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四十九章 百鬼囚笼

  “咳咳…呃…啊…”董芝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心灵上受到惊吓加上身体遭受重摔,大脑有些脑震荡,如此双重打击之下折磨得她呲牙咧嘴,痛不欲生。
  她痛苦的在地上来回滚动,直到许久之后,脑震荡引起的那种麻痛感和身体各处的痛楚才终于减轻一些。
  董芝平复好伤痛后,从地上爬起来,细细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头顶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照明灯,但是灯光却十分昏暗,董芝只能勉强看到身前一米处的事物,再远的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了。在走廊的两侧,有一排排铁栏镶嵌在墙壁中,不知是有何用处。
  董芝走近了观察,这才看清楚到底是什么,那赫然是一间间并排着的囚笼!
  在囚笼之中有许多散落之物,她细看之下发现,那些竟然都是零碎的骨头,而在骨头的旁边,还有许多血红的手印和翻卷的指甲。
  看血手印和骨头的形状,那显然是属于人类的无疑,而且死前必定经历过无法想象的折磨!
  看到此处,董芝感觉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了这些死者临死前正在遭受剥皮拆骨时的场景。她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寒而栗。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竟然如同地狱一般?”她看着身前这一排排在幽暗灯光下,散发着阵阵死亡气息的囚笼,感觉就如同自己也因为犯下了滔天罪行,在死后被带到了十八层地狱中,即将被押入牢狱里,要永生永世接受折磨而不得超生一般。
  董芝越想越害怕,一股寒气开始自脚下升腾而起,遍布她的全身,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就在董芝胡思乱想之际,她身旁的囚笼中突然似乎有什么一划而过,随即她便感觉手背一痛。
  “好痛,是什么抓到了我?”董芝痛呼一声,向手背看去,只见一道血线在手背上缓缓显现而出,竟是被什么东西划破了皮!
  她下意识的倒退两步,警惕的向那个囚笼看去。只是里面依旧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声息,仿佛刚才看到里面出现的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幻觉一般,只有手背的血线才能证明确有其事。
  董芝按住手背的那道血线,防止血液继续流出。而后她一步步向后退去,只想离那个囚笼越远越好。
  但她才退后了两步便瞪大了眼睛,脊背的冷汗涔涔而下。
  董芝的后脑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而且还一下一下的点着她的头皮,散发着一缕缕冰冷的寒气。
  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住了,印象中她的身后只有无尽的黑暗,那到底会是什么在敲她的身后?
  董芝猛然转过身,她已经做好了会看到什么恐怖厉鬼的准备,然而转过身后,却发现一无所有。
  “呯呯”她的心因为恐惧而越跳越快,心跳的声音甚至传出了体外,在空荡荡的走廊中不断回荡。
  人都是群居生物,在独自一人处于一个陌生的空间,面对黑暗和未知事物时,那种恐惧的心情是最为强烈的,甚至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人都会当场崩溃。
  董芝用力的吞咽一下,低下头,忍受着内心深处那股强烈的恐惧感,默默向前走去。
  “咄咄咄”董芝走得很快,鞋底敲击着地面发出规律的声音,她不敢抬头观察周围,只想尽快走出这条走廊。
  然而董芝不想生事,却不代表其他东西也这么想。
  就在她低头行走中,耳边突兀的飘来了一道怪异的声音:“咯咯…咯”,声音干涩,听起来就像是人在被掐着脖子时发出的艰难呼吸声,使听者感觉压抑而难受。
  董芝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因为恐惧而跳得快要爆炸了,甚至已经有了一丝丝撕裂般的痛楚。
  她强行迫使自己低下头,只看地面,然而耳边传来的“咯咯”声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就如同渗透进了她的肺腑之中。
  董芝的眼睛开始不由自主的向走廊两旁的囚笼看去。入目所见,一条模糊不清的影子正在囚笼之内,轻轻的漂浮着!
