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四十二章 丧胆亡魂

  几番尝试无果后,董芝停下了想要开门的动作,转过身来,用后背抵着门板,向洗衣机那边看去。
  洗衣机如同刚才电视上显示的画面那般,在不断抖动,发出阵阵撞击的声音。
  “没用的…始于此…终于此…生死终须面对。”森冷的声音从中传出,接着一滩鲜血自里面流淌出来,在地上积成一片。
  那血液缓缓流动,竟然在笔直的向她流淌而去,一直蔓延到她的跟前。
  看着血液流淌过来,董芝头皮发麻,恐惧的瞪大眼睛。想要逃走却退无可退,只能双手紧紧揪着衣角,踮起脚尖,尽量往墙角靠去。
  血迹蔓延到董芝的跟前便停了下来,紧接着洗衣机盖“呯”的一声被一股大力从里面打开。
  “恐…惧吗?”
  “痛苦…吗?”
  “知不知道…这些…我早就经历过无…数次?”
  在黑洞洞的滚筒式洗衣机内,有一双目光幽冷的眼睛在盯视着董芝,鬼气森森的话语从中传出。
  “可是,我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害我?”董芝被那双森冷的眼睛盯着,有种被人直视内心的感觉,仿佛她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对方目光中。
  “无辜?”
  “哈哈…哈哈…”听到董芝的话,洗衣机内的鬼物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鬼啸,啸声刺耳,震得浴室的玻璃瞬间爆碎散落一地。同时一股充满血腥和腐臭味道的狂风,携带着浓郁的死亡气息汹涌而出。
  死亡狂风吹拂而过,深寒刺骨,如同鬼门大开,有无数厉鬼自九幽地府中脱笼而出。
  鬼风吹至,董芝呲牙咧嘴,连眼睛都无法再睁开,只能手捂双耳的缩在角落中,尖叫连连,瑟瑟发抖。
  “可笑…当初要是你肯乖乖…就范,我们如何会沦落成…这幅鬼样,永堕黑暗,无法…往生。只能成为…荒山野鬼,简直比堕…入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那鬼物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声音逐渐变得嘶哑,凄厉。
  等到啸声止住,腥风停歇。两只鲜血淋漓千仓百孔断根少节的手从洗衣机中伸出,抓住机身边缘。紧接着指间用力,数道血水自手掌的破孔间喷溅而出,随即半截残破的身躯在“啪”的一声中滑落而出。
  半截残躯摔落地上,它的皮肤早已腐烂发臭,粘稠的尸水附着在上面,一滴滴的滴落在地,看起来极其恐怖。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董芝惊悚无比,几乎魂飞魄散。躲无可躲,退无可退的她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只能死死的缩在墙角里捂住头部,发出声声惊恐的哀求。
  “咔咔…生不如死…的滋味…你也来尝尝吧…”恐怖的残尸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发出阵阵让人牙齿发软的阴森鬼笑,一点点的顺着已经流淌到董芝跟前的血水爬去。
  它爬行姿势十分怪异,浑身骨骼如同全部错位了一般,歪歪扭扭的看起来无比瘆人,发出阵阵“咯咯咯”的骨头摩擦声。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更吓人的是在残尸的胸腹之间,有一条肠脏连接着洗衣机里面,随着上半身的爬行,拖出了尸体剩下的半截残躯!
  浴室的地上血迹斑斑,空气腥臭无比,半截残尸用一条肠子拖动着另外半截尸身缓缓爬行,场面恐怖至极!
  董芝捂着眼睛,虽然看不见残尸恐怖的模样,但却能听到逐步接近而来的声音,每听到一丝骨骼的声音,她的心脏就会跟着剧烈抽搐一次。这种源于未知的无形压力,更让她心惊胆战,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是即使如此,她也依然不敢睁眼去看。
  “咯咯咯”的声音不断响着,越来越接近,在她的感觉中,就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的身心也跟着坠落到了无尽的恐惧深渊之中。
  终于骨骼的声音在董芝身前停了下来,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铺面而至,她的皮肤上汗毛顿时根根如针般竖起。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纠缠我,为什么不肯放过我?”董芝泪如雨下,语气哽咽,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咯咯咯”
  “很想知道吗…那你先来…看看我是谁!”残尸鬼啸一声,突然一只手抓住董芝的脚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小腿,竟然向她的身体爬了上去!
  “啊!”感受到残尸冰冷的,充满了死亡气息的手抓住自己,董芝吓得魂不附体,惊恐无比的尖叫起来,双手不受控制的用力拉扯她的头发,双腿连连蹬动想将之踢开。
  然而残尸的抓力却非常大,残缺不全的手掌上,手指已经几乎陷入了皮肉之中,在董芝的蹬踢之下撕扯出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放了我,让我走吧,我不要看你,我不认识你…”董芝近乎疯狂的嘶吼起来,恐惧加疼痛的感觉已经几乎摧毁了她所有的勇气,只要能离开这里,要她干什么都愿意。
  “来,看着我…看着我!”残尸爬到了董芝的肩膀上,一只手勒住她的脖子,一只手伸到她的眼眶上,竟是要强行将她的眼球挖出来,这绝对是她今生今世遇到最恐怖最危急的时刻!
  “求求你,放我走吧!”感受到残尸的企图,董芝再也坚持不住了,身体剧烈的痉挛起来,眼球上翻,随时都会昏阙过去。
  “砰”身体失去了力量的支撑,瘫软下去,一人一尸便混在一起摔到地上。这一摔下去产生出了剧烈的疼痛感,刺激得董芝从即将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她刚一清醒,下意识就睁开眼睛,残尸的模样立即映入眼帘,她瞬间便惊呆了。
  饼干!
  从洗衣机爬出的血腥恐怖的厉鬼,虽然模样凄惨,许多地方都已经皮开肉绽骨骼变形,但她还是认出来了,它竟然是饼干!
  看清楚了饼干此刻凄惨绝伦的模样之后,董芝可谓是丧胆亡魂,又惊又惧!!
  为什么会是饼干,他怎么变成厉鬼了?
  刚才在餐厅中,自己短暂失神的片刻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