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四十三章 痛不欲生

  “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董芝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刚才还一起用餐,与其他人一起强迫自己举杯饮酒的人,此时竟然会变成这副吓人的模样。
  “咯咯咯”
  “很惊讶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不是…最熟悉的吗?”摔倒在董芝身旁的残尸发出一阵难听的鬼笑声,又开始挥动残肢,向她爬去。
  看到残尸再次袭击而来,董芝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使它生前自己认识,可现在毕竟成了厉鬼,怎么可能让它接近。
  在地上一摸索,将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向残尸丢去。
  只是这些东西都没能起到任何效果,只见残尸张口一喷,一股散发着浓郁腥臭气息的黄水便喷射而出。
  黄水触及之处,发出阵阵“嗞嗞”的声响,竟然将所有向它掷去之物都溶解掉了。
  好歹毒的尸水!
  看着地上那滩因为触及到残尸喷出的黄水而化成的黑色残渣,以及在其上冒起的丝丝青气,董芝心胆皆寒。要是被那黄水碰到,她的肉体凡胎之身恐怕瞬间就会被溶解殆尽。
  人斗不过鬼,只能逃跑!
  董芝用力一咬舌尖,剧痛刺激得她的身体一震,暂时摆脱了因为恐惧而酸软无力的状态,立即转身向身后淋浴间冲去。
  在淋浴间的一米多高的地方有个窗户,刚才已经在残尸的鬼啸声中被震得破碎,如果想要逃离这里,那窗户便是唯一的逃生通道。
  “咔咔”
  “你逃不出去的!”
  然而董芝才刚刚迈出几步,地上的残尸便发出一阵无比怨毒的啸声。紧接着,它连接着下半身的那段肠脏突然一颤,竟然在下半身的连接处断裂开来,随即肠子一摆便缠绕到了董芝的脚上。
  “给…我回来!”
  几步之下,董芝已经冲进了淋浴间,距离破窗户只有一步之遥,但下一刻,她的前冲之势骤然一凝,立身不稳之下顿时摔了下去,摔得眼冒金星。
  她不但摔得浑身剧痛,而且还感到脚上传来阵阵酸辣的感觉,低头看去,立即吓得心惊肉跳。
  只见在她的左脚小腿处,一条肠子正紧紧缠绕着,上面的黄水已经渗入到了裤子之上,冒出阵阵毒气,酸辣的感觉正是从那里传来。
  恐怕黄水已经触及到她的皮肤了,联想到刚才被黄水腐蚀而成的黑色残渣,她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要是不快点做出动作,恐怕她的腿也会落到那般下场。
  她一转身,在地上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玻璃碎片,用力的向缠在左腿上的肠子划去。
  “噗”
  锋利的玻璃碎片一划而过,将肠子割断开来,然后迅速将粘附有黄水的布料割开。看到布料之下的皮肤,这才松了口气,幸好黄水只是刚好触碰到皮肤,受到了一点点皮外伤,此时已经停止了继续腐蚀。
  然而董芝看着自己尚未伤到筋骨的小腿,才刚刚想要一口气,却惊骇欲绝的发现在自己晃神之时,残尸的上半身已经爬到了她的身前。
  董芝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残尸便一把抓住了她刚刚被缠住的地方,随后只听到她的小腿发出“咔擦”的一声脆响,接着小腿诡异的一歪,竟然呈九十度直角的弯曲起来!
  “啊!”一股直入骨髓的痛楚袭来,董芝额头青筋暴跳,痛得呲牙咧嘴,目赤欲裂,身体绷紧,浑身冷汗直冒,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断了,整条小腿竟然被残尸掰断了!
  断脚之痛难以想象,阵阵剧烈的痛楚传来,如同遭受万箭穿心,痛得她死去活来,几乎小便失禁。
  董芝浑身抽搐,双手抱着小腿卷缩起来,如同虾米一般。她发出声声痛呼,寻常人听到她的惨叫也会感同身受,心惊肉跳。
  “这断腿的声音…多好听…”
  “一条腿断很…不公平啊…我帮你折断…另外那条吧…”
  两句冰冷的话语传来,残尸一边说话一边压制下董芝的反抗,伸出手去抓住了她另外那条还完好的右腿。
  董芝虽然还在剧痛的刺激下近乎崩溃,但右腿被抓住,一道寒气瞬间自脊背直冲天宁盖,全身汗毛竖立,瞬间产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在危机和左腿剧痛的刺激下,她手中玻璃碎片下意识的一划而过,将残尸抓住她右腿的手划得皮开肉绽,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
  残尸立即发出一声鬼啸,然后将手收回。
  一击奏效,董芝强忍着断腿处传来的剧痛,闭上眼睛疯狂地将手中的玻璃碎片向残尸削去。
  “呜”
  “桀…呜…”
  无数声尖锐刺耳,阴森凄厉,摄人心魄的鬼啸响起,如同有无数冤魂野鬼在哭嚎。
  浴室中一片血腥,董芝疯狂挥动玻璃碎片,将残尸削得皮肉分离,烂肉遍地,腥臭之气浓郁无比,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红黑色血雾。
  直到许久以后,残尸惨不忍睹,变得血肉模糊一片,在地上混合着恶心发黄的尸水,看起来就如同是堆积了无数死尸之后,开始同时发酵腐烂的万人坑一般,极其恐怖。
  董芝的身上沾染到许多发黄的尸水,衣服和皮肤也冒出了阵阵青烟。
  她痛得吃牙咧嘴,强忍着遍布全身的剧痛,想要立即脱掉衣服,然而下一刻,她浑身都震颤起来。
  残尸虽然被肢解了,但饼干的声音却仍在响起。
  “痛快吗?”
  “嘴巴说忘记…身体却明明记得…”
  “你看看…自己这杀人和…肢解的手…法多么娴熟。”
  “你到底是什么鬼,身体都没有了还能作恶吗?”董芝拳头紧握,银牙紧咬,强忍着痛楚才说出了这句话。丝丝血迹从她的牙龈间流出,滴到地上。
  “还没有…想起来吗…那我就让你重温下…那时候的经历吧…”
  “接下来…会更加刺激哦…”
  森然鬼叫刚刚结束,瘫坐在地上的董芝突然全身一紧,浑身上下竟然都无法动弹,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
  她的身体怪异的伸展着,脖子处出现了一只手掌模样的深深凹痕,慢慢漂浮到空中,就像是被人生生掐着脖子举起来。
  “咳咳…咳咳”
  “饼干…你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纠缠在人间?
  我们到底有…何仇怨…你要如此害我?”董芝脖子被掐住,深深的咳嗽几声,拼尽全力才挤出一句话。
  “纠缠人间?”
  “难道你还不是一样吗?”
  “仇怨?”
  “我们本不认识…只是受高美美…的邀请…而来…”
  “当时你只要…乖乖就范…然后…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可你…偏要碍事…害得我成为孤魂野鬼…历尽折磨…”
  “更可恨的是…你每次选…药而不…喝汤!”。
  “使我现在…无法超生…”
  “你说我…们之间有…何仇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