  这顿时吓得她脖子一缩,身子一阵哆嗦,再也不敢多看了。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快点走,马上就走出这条走廊了…”董芝用手捂着耳朵,喃喃自语着催眠自己,试图忽略一切。
  只是她没走几步,整个人便突然浑身一僵,冷汗涔涔而下。
  就在刚才,董芝感觉她的脖子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皮肤酥麻一片,连皮肤之下的骨骼都酸软了起来。
  “别回头,快走!”董芝担心自己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后,会吓得瘫软在地无力逃生,当即用力一摇头,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果然步伐一加快,脖子碰到东西的感觉便离她而去了。只是还没有高兴多久,她便感觉整条走廊突然产生一阵震动,紧接着身后传来一阵怪异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她的脖子就再次酥麻了起来。
  “这是什么?”感受着脖子处阵阵的酥麻,董芝本想像刚才那样通过快速的前冲而将之摆脱掉,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的呆了在原地,无法动弹。
  脖子处的东西似乎会动,在触碰到皮肤之后还在轻轻的蠕动着,慢慢缠绕住了她整条脖子,并逐渐收紧。董芝的双脚缓缓离地而起,即将被吊到空中,已经几乎无法呼吸了!
  “还在这里呆什么,快动起来啊,快动啊!”董芝打了一个激灵,立即从呆愣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大声叫喊着,刺激自己的身体恢复行动能力。
  只是即使大声叫喊,身体也依旧因为惊吓过度而酸软无力,四肢的肌肉都在抽搐着。
  “该死!”董芝急得大哭,她深吸一口气,用力一咬舌尖。在这一咬之下,舌尖顿时传来一阵剧痛,终于使她从无力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刚一恢复体力,她便迅速向缠着脖子的东西抓去。触之感觉干燥冰冷,如同枯草,她来不及细想到底是什么便用力一扯。
  只听“嘶啦”一声,到脖子处的东西顿时应声而断,紧接着董芝便听到一声厉啸,如同恶鬼在哀嚎。
  “咳咳咳…”董芝重重的摔倒了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窒息的感觉刺激得她涕泪齐流,极其难受。
  董芝一边喘气,一边扶着左手边囚笼的铁栏站起,在眼角余光一撇之下,看到有什么东西一划而过,随即看到一条漂浮着的影子在囚笼里飞速向她靠近而来。
  她本能的往右侧一缩,离开了囚笼,但刚才受过伤的手背上却再次出现了一道血线。
  “咯咯咯…”
  董芝脚步一拧,这才堪堪稳住身形,随即转眼看去,整个人却惊呆了。
  只见囚笼内,一具枯槁的干尸正漂浮着贴在铁栏上,一双枯黄无比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手从铁栏中伸出,对着她不停招手,细长尖锐的指骨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在指骨的末端,几条喷溅到上面的细小血线正缓缓地被吸收进指骨里面,干枯的手指在吸收董芝的血液后,明显变得臌胀了一些。
  显然手背就是被干尸的指骨刮破的,那干尸居然能吸收人血!
  而在干尸的脖子处,一束干巴巴的头发正紧紧的缠绕在上面,将它吊了起来!
  顺着缠绕在干尸脖子处的头发看去,董芝更加惊恐了。
  只见头发密密麻麻,居然是从天花板上延伸下来的,而放眼整条走廊便能发现,在董芝的头顶上空,全部都缠绕满了这种干枯的头发,就是这些头发在发出刚才听到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原来刚才这条走廊之所以光线昏暗,好多地方都是漆黑一片,是因为这里到处都覆盖满了干枯头发的原因!
  “咯咯咯…”与此同时,董芝的背后又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她惊呼一声,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的囚笼里也有一具吊着的干尸,同样双手穿过铁栏向她伸去。
  更恐怖的还在后面,接下来的场面将董芝惊得魂飞魄散!
  不但是董芝左右两侧的囚笼,整条走廊都震动了起来,一具具干尸在其他的原本空着的囚笼中显现而出,一双双干枯的手从铁栏中深处,都在躁动起来,发出声声凄厉的鬼叫,仿佛世界将要末日,百鬼即将出笼一般。。
  “这要怎么逃,还有生路吗?”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滑落而下,董芝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她僵硬的站着那里,心中充满了绝望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