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二十四章 莫名选择

  董芝急促的喘着粗气,用尽全身力气跑,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本就已经极度疲劳的身体和虚弱的神经,在这一惊吓后,变得更加脆弱了。此时感觉身体重如万斤,举步维艰。眼前发黑,大脑发麻。
  由于神经已经极度绷紧,任何风吹草动她潜意识都会觉得是有危险要降临,不过也亏得这种时刻保持的心态,才刺激得她强行坚持下来。
  而此时,迎宾广场已经远远在望了。
  “要到了,加把劲,到里面就安全了!”心里再次鼓舞一声。
  卯足干劲,董芝就这样艰苦的通过了长长的停车场,终于来到了迎宾广场。只是虽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但董芝却没有丝毫欣喜的感觉,反而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入目所见,广场上落叶无数,杂草遍地。很多建筑的门窗早已破烂,地上落叶间,随处都是在日光之下,反射着刺目光芒的玻璃碎片。
  四周围很多设施和遮阳伞之类的物品,正七零八落的在地上各处,很多都已经在持续的日晒雨淋之下,变得破烂不堪,阵阵霉味充斥于其间。
  这些其实都不是董芝感觉不可思议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此时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处显得与周遭环境特别格格不入的地方。
  那是一张服务台,台面上纤尘不染,干净如新,旁边台凳摆放整齐,井然有序。
  而在服务台后面,悄然站着一个女子。她虽然已经年过中旬,脸上有两道浅浅的皱纹,但皱纹却没有给她带去老态,反而增加了许多成熟味道。依然风韵犹存,性感撩人。
  她看起来就像是六七十年代酒馆里卖场的当红歌姬,充满了成熟动人的妖媚。此时正满脸微笑的看着董芝,双眼之中,眸光平静却带有让人无法看透的深意,似乎能看穿人的心神,勘破红尘,触之让人沉陷。
  除此之外,广场正在不断重复的播放着一首奇异的歌曲,歌词恐怖非常诡异,旋律凄婉,让人毛骨悚然。
  是什么黏住了尘埃
  噢,那原来是我的血肉
  可我为什么没有痛觉
  因为沉浸在一个故事里
  我们相拥着一起长大
  说好了共同来到世上,一起去看樱花
  想想将来,那生活可真是美好啊
  可是逐渐的,却发生了变化
  你的双眼总是泪眼花花
  告诉着我,你真的太饿啦
  所以我把手扯断给你吃吧
  脚也掰断不必留下
  零碎的血肉在地上堆积如盛开的玫瑰花
  看上去真的好美啊
  我的血肉好吃吗,我也好想尝一下
  快吃吧,你真的太饿了
  恭喜你,脸色开始好起来啦
  剩下的你还想要吗
  可我只剩下头颅,已经没有其他啦
  乖,你别哭啊
  头也拿去吧
  合二为一更好呀
  看啊,你终于长大啦
  把肚皮撕开就爬出去吧
  你带走了血肉,却把我留下
  为什么没有了我啊
  我想找你啊,让我来找你吧
  但我已经不爱你了,从此以后,我就来恨你吧
  歌曲不断循环着,周而复始,旋律在脑海中回荡不休,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歇。
  董芝听着这歌曲,脸色开始慢慢发生变化。惊愕、茫然、悲戚、痛心、迷离,不断的变化着。同时感觉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滚动一般,似乎有好多尘封了许久的记忆即将爆发开来,剧痛难忍。
  她额角青筋暴跳,能看到血管在一下一下的臌胀着,脑海中的意识开始一点点的离她而去,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痛楚。
  脚下无意识的一步步走着,慢慢的来到了服务台前。
  服务台里的旗袍女人怜悯的看了董芝一眼,红唇轻启,声音飘飘飘渺渺,如真似幻却十分魅惑:“欢迎光临,你这次打算怎么样?”
  董芝抬起头,双眼中是充满了痛苦的暴躁目光。她银牙紧咬,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用尽力气地在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来:“发烧…头痛…水…药…”
  闻言,旗袍女人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转身走进了旁边的服务区的医务室内,不一会就端了一碗微黄的汤水和一颗药片回来,放在服务台上,道:“来吧,还是二选一,这次你要什么?”
  董芝没有听清楚旗袍女人话语中蕴含着的意思,口干舌燥的她只想尽快解渴,只是手明明是向左边的汤水伸去,但在即将触及时却鬼使神差的移到右边,一把抓起了药片。
  药片在手,就要往嘴里送去,只是才刚刚触及唇边,却被一只柔弱无骨的纤纤细手抓住了。
  “吃了那么久的药,也该换个口味了,你就不想尝尝汤的味道吗,喝了就舒服了。”旗袍女人眉头轻轻一拧,折出几道好看的皱纹,用怜悯的语气道。
  闻听此言,董芝立即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脸色上覆盖上了一层漆黑的雾气,样貌狰狞,目光凶狠。
  旗袍女人看了董芝一眼,将手松开,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她转过头,看向身侧一处空旷无人的地方,似乎凝望着某个不存在的人,轻轻的道:“唉,执念太深,还是放不下,又是何必呢…”
  手一松开,董芝立即毫不犹豫的就将药片塞进嘴里,随后面色才恢复原样。
  随着药片入口,马上就化解开来,随即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口腔散发而出,蔓延向身体每一个部位。
  董芝感觉浑身舒服无比,疲劳痛楚的感觉一扫而空,同时身体变得十分慵懒,一股倦意袭上心头,身体缓缓躺下,就此沉沉睡去,不知人事。
  天空中一片厚云飘过遮挡住了初升太阳的光芒,在地上投下一片阴影,一片远超正常的深灰色阴影。
  随着云层缓缓飘动,阴影覆盖住了董芝的身体。
  在董芝的头上,缓缓的升起一缕黑烟,黑烟缠绕在她的头顶。随着时间推移,越积越多,最后倾泻到地上。
  几个小时后,地上的黑烟已经积累得如同一汪小湖大小,终于在最后一丝黑烟冒出后,黑烟形成的小湖荡漾一下,缓缓出现了几个隆起。
  隆起越来越大,最后小湖渐渐化作几个人类模样的轮廓,几个人形轮廓在原地呆了一下,然后一起缓缓地转动身体,看向董芝,模糊不清的面容上,看不到是什么表情。
  一阵微风吹过,吹拂下了树上的几片叶子。叶子随风飘舞,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越过董芝身前,然后落了在服务台上。而服务台周围,除了董芝正睡在地上之外,再无他物,空空如也。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转瞬间,就已经从指缝间偷偷溜走。。
  很快,一天的时间即将过去,太阳也逐渐落入西山,天色开始暗淡下来,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此时度假村中,睡在地上的董芝眼睫毛轻轻颤动一下,随后眼帘缓缓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