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章 掌心之肉

  令她烦恼的不只是被阴司之约强迫,屡次受到惊吓而来到这别墅中,还有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还需要遭遇什么样的凶险。
  从她决定来度假村开始,就一直险象横生,几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既然之前的遭遇就这么险恶,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肯定不会平静,只会更加可怕。
  只是现在已经来到度假村,也进入别墅里了,但是接下来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她却没有丝毫头绪。
  虽然她隐约猜测到自己要来这里寻找记忆,找到当年度假村惨案的真相,但是她只是个平凡而普通的女孩子,她不是侦探。
  此时此刻因为遭遇鬼打墙和可怕的鬼风才躲进别墅里,但进来之后,整栋别墅都平静无比,没有任何线索,简直就是毫无头绪,让她不知所措。
  这让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董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根本就连个方向都没有。
  董芝越想越苦恼,慢慢的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想以此来逃避。
  只是刚把头埋进去不久,她就闻到了一股混合了许多怪异臭味的味道,往怪味传来的方向多闻几下,这才发现原来这些味道都来源于自己的身上。
  原来在自己的逃命过程中,早已遍体鳞伤,多处破损。身体上也沾到了许多诸如泥土、树汁、汗水、呕吐物以及血液之类的肮脏污秽之物,加上已经许久没有洗澡,所以就产生了这些令人恶心欲呕的复杂臭味。
  除了臭味之外,身上那些污秽的东西也传来阵阵极其难受的黏腻感,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刚从垃圾堆填区里爬出来的一般,极其难受。
  这么肮脏的感觉,对于素来喜爱干净的女孩子,特别是相貌出众洁身自爱的董芝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煎熬。
  她想也没想,立即站起来就往浴室冲去,顾不上这里可能还潜藏着的凶险,迫不及待地脱掉衣服,直接打开花洒开始冲洗起来。
  温热的水流过皮肤,缕缕污水冲刷出来,她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舒适,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沐浴是这么享受的事情。
  直到热水冲得浑身都暖洋洋的,她才关上热水然后涂抹上沐浴露和洗发液,闭着眼睛在充满滑腻的泡沫之中,尽情感受着已经多天没有感受到过的香气和温润,终于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的变得干净起来。
  一番沐浴后,不但污垢尽去,连疲劳都去除了许多,浑身肌肉都没有那么酸痛乏力了。董芝就这样深深的沉浸在沐浴之中,逐渐将身处的险境和最近的恐怖经历都忘却掉。
  就在忘乎所以地沐浴时,董芝不知道的是,在淋浴间旁边紧闭着的窗户上,出现了一团雾气,并且逐渐浓重起来,慢慢化作了一张人脸的形状。
  雾气化的人脸栩栩如生,甚至其上的眼睛还在成型后微微的转动了起来,紧紧地盯视着董芝。
  在肆意的看了一番后,雾气人脸竟然离窗而出,附着到了董芝的脚上。然后缭绕着她的身体一路盘旋而上,直至来到她的面前,静静地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雾气人脸几乎贴着董芝的脸庞漂浮着,上面的五官逐渐凝实,慢慢的出现了一张与董芝一般无二的脸庞。随即这张脸庞看着董芝,先是露出了无限爱怜的表情,接着就变得充满仇恨,最后又显得极其痛苦,甚至脸部构造都恐怖的扭曲了起来,然后在发出一声“咯咯”的怪异呻吟后,化作了一蓬雾水洒落到地上。
  “什么声音?”
  沐浴得忘乎所以的董芝听到这怪声顿时吓了一跳,心情从沐浴的放松中瞬间恢复为紧张和恐惧。想要睁眼去看,但眼皮刚一睁开,大量的泡沫便涌进她的眼睛里,使她产生一种强烈的不适感,眼睛疼痛不已,只能重新闭上。
  董芝心中焦急无比,多次遇鬼后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她的警惕。一把将热水开到最大,身体上的泡沫立即就被快速冲洗掉。
  然而越是冲洗,她的内心就越是焦急和惊慌,因为她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进行冲洗,头上的洗发液和泡沫都洗不掉,反而洗发液变得越来越浓郁,泡沫也越来越丰富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洗发液冲洗不掉?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眼睛又无法睁开,只能更加疯狂的去搓洗头发。
  “洗掉啊,洗掉啊,快给我洗掉啊!”
  “啊…”
  “为什么洗不掉,为什么洗不掉?”
  董芝越洗越急,越洗越烦躁,越洗越慌张,甚至已经大声的呐喊了起来,如同疯魔了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根据之前的经历,她知道这绝不正常。恐怕那些恐怖诡异的现象又发生了,但是由于眼睛不能睁开,所以她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正因为未知,所以才可怕!
  董芝以为这种诡异的现象会继续持续下去而焦灼无比,但是下一刻她却呆住了。因为她感觉到头上突然被什么硬物敲击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的声音,接着她头上的泡沫就开始快速的被冲洗掉了,刚才那种无论怎样都冲洗不干净的情况解除了。
  睁开眼睛,先是看了一下头顶,发现浴间吊顶高高悬挂着,没有它物,而低头看去时则发现,一个空空的瓶子正在地上轻轻的晃动着,时不时碰一下她的脚尖。
  她弯腰捡起空瓶,然后抹去瓶身的泡沫,随后瞳孔骤然一凝,立即抬头向身侧的置物架看去。
  制作精美的置物架上,原本是放着两个装满了的瓶子的,一瓶是沐浴露,一瓶是洗发液。而此时沐浴露还在,但是放置洗发液的位置却空了。
  董芝的内心简直是一石惊起千层浪,恐惧的情绪充斥了整个大脑。
  难怪无论怎么冲洗都洗不掉,原来有什么东西在她全身赤裸毫无防备的沐浴时,一直在她身边看着,一直在她头上添加洗发液!
  然而更加恐怖的是,董芝发现自己握着瓶子的手隐隐传来了一阵怪异的感觉,有些刺痛又似乎有什么在动。
  把瓶子翻过来一看,只见一团黑色的头发正在瓶底抖动着。
  见此情形,董芝的心呯呯直跳,血管也一下一下剧烈地膨胀起来。
  那到底是什么?
  强压着心头惧意,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捏起一把头发,然后将之拨开。
  随着头发被拨开,里面的东西顿时暴露了出来。一开始看到那东西,她还没有什么感觉,然而片刻后,她却顿时感觉脑海中发出了“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意识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她差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身体就像是遭受到雷劈似的剧烈震颤起来,握住瓶子的手连连甩动,如避蛇蝎般将之丢出淋浴间。
  那赫然是一颗鸡蛋大小的,面部五官正在不停蠕动变化着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