”走出门口,发现老伯正坐在凳子上,她小心翼翼的离远了一些,然后问道。
  老伯依然坐在那里,右手食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身前的石桌,没有做出回答,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见此情形,董芝立即头也不回的向外面的公路冲去。不论老伯到底在搞什么鬼,都必须先离开此地再说。
  “这次又忘记提醒她把行李带走了,也罢,等她下次再来时,我一定记得。”等董芝走远了,老伯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轻轻叹息一声。
  随即他站起身来,捡起石桌上董芝遗留下来的背包,向房子走去。
  来到房子的角落处,老伯在地上某处一按,打开了一道同往地下室的暗门。。
  老伯站着沉默了一会,然后将背包丢了进去。
  此时的地下室中,堆放了密密麻麻的无数个背包,每个都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