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二十六章 惊悚回应

  拖动有些轻浮的脚步迈入餐厅中,里面灯火通明,所有事物一览无遗。
  一排盛满了西式食物的餐台摆在餐厅中央,餐厅两侧是香气四溢的中式餐点,而再后面则是就餐区。
  跟想象中的一样,里面任何装饰都十分干净整洁,食物新鲜诱人,只是却静谧无声,毫无人迹。
  “有人在吗,我要点餐。”董芝呼唤一声,却久久无人回答。
  呆滞的走到餐厅中央,看着餐厅琳琅满目的食物,虽然已经十分饥饿,但心情落寞的她却没有什么食欲。
  盛好食物后坐到就餐区,机械式的将食物一口口往嘴里送,空荡荡的餐厅,只有形单影只的董芝一人。
  随着食物下肚,身体缓缓的有了一些充实感,终于感觉到没有那么虚弱无力了。
  就在此时,刚才疯狂举动的一幕幕,慢慢的浮上心头,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记忆里,她暴戾的四处进行破坏,几乎没有一点清醒的心智。并且在进行破坏时,脸上那充满毁灭欲望的表情,此时回想起来都感觉十分害怕。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像是失控了一样做出这种事情来,对于一向温婉的自己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她产生了一种强烈而又怪异的陌生感,似乎那疯狂暴虐的董芝,并不是她自己,她只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身体造成了这一切。
  类似的情况,在她见到那个旗袍女人的时候也发生过。当时她明明是想要那碗汤水,手也是向那边伸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移到了药片上,还毫不犹豫的一口吞服了下去。
  突然,她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心中惊疑不定,一个情节在她的脑海中闪现而出。
  曾经,在胖妞家里陷入的梦境中,在自己发现胖妞奶奶身体破损死在地上而即将崩溃时,出现了一个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是面色狰狞狡猾的女人。那个女人说她才是真正的董芝,还说早晚自己的身体会属于她。
  那个女人因为自从出了梦境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所以几乎只是把她当成了是梦境的产物。
  而此时想来,难道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如此细思极恐之下,鸡皮疙瘩迅速覆盖了身体上下每一处地方,董芝感觉浑身冰寒,如坠冰窖。
  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品味其中的恐怖,突然一把微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他…们也要回来…了!”
  “什么,谁回来了?”董芝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却立即醒悟过来,这个度假村中只有她自己一个,身边跟本就没有其他人!
  蓦然抬头,四下扫视一圈,周围依然是一片寂静,除了自己之外便再无他人。
  “快走……他们…就要…到了!”就在董芝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时,耳边却又传来一声低语。
  “你到底是谁?”她刷的站起来,由于用力过猛,身下的椅子都在这一站之下,“啪”的一声摔到地上。
  只是那个声音没有回答董芝,而是继续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道“…十米…”
  “…九米…”
  “…八米…”
  随着倒数的声音响起,餐厅外逐渐传来阵阵“呜呜”的风声,门窗也跟着一起发出共鸣之声,并且声音越来越大,竟然真的似是有十么东西在快速接近。
  董芝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双眼中瞳孔游离不定,额角上,冷汗涔涔而下。
  “…三米…”
  “…二米…”
  “…一米…”
  “来了!”
  惊恐不已的董芝瞪大了双眼,双拳紧握,用尽全身力气盯视着周围的每一串空间,用力的吞咽几下,未知的事物才最恐怖!
  只是随着倒数结束,声音却戛然而止,风声和门窗的颤动声也突兀的消失了。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间很快的流淌而过。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董芝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站在原地,只是餐厅依然静谧无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故。
  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就在董芝稍微松懈,即将达到崩溃临界点的心理也轻轻放缓一些的瞬间,董芝的心脏突然用力一抽,如同被人骤然紧握了一下,吓得心胆俱裂!
  只见餐厅大门突然受到一股大力的冲击,“呯”的一声木屑纷飞间,爆炸成了无数碎块,墙边的玻璃和电灯也跟着一起爆炸开来。
  紧接着一股巨大的飓风,从餐厅的门外疯狂地刮进来,狂风肆虐间,餐厅里的桌椅被刮得离地而起,漫天飞舞,场面恐怖至极。
  董芝的大脑已经几乎变成了一团浆糊,惊吓得目赤欲裂,尖叫连连。
  双手不自觉的抓紧又松开,双脚“噔噔”的无意识乱蹬乱踢间,被刚才碰跌的座椅绊倒在地,摔得七荤八素。
  董芝躺在地上,用力揉了揉刚才磕到地面的头部,还没有来得及呼痛,便听到数道“咔嚓”声。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餐厅大门处出现了几个个浅浅的脚印状凹陷,并且正在一步步的在向自己走来。
  见到步步紧逼而来的凹陷脚印,董芝更加惊惧了。手脚并用的向后面退去,只是才退出去了几步,却发现自己已经靠到了后面的墙壁上,竟是已经退无可退了!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急促的喘着气,靠在墙上,一边惊慌失措的猛摇其头,一边嘴唇哆嗦的祈祷着。
  只是无论她再怎么惊恐,那些浅浅凹陷进去的脚印却依然一步步而来。
  看着即将来到自己身前的脚印,董芝的心脏剧跳,“呯呯”直响,双手不停揉搓脸部来试图转移注意力,却反而感觉更加恐惧了,根本毫无效果。
  终于,那些脚步停了在董芝身前,随后她的右脚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转眼看去,发现脚踝处出现了一个有些发黑的手印状淤痕,接着就传来一股直入骨髓的剧烈疼痛。
  “呀!”面临死境,她绝望的发出一声嘶吼。
  紧接着她整个人离地而起,在空中翻转晃动,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了餐厅内其他正在飘舞的物体,一下子飞出了餐厅外,在地上摩擦着草坪翻滚出去好远才停下来。
  董芝只感觉身体一轻,眼前一花,就已经到了外面的草地上。随后浑身上下都传来剧痛无比的感觉,大脑也嗡嗡作响,如同有千万只厉鬼在哀嚎。
  她在地上痛苦呻吟几声,感觉胃部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哇”的一声呕吐出来,这才感觉舒服了些,随即她耳边又响起一声低语:“出去后…马上离开度…假村,别再…回来!”
  此时董芝已经恢复过来了一些,听到这低语声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餐厅,只听见里面鬼嚎声不断,如同恶魔炼狱一般,似乎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碰撞。
  感觉头皮一麻,立即拖着伤痛之躯,撒腿就跑,用尽全身仅剩的体力,向度假村外面逃去。
  一路上穿过服务区、迎宾广场和停车场,来到牌坊处。。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暗,牌坊外的树林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偶尔几声鸟叫传来。
  董芝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度假村,只见里面的路灯正在一盏一盏的快速向自己熄灭,立即感觉背脊一寒。便把心一横,强行压下惧意,向着树林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