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五十章 极度哀伤

  “咯咯咯…”的声音密集响起,在狭窄的走廊中回荡着。
  令人窒息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形成了如同海浪一般的波纹,不断冲击向董芝的心灵,使她感觉如同坠入了大海的深渊之中,无比压抑,眼前的看到的景象也在扭曲变幻不停。
  董芝本能的想站起来,向走廊的尽头逃去,只是她双脚发软,头晕目眩,根本无法发力。
  几次尝试后,她无助的摔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双耳,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上那蠕动不止的干枯头发。
  天花板上的枯发在被董芝扯断一次后,再次凝聚起来,一束束发丝盘结在一起,从天花板上垂落而下。
  数束盘结着的发丝,在垂落下来后又彼此的纠缠着,彼此进行融合,最终融合成了人类的形状。
  “怪物,怪物!”
  “别过来,别靠近我…”董芝躺在地上,看着面前这人类形态的枯发混合体,内心惊恐万分,她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
  “你真没用…才开始就吓成这样…你还妄想要解开阴司之约…不如早点去投胎吧…”人形的枯发刚一形成,便透发出一股让董芝心胆皆寒的气息,而后传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是你,刚才就是你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的,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董芝虽然还在眩晕中,但眼前这个枯发怪物的声音她还是听出来了。
  “我想跟你完成阴司之约…桀桀…嘿嘿…顺便跟你玩个小游戏…但如果你就只有这样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能耐…那不如死了解脱…何必累了身边的好友呢…来吧…伸出脖子让我吊起来…很快就能解脱了…”枯发鬼物周身死气弥漫,也不见张口,但四面八方却清晰的响起它的声音,并且它话音刚落,一束麻绳粗细的发丝便从它身上扬起,随即以极快的速度向董芝刺去。
  “不要,我不要死,我不会死在这里的!”董芝看着向自己穿刺而来的发丝,感受着从其上传来的死亡气息,她的心脏猛然一抽,不禁大喊一声。面对极其强烈的死亡的威胁,在求生意识的驱使下,身体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
  董芝身体一扭,躲开了发丝的致命一击。发丝在脖子处脆弱的皮肤上一擦而过,“咔嚓”一声刺进了地面里。她光洁的皮肤上渗出一道血线,虽然始终未能完全躲开,但至少逃得一命。
  “快走,不能死在这里!”董芝似乎没有察觉到脖子处的伤口,身体的机能高速运转起来。她双眼中的瞳孔急速收缩成针孔大小,死死的盯着枯发鬼物的动作,同时四肢自主动作,支撑着她从地上爬起,东歪西倒的向走廊尽头爬去。
  “你还真能跑啊…”见到董芝没有吓破胆,居然还有力气逃跑,枯发鬼物似乎有些生气,整条走廊再次晃动起来。墙壁和头顶上方迅速裂开几道裂缝,封困囚笼的铁栏也在“嘎嘎”作响,丝丝缕缕的粉尘簌簌而下,显然有随时都会崩塌的迹象。
  一旦铁栏崩塌,囚笼里面被枯发吊着的干尸就会脱困而出,这是名符其实的百鬼出笼,到时候被百鬼围困的董芝就真的再无生机可言!
