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七章 意乱癫狂

  看着董芝的模样,周小华和易臣罡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担忧之色。
  “她太不对劲了,怎么办?”周小华也想扶住董芝,却被一把推倒到地上,无助的看向易臣罡,自己手无搏鸡之力,这里又只有他一个男人,一切就只能靠他了。
  易臣罡也明白事态的紧张,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将董芝稳定下来。不然再让她这么癫狂下去,扯断头发划破脸庞事小,万一真的就此疯癫那就事大了。
  他四下打量一翻,向旁边迎宾广场一指,道:“我先上去把董芝制住,你去那边找找看有没有水和绳子。”
  “好。”周小华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而后快速向那边跑去。
  见周小华跑开,易臣罡严阵以待,在董芝身边缓缓踱步,寻找一击制胜的机会。
  终于在某一瞬间,在董芝放下了紧紧揪着头发的手,显得有些体力不支时,易臣罡一扑而上,将她死死压在身下。双臂如同铁钳一般牢牢的将她的双手按在地上,使之动弹不得。
  两人紧密的接触到一起,易臣罡闻着董芝身上传来的女孩特有的香气,又感受着董芝的柔软娇躯在自己身下不断挣动,与自己的身体各处不停摩擦,心头突然泛起一丝异样。
  他心神不稳之下不由得力量一松,被董芝抽出一只手来,随即感觉脸部一阵火辣辣的痛,竟然被她抓破了脸皮,鲜血顿时流淌过右眼,模糊了他的视线。
  易臣罡吃痛,忍不住用手来护住脸部,却被董芝乘机推开。
  董芝一个翻身骑到易臣罡的身上,双手用力的向他的身上抓去,顿时把他的皮肤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易臣罡痛苦不已,想要挣脱出去却又因为两人姿势不便加上心有怜惜的问题而不敢用力,只能被动挨打。
  “鲜血是不是很美味?”
  “舔一下吧,吮吸一下吧!”
  很快易臣罡的鲜血便越流越多,沾染得董芝满身都是,而鲜血却似乎刺激了她,使她越发的显得癫狂。
  在耳边不断响起的歹毒话语催眠下,她竟然真的舔了舔血迹,然后眼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竟然狠狠的一口咬到了易臣罡的脖子上。
  尖锐的牙齿在“咔”的一声中咬破了脖子的皮肤,咬进了血肉之中,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啊”脖子快速出血极其痛楚,易臣罡立即痛苦惨叫一声。
  周小华在迎宾广场附近找了许久都看不到有绳子,后来才在医务室找到了一卷绷带,打算将就着用。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了易臣罡的惨叫声,她顿时吓了一跳,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哒哒哒”
  她非常不安,随手提了一个药箱,然后立即迈开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去。
  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自己离开的那块草坪了,而在草坪上,一个正痛苦挣扎着,哀嚎不停的人影映入眼帘。
  “别吓我啊,你们两个都别出事啊…”周小华的心脏一阵剧烈抽搐,嘴边不断祈祷。
  终于来到易臣罡身前,见到眼前的情景,周小华浑身颤抖,四肢发软,无力的摔倒了下去。
  只见草坪上,易臣罡浑身是血,眼睛上翻,身体不停抽动。双手死死的捂着脖子,而在脖子处,鲜血正汩汩而涌。
  易臣罡身旁的土地上,满是粘稠的血迹,刺鼻的血腥味浓郁无比,能感觉得到生命正在快速离他而去。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周小华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景象此刻早已被吓呆了,嘴唇哆嗦身体颤抖,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冷静点想想有什么办法…冷静点…”她颤颤巍巍的不知所措,脚下不小心踢到了一个事物,这才意识到那是一个药箱。
  “对了,药…幸好我带了药过来…”看着手中的药箱打开,取出了其中的止血药药和消毒酒精。
  “易臣罡…我来给你处理伤口…你别怕…”她手忙脚乱的打开消毒酒精瓶盖,一股脑的全部冲洗到了易臣罡的脖子上。然后又打开云南白药粉剂的瓶盖,拉开他捂着脖子的手,把粉剂全部倒了上去,最后用绷带把脖子缠绕上了几圈。
  在这个过程中易臣罡痛得呲牙咧嘴,但是幸好他还意志过人,这才压下痛楚让周小华替自己疗伤。
  两人都躺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刚才事发紧急,幸好周小华及时赶到,否则恐怕易臣罡就危险了。
  “对了,董芝呢,你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心跳平稳了一些,身体也颤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了,周小华这才意识到董芝不在。
  “董芝…她走了…”易臣罡,听到董芝的名字,易臣罡的颜色骤然一凝,虚弱无力的道。
  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从未想过一向温婉又平易近人的董芝,竟然会露出那副模样。
  他还记得当时董芝骑在自己身上,面容扭曲,青筋暴跳的疯狂抓扯撕咬自己,如同疯魔了一般模样实在可怕至极,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也依然忍不住惊得直冒冷汗。
  不过易臣罡隐约记得,在董芝疯狂的撕咬自己时,她的身上似乎有黑气缭绕,四周围也有数道正在张牙舞爪的诡异阴影。
  就在他回忆着董芝的刚才的凶相时,一阵剧烈的头痛突然传来,痛得他双目圆瞪,十指用力的插进了身下的草坪里。
  “易臣罡,你怎么了?”突然的变故将正在地上喘气的周小华吓得坐了起来,同来度假村的朋友中,最亲密的董芝已经出了意外,如果连易臣罡也是如此,那她就真的不知应该如何自处了。
  幸好易臣罡的异样没有持续多久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慢慢从地上爬起。周小华赶紧上去搀扶,不过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却觉得他整个人的气息都不一样了。
  “唉,我又回来了,这种日子,到底还要持续多久?”易臣罡原本颤抖不已的身体镇静下来,目光之中毫无波澜,看着别墅区的方向,微微自语。
  “你在说什么,你不要变得跟董芝一样啊。”听着着易臣罡怪异的话,周小华真的害怕极了,之前董芝精神错乱时,就是从这么莫名其妙开始的。
  “啊…咳咳…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不过还有点模糊不清。你先扶我回别墅,我们要赶快,不然就来不及了。”易臣罡摸着伤口咳嗽一声,声音明显虚弱而苍老了许多,但是语气依然透发着跟以往全然不同的气息。。
  “你在说什么,什么来不及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有种不妙的感觉,如果不快点赶回别墅,就会有大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