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二章 隔床有人

  夜已深,别墅内静悄悄的,只有二楼房间中传出阵阵均匀的呼吸声。
  董芝安详的随着,睡得极其深沉。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与另外一人相拥着,浸在一片温润暖和的液体中。
  在这液体中与人相拥,她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比自己略微高大,宽广的怀抱给予了董芝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
  隐约间,能听到对面之人的心跳,她觉得自己的心也与之发生了共鸣,以相同的频率,“呯呯”跳动着。
  她不知道对方是谁,想睁开眼睛看看,却感觉眼皮十分沉重无力睁开。于是她将头埋在对方的怀中,紧紧地与之拥抱。
  她好想永远都能这样与之相拥,永远都能像这样靠在对方的怀抱里,永不分离。
  不过渐渐的却发生了变化,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大,而对方却慢慢变得瘦弱,而且还在一点点的缩小。
  董芝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开始害怕起来。对方的身体渐渐变小,她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般靠在对方的怀抱里,甚至有时候还觉得对方要离自己而去了。而在每次在她感觉即将要失去对方,惊慌得四下寻找时,对方总会用手来抚摸她的脸颊,以此来抚慰她惊慌的心。
  时间快速流逝而去,情况越发严重了,她感觉得到对方是真的在变小,已经几乎消失了。她无论再如何像以前那般惊慌的想要寻找,也依然都找不到对方,而原本会抚摸她脸颊的手也再都没有出现。
  就这样,对方消失了。
  董芝很伤心,却也无可奈何,她不知道自己身处的这个充斥着液体的地方是哪里,她无法睁开眼睛,身体也没有丝毫力气。她只能双手抱膝的卷缩着,默默的思念对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董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长大,而曾经有个人与自己相拥相爱的记忆,却在渐渐消失,直至最后完全淡忘在她的脑海中。
  “哈…啊…”
  董芝蓦然醒来,一下子从床上坐起,额头上布满汗珠。虽然一醒来就马上意识到这仅仅只是南柯一梦,但心中却依然有一股剧烈的心痛感,泪水止不住的就簌簌而下。
  她坐在床头,低声抽泣起来,这个梦境是如此的真实,让她分不清楚到底是否曾经发生过。
  那个在昨天晚于在浴室中吸食了自己的血肉后,从一颗肉球长成的女子。那个曾经在胖妞家借宿一晚时出现过的,有着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脸孔,甚至声称自己才是真正的董芝,一直给人诡异和阴森感觉的女子。
  梦中与自己紧紧相拥的是你吗?
  你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相像,梦中与你相拥时和昨晚浴室中赤裸拥抱时的感觉,是如此的相似,如此的令人感到安心和温暖。
  可如果是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离我而去,为何对我又这么仇恨?
  天色逐渐放亮,阳光开始普照大地。
  董芝卷缩起身体,坐在床头发呆,她已经遗忘了惊慌,心中只剩下苦楚,脸颊时不时的有泪水流淌而下。
  “唦唦”就在无声落泪时,董芝突然如遭雷击一般,整个身体立即绷紧。她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那是旁边的床上传来的被单翻动的声音,而旁边的床上,董芝清晰得记得是空着的!
  这栋别墅她昨晚已经认真检查过了,除了她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他人存在的痕迹,而且她进来后也已经关上了别墅的大门,所以别墅内现在除了董芝,是不应该还有其他人的!
  应该只是听错了或者有老鼠吧,她的心里暗暗如此安慰自己,然而下一刻她这种自我安慰便土崩瓦解了开来。
  因为她这次不单听到了被单翻动的“唦唦”声,还看到那张靠着房门的床上,坐起来了一个人影。
  不,不是人影,那是鬼影!
  董芝倒吸了一口气,同时感觉背脊都凉了起来,恐惧感瞬间就摧毁了刚才那种失落的情绪,继而变得惊悚无比。
  她看着那张本来空空如也的床上坐起来的影子,双眼瞪得大大的,暗恨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梦而这么入神,竟然都忽略了自己还在险地之中。
  这里可是她阴司之约的最终地,是三年前发生过流血惨案的现场,而自己一路走来身边总是厉鬼不断,这里怎么可能会安全?
  那个鬼影站起来后呆了一下,然后在床周围飘荡起来,似乎在寻找些什么却始终找不到。而在它转身面向董芝时明显呆了一下,然后她听到了一阵“哼哼”的声音,接着就看到那鬼影,竟然开始向她飘去!
  看到阴森的鬼影居然来找自己,董芝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把将被子拉起高盖过头,将自己全身都包裹在被子里面。即使如此也压不住心中恐惧,浑身瑟瑟发抖,口中不断呢喃着:“阿弥陀佛…保佑我。”
  但是无论董芝怎么祈祷也无济于事,只听到地上传来阵阵“咄咄咄”的脚步声,最终停了在她的床前。
  “董…芝…”脚步声刚刚停歇,被单外便传来了一声森冷恐怖的呼唤。声音微弱而飘忽,仿佛同时自四面八方响起,透发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气,董芝顿时感觉到遍体生寒,头皮发麻,不敢回应。
  只是董芝的默不作声显然没有多大用处,她感觉到被子突然一重,像是有什么东西压了下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动弹不得。
  鬼压床!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已经听说过许多次的恐怖情况,此时她空有意识,但却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被动应对。
  “董…芝…”鬼影再次呼唤一声,董芝依然不敢回应。
  在鬼影呼唤一声后,董芝感觉到似乎有只手按到了被子上,然后那只手使出一股大力往下一拉,被子顿时被拉开了一角,随即她感觉到一只冒着寒气的手伸了进来。
  感受着这只索命鬼手的接近,董芝惊骇欲绝,亡魂皆冒,她根本不敢去看那只冰冷森寒的鬼手。
  在被子之中想要反抗,却又因为遭受着鬼压床,根本使不出力气,只能绝望的闭起双目,绷紧身体,尽量把头往后仰,想以此躲过一劫。
  这个想法自然是徒劳无功的,森寒的鬼手依旧向她伸去,然后抵到她的额头上。董芝顿时感觉到寒气透体而入,侵入到她的四肢百骸之中,连心脉血管都冷得几乎凝固起来。。
  死定了…这次死定了…
  董芝感受着快速冰冷下去,逐渐失去知觉的身体,一行泪水滑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