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五章 前世今生

  热泪滚落而下,董芝放声痛哭起来,声音痛苦,悲戚。
  众人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被她的哭声感染,一时间皆保持沉默,无人作声。周小华和其中一个男人眼眶湿润,看向董芝的目光充满不忍之色。
  只是时间久了以后,长期处于这样的沉默中,气氛开始变得压抑起来。人群中,有两个女人渐渐的皱起眉头,她们觉得心中极其难受,脸上也露出了烦躁之色。
  “哼,整天哭哭啼啼的。闭嘴吧,不就是发烧的时候做了个噩梦吗,至于哭成这幅模样?”终于,一个长发的女人忍不住了,出言讥讽。
  “就是,美姐花钱是请我们来度假的,不是来哭丧的,搞到我们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烦躁!”见到其中长发女人这样说,另外一个短发女人也附和着道,显然是长发女人的跟班。
  “够了,本来人家就身体不舒服,你们不但不帮忙,还在这里说什么冷言冷语,你要是没有良心,那就滚出去。”本来周小华与董芝就情同姐妹,此刻看到董芝梨花带雨的模样,已经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胸腹中酝酿着一股关心和怜惜的情绪。此时却被两女打破了这种氛围,听到她们出言讥讽,顿时产生了一团怒火。
  “哎呀,好你个周小华,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能轮到你说话了,居然敢顶撞我?”短发女人一看就是个骄纵惯了的性格,心情烦躁之下被周小华出言顶撞,心中的燥意更盛了。她气得双目圆瞪,咬牙切齿,挽起衣袖抄起身旁的一张凳子就想砸过去。
  “哼,欺人太甚,要不是董芝人好相信你们,我们怎么会来这里。我就知道你们突然一改前态的请我们来度假是不安好心了,现在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见短发女人想要动武,周小华跨前一步护在董芝身前。
  “小凤别冲动,你们跟我出来。”一个男人拉住短发女人的手,将她手中的凳子取下,随后看向董芝,道:“你们别介意,小凤就是这个性子,大家先分开冷静下,我们是一起出来旅游的,不要伤了和气。”说完便拉着他身旁的两女和另外一个男人向别墅外走去。
  “干什么,现在我正窝着一肚子火呢,今天我非要教训这个小娘皮不可!”小凤挣扎几下想抽出手来,却发现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异常用力,只能被拖着走向外面。
  “我们是来旅游放松的,说不定毕业后就无法再见面了,一定要好好计划计划,享受这最后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跟小孩子一样喜欢动手动脚。”男人快步走着,态度坚决。
  把两女一男带出别墅,男人转过身来将门锁上。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大门即将闭合的瞬间,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周小华和董芝一眼,轻轻舔了舔唇角,露出了一副玩味的表情。
  别墅内,此时就剩下周小华、董芝和另外一个男人。
  周小华搀扶着董芝重新坐回沙发上,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同事柔声安慰着,想让她恢复心情。
  “我不知道你到底梦到了什么,竟然令你印象这么深刻而无法自拔。但我和周小华是你坚实的后盾,不管那两个女人想干什么,我们都会照顾好你的。”剩下的那个男人则是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四人的离去,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后才拉上窗帘,然后倒了一杯热水,放到董芝身前的茶几上。
  “谢谢,梦中的一切就让他们随风而去吧,很幸运我梦醒之后还有你们。”董芝抬起头,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她能感受到面前的两个人确实是真心对待自己,不想再让他们担心。
  接下来已经恢复冷静的董芝与另外两人交谈了很久,她对现实的了解便清晰了起来。
  留下来与董芝和周小华一起的男人叫易臣罡,是她们的学院的师兄。
  另外的几个人中,长头发的女人叫高美美,是个白富美。她父亲是一个当地有名集团的老板,崇乐绿林度假村就是她父亲的其中一项产业。这次毕业旅游就是她牵头做东,请董芝几人前来游玩的。
  短头发女人名叫华清凤,是高美美父亲所在集团一个小股东的女儿,自幼与高美美一同长大,为她马首是瞻,俨然是她的跟班。
  至于剩下两个男人,一个叫赖小东,一个绰号饼干,分别是华清凤和高美美的男朋友,这两人都是校外的社会人员,这次来度假村是第一次认识董芝三人,而今天拉华清凤几人走出别墅的,正是饼干。
  包括董芝在内,四个女的都是同班同学兼宿友。她们四人虽然同住一间宿舍但却分成两派,互相针对。
  董芝和周小华两人都是出生普通家庭,自认识以来便极其投缘,性格相近,情同姐妹。而高美美与华清凤则极其势利和自认高人一等,她们则鄙夷董芝两人贫贱,处处出言讥讽。
  在大学四年里几人每次见面几乎都是冷言冷语,针锋相对。但临近毕业时高美美两人却突然转了死性,居然百般劝说的邀请董芝两人一同旅游,美名其曰百年修得同床枕,千年修得上下铺,已经即将毕业,大家应该不计前嫌,好聚好散。
  周小华一听就觉得事有蹊跷,但董芝天性纯良,却是不顾阻拦,答应了冰释前嫌。
  想着董芝要跟两个明显不怀好意的女人一起外出,周小华自然不放心,就一同跟了过来,而且还找来了平常跟她们相熟,如同哥哥一般的易臣罡来作为保镖。
  在旅途出发后,高美美两人真的像是转了死性,竟然一路好言好语,嘘寒问暖,以姐妹相称,显得十分亲密,就连周小华几乎都相信了她们。
  到了度假村已经是凌晨,几人沐浴一番,约好明日再开始游玩。但是这个时候董芝却突然病倒,还发起了高烧,整个晚上都是周小华在照料她。
  而等到了早上,董芝终于退烧了,却就发生了后来的这些事情。
  终于理清了事情的经过,董芝感概万千。如果梦中所见全是真实的,恐怕这就是三年前度假村发生命案的前因后果了,她觉得杀人魔鬼就在高美美等四人之中。因为在她心中,在面对那四个人时,始终有一股难言的恐惧感。
  忽然董芝自嘲一笑,这些都是梦中发生之事,都是在自己发烧时大脑虚拟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真实。
  既然已经回归现实,又何必纠结环境呢,起码自此以后,就不需要再担惊受怕,时刻面对哪些层出不穷的索命厉鬼;不需要煞费苦心,思考如何解除阴司之约;也不需要再心怀内疚,无颜面对胖妞奶奶了。
  董芝不断的安慰自己,可是她心中突然一个激灵,产生了一丝不详的预感,越想越恐惧。。
  所有人包括董芝都认为她今天醒来以前的记忆,只是在发高烧时,大脑因为痛苦而自动做出的臆想。但是大胆的假设一下……如果梦中的画面所展示的度假村惨案,不是过去曾经存在过的前世而是即将出现的今生呢?
  想到此处,董芝感觉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