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三十九章 越发复杂

  “不可能!”董芝惊呼一声,大脑仿佛被数道惊雷劈过,整个人如同泥雕木塑一般呆立当场。
  易臣罡死了,我竟然……杀人了!
  不对,这怎么可能?
  我明明才咬了他一口,即使伤势危急也不可能会就这样死去的,而且就算真的死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立了墓碑在这里吧?
  她口干舌燥,感到难以置信,心脏呯呯直跳,几乎跳出胸腔之外。
  脑海中纵有万千头绪也无法理清思路,突然看到的这块墓碑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她实在无法接受。
  “这应该不是你,肯定不是你!”董芝嘴唇哆嗦,身体颤抖,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摩挲着墓碑上的字体,希望只是自己看错了,奢想那上面刻着的字并不是“易臣罡”。
  只是无论她怎么自我安慰,墓碑上的字依然一成不变,简直就是铁证如山,那就是写着“师兄易臣罡之墓”!
  “哈哈,应该只是有个同名的人吧,哈哈…”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喃喃自语,企图催眠自己。
  董芝退着走了几步,碰到了身后的一座坟墓,她下意识的转过身,向那座坟墓的墓碑看去,却发现那上面赫然写着:师兄易臣罡之墓!
  她的心中发出轰隆一声大响,整个人懵了在原地,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竟然又一个易臣罡之墓!
  看着先后发现的两块墓碑,这诡异的一幕,震惊得她的大脑都几乎停止了转动。
  一座坟墓就已经让她震惊得无以复加了,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座。前面的坟还可以说是有个同名同姓的人埋葬在这里,但是后一个又怎么解释?这个墓地里还有许多坟墓,那些墓碑上,又会写着什么?
  董芝身体僵硬,艰难的转头看向其他坟墓,只见一块块墓碑鳞次栉比的排列着,在昏暗月光的照射下,看起来似乎没有尽头。
  她慢慢走到旁边的一座坟墓前看了一眼,然后抬脚继续往前面的墓地走去。当她经过一排排,一座座墓地之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墓地里的所有墓碑,上面写的竟然都是“师兄易臣罡之墓”!
  整座墓地里埋葬的,居然全部都是易臣罡!
  “假的,都是假的,快让我醒过来!”在这一刻,董芝惊恐万分,她大声尖叫着,不分方向的冲了出去。
  尖叫声渐渐远去,墓地慢慢恢复了一片死寂的状态。
  在董芝离开之后,在墓地群的一个暗不见光的地方,一个人影走了出来。这个人影面容苍老,眼窝深陷,双目无神,脸色阴沉,面无表情,皮肤枯槁,外表吓人,甚至连表情都是一片麻木,毫无感情。
  这个人影,真是脸瘫老伯!
  “女娃儿,给你驱散那些杂鬼,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别的什么我无法告诉你,你的命运只能由你自己决定。”老伯走到被董芝撞倒的那块墓碑旁,将它扶起来重新立好,然后看向董芝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用怜惜的语气说道。
  “很快,这里就又要多出一座坟墓了,唉…”随后老伯又用干燥的手掌拍了拍墓碑,然后看了一眼墓地上其余的坟墓,摇了摇头。随后他的身体逐渐暗淡下去,最后消失不见。
  许久之后,墓地重新恢复寂静,除了虫鸣之外,只有偶尔发出的几声鸟叫传出。
  董芝一直往前奔跑着,她不想思考也不敢思考,她平凡的脑袋实在承受不住这么复杂的境况,她无法分辨,无法理解,也无法理清经历的一切。
  所以她很想逃避,就像现在这样狂奔,让一切惊吓、苦难和谜题都如同身边一棵棵倒退的树木,全部抛到脑后。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终于筋疲力尽的停了下来。而就在停下来之后,看着眼前一栋栋的房屋时,她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知道何时跑出了树林,回到了别墅区。
  “出来了…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董芝急促的喘着气,脸上因为跑得太剧烈而涨红一片。
  她强忍着脑袋因为阵阵缺氧而产生的眩晕和疼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静谧幽森的树林,不禁打了个寒颤。
  树林里的经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那个一声大喝唤醒自己,似乎知道度假村所有谜团的神秘身影;还有那一排排,一座座刻写着相同名字的墓碑。这些诡秘莫测的事物虽然刺激着她想要探出究竟,但此刻劫后余生的她却已经没有勇气再踏进林中一步了。
  既然千辛万苦才从林中逃出,为何还要自寻死路?
  周小华和易臣罡现在情况如何,只要回到F栋别墅里自然能够知晓,想必这么长时间过去后,他们应该也已经回到了。
  “易臣罡,你到底是生是死,为什么我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看着F栋别墅的方向,董芝心中喘喘不安,面露忧色,隐隐的感觉到将有什么事情发生。
  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多想,她怀着复杂的心情向F栋而去。
  不久之后,终于回到了F栋别墅,不过里面一片昏暗,显然还没有人回来。
  “呼”董芝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她心里其实很迫切想快点见到易臣罡和周小华,但是同时内心也十分的忐忑,好不容易才回到F栋别墅,却发现自己有些胆怯,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他们二人。
  “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草地与别墅的距离明明不远…”当时撕咬易臣罡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想起那时候自己疯狂嗜血如同魔鬼一般的模样,咬得他鲜血直流,染红了一大片草地,她就更加内疚和担忧了。
  失魂落魄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中,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她心烦意乱。
  被她咬伤的易臣罡;树林里一排排一列列的坟墓;谜一样唤醒自己的神秘人;还有到现在为止都还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虚幻的阴司之约。这些事物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联系,到底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她真的很想知道。。
  “谁都好,快点回来个人吧。”董芝独自一人越想越痛苦,心胸中如同压着一块大石头,压抑得她无法呼吸。她好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但这些事情太过复杂也太过诡异,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而且所有人都认为她因为高烧而脑袋慌乱,要是将经历说出,恐怕也只会认为她真的已经神经错乱。
  “滴滴”就在董芝痛苦不堪之际,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门禁解锁的声音,随即大门便在“咔嚓”一声中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