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四十八章 宿命难逃

  易臣罡站在别墅中,看着狼藉一片的大厅和浴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的记忆还不完整,董芝已经昏迷,饼干也已经死去。虽然我不记得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是正因不知道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我一定要逆转宿命!”易臣罡决心已定,他拳头紧紧一握,握得指节都有些发白。
  待到心情平静了一些,易臣罡再次看向饼干的头颅时,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人已经死了,无论他生前是善是恶,都不应该就这样让他的尸体暴露在外面。
  吞咽一下,他强忍血腥的气味和胸腹间翻江倒海般的感觉,用一张台布小心翼翼地将饼干的头颅和浴室中剩余的尸身包裹好,然后拖着染血的台布向外走去,在地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拖着沉重的裹尸台布来到楼梯间,易臣罡打开旁边的一扇门,门后是一条通往地下酒窖的楼梯通道。酒窖由于长期处于地下,阴暗而冰冷,正好用来存放饼干的尸体。
  易臣罡按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然而楼梯下方的电灯却在闪烁几下后熄灭掉了。
  看着笔直向下方延伸而去,直至没入到无尽黑暗中的楼梯,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仿佛里面正有无数静伏着的冤魂野鬼在等着他自投地狱。
  “可笑,我现在这样还算是活着吗,即使下面有厉鬼无数,却又何足为惧?”易臣罡自嘲一笑,迈步走向下方的黑暗中。
  “呀…呀”木质的随着易臣罡的脚步而发出声音,他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好久,但却似乎依然没有走到尽头。
  就在易臣罡快要失去耐心时,他终于走到了酒窖的地面上。只是刚一停下,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味便扑面而至,他下意识的松开拖着裹尸台布的手来捏住鼻子。
  就在此时,地下室本来已经熄灭掉的电灯突然一闪,亮了起来。
  下一刻易臣罡捏住鼻子的手不自觉的松了开来,仿佛已经闻不到那股极具刺激性的血腥味了,紧皱着的眉头也松了开来,脸上露出了震惊得无以复加的神色。
  在他面前出现的,竟然是密密麻麻无数个布袋,与他刚刚拖下来的包裹着饼干尸体的台布一模一样的布袋!
  “这是…难道我终究还是逃不出这个宿命吗?”
  “不,我不甘心,我无论如何都要改变命运!”易臣罡恼恨的怒吼出声,声音在地下酒窖中不断回荡。
  “咚咚咚”就在易臣罡愤怒的吼叫时,一阵凌乱而沉闷,如同擂鼓一般的脚步声忽然从楼梯上传来,他脊背一凉,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董芝还在楼上!
  “董芝,你怎么样了?”易臣罡立即转身,拼着身上伤口再次开裂的危险,使出体内仅剩的力量快速向楼上冲去。
  “呜~”
  “哇啦”
  很快他就冲上了二楼,只是还没有冲到房门口,房间内便鼓荡出一股伴随着阵阵鬼啸的阴冷寒风,紧接着又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董芝!”易臣罡大喊一声,咬牙闯进了房间中,与此同时吹拂而来的阴冷寒风也停歇了。
  入目所见,房间内混乱无比,窗帘、床褥、衣物等散落一地,所有的家具也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破烂不堪,而董芝却不见了。
  易臣罡瞬间从惊呆了的状态中恢复清醒,然后疯狂的寻找起来,只是无论他如何翻箱倒柜,房间中都没有了董芝的踪迹。
  他默默走到破碎了的窗户前,向着外面笼罩在微弱灯光之下,透发着阵阵昏暗惨淡气氛的度假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一声:“董芝,我会去救你的!”
  易臣罡喊得很大声,但声音却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连一丝回声都没有,仿佛是在告诉着他,失去了就回不来了。
  在似乎永恒的黑暗中,董芝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梦到自己回到了刚刚从大学毕业,在端城市面试了第一份工作,在公司认识了一个很好的闺蜜,她的名字叫做胖妞。她们两人一见如故,就像是早已认识多年一般,一起度过了许多欢快的时光。时间很快就过去,眨眼间已经过了三年,某一天她深夜加班,在办公楼的卫生间听到诡异的声响:“是…时…咯咯…候…了…”
  “哈啊…哈啊”在听到那诡异声音的时,董芝瞬间从睡梦中醒来,她猛然坐起,心脏“呯呯”直跳,胸膛如同拉风箱一般急剧起伏,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连脊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我到底是在现实走向梦中,还是在梦中走向现实?”
  “到底是我杀了饼干,还是饼干杀了我?”
  “我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谁能告诉我?”在醒过来的刹那,董芝已经从之前的迷失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但过往的一切依然存在于脑海中,混乱的记忆交杂在一起,她已经无法分清楚真实与虚幻,泪水再次滚落而下。
  “你痛苦…的样子…我真的百看不厌…”正在董芝悲戚哭泣时,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突然自四面八方响起。
  “你是谁?”这惊悚的声音突然在董芝心灵最脆弱时响起,顿时将她惊得心胆具颤,险些惊叫出声。
  “我是谁…你早晚会知…道的,你最好先搞清楚…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吧…它们可是孤独了好久,等着跟你玩玩呢…嘿嘿嘿…”黑暗中的声音阴森一笑,然后再次响起:“你所困惑的问题…我全部都知道…所谓的阴司之约到底是什么…嘿嘿嘿…要我告诉你吗?”
  “不,那是假的,那只是我在发烧时做的一场噩梦,根本就没有什么阴司之约!”董芝猛摇其头,她的心非常混乱,无法分清楚什么时候是真实,什么时候是梦境。她虽然很希望别墅中自己初次在床上醒来前发生的一切并非镜花水月一场,但她分明记得自己打过很多个电话,而那些电话都清晰的告诉她,那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桀桀…嘿嘿…头脑很乱吧…”暗中的声音突然发出一阵鬼笑,笑声中多出了一丝残忍嗜血的气息,然后才再次传出声音:“我可以告诉你哦…来吧,要是让我玩得开心了…就告诉你…”
  “不要,别走,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似乎正在远去,董芝看着身周暗淡无光的环境,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这如何寻找?此刻她心中十分恐惧不安,但暗中的声音却是目前她想要了解真相的唯一途径,她只能强行提起勇气,硬着头皮追寻下去。
  “咔嚓”在董芝的身前亮起了一道光线,但却非常幽暗。
  “那是什么?”董芝凝视向那道光线,那好像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只是光线太过幽暗看不清晰,只能在隐约间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她的心中有些发毛,忍不住吞咽一下。
  “桀桀…嘿嘿…”
  就在董芝凝神戒备时,在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副极其狰狞恐怖的脸孔,它面容扭曲变形,嘴巴张开,在喉咙中竟然还有无数冤魂在呻吟着,发出声声凄厉的惨嚎。
  “啊”。
  一阵令人恐惧得无法形容的感觉袭上心头,身体各种激素疯狂飙升,董芝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吓得亡魂皆冒,魂飞魄散。惊得大脑发麻,声嘶力竭的尖叫出来。
  与此同时,一股冰寒刺骨的强风迎面吹来,吹得董芝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向那道幽暗的光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