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一章 赤身相拥

  那颗人头不但黏附在瓶子上,还一口咬住董芝的手心,甚至能看到它正在用力的吮吸着,竟是在吸食她的血肉!
  人爱吃肉,但绝不代表能够接受自己的肉被人吃!
  董芝凄厉的尖叫起来,想要马上逃离这该死的浴室,但身体却在极度的惊吓之下,不受控制地手舞足蹈起来。
  能够想象此时董芝的心,到底惊骇欲绝到何种程度。
  那颗还在蠕动的人头在被董芝丢出去之后,以极强的弹性在地面和墙面间来回弹了几下,最终掉落到浴缸之中。
  浴缸顿时抖动几下,发出阵阵让人牙酸的怪声,然后就静伏下来。
  “吱…吱…吱”
  浴缸内,水龙头发出一阵扭动的声音,随后温暖的水流便流淌而出。
  水慢慢灌满浴缸,一条手臂从水中伸出,将水龙头关上。
  “呵呵,这具身体的味道,果然是世间最好的。你越是惊恐,滋味就越是鲜美…呵呵呵…”浴缸中一个浑身赤裸,外貌与董芝一般无二的女子用充满魅惑的语气叹息一声。
  随后这个女子抚摸过她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发出阵阵舒服的呻吟,接着似乎心情很好,丝毫不理会正在她身后恐惧得不能自已的董芝,徐徐开口哼唱起来。
  是什么黏住了尘埃
  噢,那原来是我的血肉
  可我为什么没有痛觉
  因为沉浸在一个故事里
  我们相拥着一起长大
  说好了共同来到世上,一起去看樱花
  …………
  ……
  你带走了血肉,却把我留下
  为什么没有了我啊
  我想找你啊,让我来找你吧
  但我已经不爱你了,从此以后,我就来恨你吧
  这歌声就如同董芝出来度假村迎宾广场时一般,歌词恐怖非常诡异,旋律凄婉,让人毛骨悚然。
  “怎么样,这是我为你写的歌,是不是觉得很好听?”一曲终了又重复哼唱,直接许久之后,浴缸中的女子停下来,伸了个懒腰后回头看了已经平静下来,变得呆若木鸡般的董芝一眼,轻轻说道。
  接着女子慢悠悠的从浴缸中站起,几乎完美的胴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只见她皮肤凝白,腰肢纤细,丰乳翘臀姿态婀娜,充满了无尽的诱惑。随后她轻抬玉足,缓步向董芝走去。
  走进淋浴间,女子再上下打量了一番董芝的身体,随后抱了上去,已经双目无神的董芝的双手也如被牵引般环抱住对方。
  二人赤裸的身躯就这样紧紧贴着,似乎恨不得将对方都挤压进自己的身体里,如同两个还在母亲腹中尚未出生而紧紧相拥的婴儿。
  许久之后,女子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随即柔柔地摩挲了一下董芝的头发,然后凑到她的耳边,目光中充满怜惜的道:“噢,多么可爱又可怜的小羔羊,看着你一路担惊受怕,尝尽苦头,受尽苦难,历经沧桑才回到这里,我…我…”说道这里,女子话语突然停顿,眉头紧皱,眼眶湿润,泫然欲泣,似是情难自抑。
  女子哽咽几声后才没有流出泪水,又继续道:“我…我真是太开心,太兴奋,太激动了!”
  “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恐怕也不过于此!”
  “你知道吗,你那楚楚可怜和惊慌失措的模样,还真是百看不腻,让我乐此不疲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女子肆意的仰天放声大笑起来,竟然如同双面人一般,前一刻还满是痛惜怜爱的温柔,后一刻却是歇斯底里的疯狂。说出来的话也是如此前言不搭后语,实在匪夷所思。
  笑声在浴室内持续响起,许久之后女子才逐渐止声,然后面容开始浮现出狠戾之色,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你本是我最爱之人,可你却在我未曾见识过世界之美时,便亲手将我摧毁,所以我恨啊…”
  “不要想着解脱,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无论你回来多少次,在老妖婆那里,你都永远只能选择左边!”
  “我心中恨意也永不磨灭,你就与我还有他们一起相亲相爱,然后生不如死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女子再次大笑着,但这一次没笑几声却生生顿住了。只见她胸膛一阵剧烈起伏,然后一口浓郁而混合着尸臭的黄水便从她的七窍中喷涌而出。
  “咳…咳”
  “该死的,这具身体的极限时间又到了吗?”女子伏在董芝的身上,看着自己正在化成黄水并且还不断滴落到地上的身体,自嘲一笑。
  然后女子目光中疯狂和怨恨的神色迅速退去,露出了继续道:“我不愿终结,也不愿轮回。即使时光短暂,但是只要能够重新拥抱你,拥有身体,这样就足够了。”
  “咳…咳”女子又咳嗽一声,此时她胸部以下的身体都已经化作黄水洒落在地,只剩下溶解了一半的上身依然挂在董芝的身上。
  “既然你已经回来,那从明天起就不会再像之前那么温和了,一切将都会变得更加凶险,更加痛苦。”
  “那个愚蠢家伙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受尽极刑,让我悔改,却不知道这正合我意,如我所愿,我想要的就是能多点拥有身体来抱着你。”
  “咳咳……我时间不多了,让我再看看你的脸…”女子一边气若游丝的说话,一边艰难的伸出手,抚摸到董芝的脸上。
  “接下来…好好…休息一晚…吧,明天以后的经…历,你会永生难忘的…”
  最后她惨笑一声,挂在董芝身上的手终于因为融化得无法支撑上身的重量而断裂,仅剩的身体也因此跌落下去,摔成了一滩黄水。
  自此,与董芝一般无二的女子彻底溶解,消失不见。
  一段时间过去后,董芝如同扯线木偶一般,面无表情地用僵硬的动作打开水龙头,先冲掉地上臭气熏天的黄水,然后再将身体洗干净。接着她走出淋浴间,换上度假村提供的浴袍,再将褪下来的肮脏衣物丢进洗衣机里。
  做完这一切后,她便以极其怪异的姿势,一步一顿的走到大厅中。打开冰箱门,将里面的许多食物都塞进口里,然后不经咀嚼就吞咽下去。
  关上冰箱门,董芝再一步一顿的走上楼梯,进入了走廊的最后一间卧室中,然后越过靠门的床,来到里面靠窗户的床前。接着她便像是扯线木偶的操控线突然断裂了一般,整个人“噗”的一声摔倒在床上。。
  紧接着,旁边的衣柜门在发出“咯咯”的一阵响声中缓缓打开,里面一张被子掉落而出,刚好盖在她的身上。
  “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光吧,希望你不要后悔出生到这个世上呢,我亲爱的…妹妹”房间中忽然凭空发出这一句话,随后董芝的眼睛缓缓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