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四十五章 神经错乱

  这栋别墅里面肯定藏有什么无法想象的天大秘密,现在自己牵连其中,要是无法得知真相,恐怕这样备受折磨的生活将会永不休止。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后,高美美三人走下了楼梯。
  董芝打开房门,看着他们几人下楼,虽然明知道他们心有歹意,此刻感觉惴惴不安,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偷偷跟着下楼,她必须搞清楚一楼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贴着楼梯的扶手,躲在一个较为隐蔽的转角位,探出头去观察。只见高美美三人聚到了浴室之外,不停用手敲击着房门。
  “哚哚哚”
  “喂,饼干,你行不行啊,难道这么快就没有力气了,那就快让我来接力吧,哈哈哈。”几人下了一楼,来到浴室门口。赖小东把耳朵贴在门上却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顿时邪恶的想着。
  “哼,饼干你干什么,快把门打开。”高美美本来就窝了一肚子气,见敲了几次门也没有声息,此时听到赖小东还笑她男朋友能力不行,火气自然更盛了,马上就要爆发出来。
  高美美骂了一声后,本来紧闭着的浴室门发出了“吱呀…”的一声,门板徐徐打开。
  “堂堂一个大男人,连个弱小的母狗都要搞这么长时间,真是没用。”
  “这是…怎么了?”
  “天啊!”
  高美美率先走入浴室之中,本来还颇为生气的骂着,但她马上就闭上了嘴巴,并且发出一声尖叫,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后面的赖小东和华清凤两人听到尖叫声,快速走进了浴室中,顿时也如同高美美一般吓呆了,惊叫连连。
  浴室内满目苍夷,千仓百孔,窗户支离破碎。到处都是凌乱散落的玻璃碎片、各种日用品、衣物和已经损坏的电器。
  这些凌乱散落的物件上血迹斑斑,地上也有大滩的鲜血和血印,却没有看到董芝和饼干的身影,只有一道血流一路通向浴室角落处的洗衣机。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饼干和董芝去了哪里?”高美美很长时间后才稳定住心神,看着一片狼藉的浴室环境,不禁有些惊慌。
  “饼干,别玩了,快出来。”华清凤也收起了之前嬉皮笑脸的表情,与赖小东一起露出了凝重之色,眼前的画面实在超出他们的想象,不难想象出这里必定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情。
  “咯咯咯…隆隆隆”正当三人还疑惑不解,四处张望时,浴室中突然传出一道响声。
  “啊,你们看!”华清凤第一个发现异常,她惊叫一声,向角落处的洗衣机指去。
  另外两人顺着华清凤所指方向看去,只见那洗衣机正剧烈的震动起来,在滚筒里面似乎有什么在翻滚着,发出阵阵沉闷的响声。
  三人看着满是血迹的洗衣机,心里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饼干你还想搞什么花样,出来吧,不要玩了。”高美美吞咽一下,不过还是壮起胆子骂了一句。
  “美姐,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啊,不如先看看那里面有什么吧”华清凤也有些心惊,身体向高美美的身后缩了缩,然后转头向旁边的赖小东道:“喂,该你这个大男人上场了,你给我去把洗衣机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鬼东西。”
  “什么,让我去?”
  “我才不干。”赖小东闻言一缩脖子,连连摇头。他虽然是在场唯一的男人,但是他平常就是个滑头混混的性格,通常都是躲在别人身后出些小诡计的人物,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志和勇气。而且在现在这种诡异万分,明显不寻常的情况下让他去打开那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的洗衣机,他自然是打死也不肯上前的。
  “没鬼用的东西,这么靠不住,关键时刻你就不行了?”华清凤见赖小东居然宁愿装孙子也不上前,顿时气得直瞪眼,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嘎…呯”就在华清凤和赖小东争吵之时,洗衣机突然发出了一声大响,随后门盖自动打开。
  门盖一开,立即就有一股血腥无比的味道从中汹涌而出,紧接着里面一些染血的东西滚落而下,在地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那滚落出来的,竟然是花花绿绿的肠脏和一颗狰狞恐怖的人头!
  “啊,我的妈呀!”
  “救命啊!”
  “死…死人了!”
  “那…那竟然是饼干…饼干竟然死了!”
  浓烈的血腥味和残忍的景象造成了强烈的冲击,瞬间击破了他们的心理防线。三人都感觉心脏跳到了嗓子眼,背脊寒气直冲头顶,浑身汗毛竖立,大脑发晕,几乎魂飞魄散。胃部也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皆忍不住呕吐起来。
  董芝躲在楼梯中,也看到了从洗衣机中滚出来的人头,她惊恐得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那颗从洗衣机里面滚落出来的人头她也看到了,但看那颗断头的样貌和轮廓,分明就是董芝自己无疑!
  可为什么高美美三人会说那是饼干的人头?
  怎么会是饼干?
  我醒来前所经历的,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
  如果是梦境,为何饼干会死去,而且浴室中残破的情况跟自己梦中所经历的一模一样。
  如果是真实的,那死的人明明是自己,此刻见到在地上的人头也分明属于自己,可为什么那三人所见跟自己不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是疯了,一定是看错了…”董芝感觉大脑一片混乱,无数疑问萦绕在心头不散,怎么也想不明白。
  混乱的脑袋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搞清楚真相,必须挖掘出这栋别墅里隐藏着的一切秘密。而现在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证明在浴室里死的不是饼干,是她自己!
  她用力的拉扯着头发,心中那疯狂的念头越来越强盛,就要向楼梯下冲去。只是才刚刚踏出一步,脚下却突然立足不稳,整个人便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摔进了浴室之中。。
  董芝忍着周身剧痛,从地上爬起来,迈开踉跄的脚步走到那颗断头前。此刻她目光溃散,嘴唇哆嗦,双手颤抖的伸出去,将那颗断头捧起。
  “你们看…这…这明明是我的头颅,洗衣机里面的是我的尸体,是饼干杀了我…是他杀了我!”她掀开断头额前几缕披散的头发,看着那虽然染血而且显得狰狞的面孔,慢慢转过身来看向三人,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