  受到走廊震荡的影响,头顶上的灯光闪烁出几丝火花,竟然渐渐的开始暗淡下去,恐怕不用多久就会彻底熄灭。
  “跑快点,你能跑出去的!”感受着开始变得昏暗的环境和身周越来越恐怖的厉鬼嚎叫,董芝感受到的死亡威胁越发强烈。她疯狂的大声给自己鼓舞,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向走廊尽头冲去。
  “桀桀…你只会逃跑吗…想想你到底是因何而来到这里的…”枯发鬼物邪恶一笑,它的人形身体轻轻一震便分解开来,重新化成无数发丝汇聚到上空的头发中,形成一个微微臌胀的隆起。
  “即使你能逃出这里…逃出度假村…可他们怎么办?”那个隆起快速移动起来,眨眼间就到了董芝前面,紧接着再次垂落下数束枯发,想要再次能聚成人形的身体。
  “竟然速度这么快?”董芝看着面前正在成型的发丝,惊得心脏都快炸掉了。眼看着牢房的铁栏在剧烈晃动,随时都会崩塌下来,这真可谓是争分夺秒,一旦里面的干尸出来,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董芝脚下再次发力,已经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从那束快要成形的枯发身体中穿了过去,只是就在刚刚穿过去的那一刹那,她听到了一把声音,让她无法释怀无法抗拒的声音。
  “我的胸膛…我的心脏…好痛…好痛…”
  董芝脚步一颤,前冲的势头也为之一顿,整个人便因为站立不稳而摔倒下去。她从地上爬起,回头向身后看去,只见那束枯发已经停止了蠕动。
  在董芝的面前,由枯发化成的老人正趴在地上,它胸膛大开,里面的五脏六腑流了一地,一只手上托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另一只手伸向董芝。
  “你是胖妞的奶奶!”看着这个老人,董芝瞪大了眼睛,心中无比震惊。看着老人那痛苦的模样,那破开的胸腹和手上的心脏,她也是心如刀绞,老奶奶是她内心中永恒的痛点,她永远都无法忘记自己对这个老奶奶造成的伤害,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董芝…是你害了我…还害了我孙儿胖妞…你赔我命来…”老人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声音沙哑而凄厉,声音与胖妞奶奶一模一样,但却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不对,你不是奶奶,你是假的,你只是我做过的一个噩梦,你根本就不存在!”董芝的眼眶迅速湿润,泪水夺眶而出。她无法分清楚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她只知道见到眼前的奶奶,她心中非常悲痛,她不愿意思考真假,她只想逃避。
  “告诉你吧…你在度假村别墅里醒来以前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那些记忆并非你发烧后做梦所生…”
  暗中,那鬼物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在传出声音时,一根细不可见的发丝从上方密集的头发中直射而出,如同钢针一般刺进了董芝的头中,同时一缕缕散发着阴暗气息的黑气不断透过这根发丝,缓缓被注入到她的脑海里。
  “桀桀…消沉吧…沉沦吧…死寂吧…”
  黑气被注入到董芝脑海之后,曾经的一幅幅画面快速在她的眼前浮现而出,印象越来越深刻,董芝沉浸在其中越发不能抽身。
  渐渐的,董芝已经遗忘了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脑海完全被对胖妞奶奶的愧疚所充满。此时老人的声音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刀刀都割在董芝的心上,将她的心割得千仓百孔。
  “还活着有什么意思…不如就此死去…在悔恨和痛苦中死去才能谢罪…”暗中的鬼物似乎十分享受看到董芝凄惨的模样,不停灌输阴暗的情绪到她的脑中,同时蛊惑她,竟然试图让她的灵魂进行自我终结。
  “我…我…”董芝内心之中灰暗的心理快速蔓延开来,击溃了她所有求生的欲望。
  眼前这鬼物说的不错,自己一路走来,基本都是哭哭啼啼,懦弱胆怯的模样,根本就毫无勇气可言,甚至还因为自己的怯懦害了身边的人,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桀桀…”枯发鬼物阴森一笑,干枯的头发再次剧烈蠕动起来,在地上快速纠缠在一起,变成了几个人形,它们形态各异,但看起来全都极其痛苦。
  一个年轻女子样貌的发人,它双手抱头,身体发颤,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模样凄惨可怜。
  一个年轻男子样貌的发人躺在地上,一只手按着脖子处不断发出痛呼,许多枯发看起来如同血水一般从它按着的地方喷涌而出,另一只手也伸向董芝,目光中充满凄苦和怨恨。
  最后一个看不出男女,它四分五裂的变成了一地的碎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痛苦万分。
  “你们,是我害了你们…”董芝看着眼前由枯发形成的几个人,心脏抽痛,悔恨不已,她认出了它们是谁。显然它们分别代表着周小华、易臣罡和饼干。
  他们几人变成这副模样的过程,她都历历在目,虽然她依然分不清楚饼干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知道肯定与自己有避不开的关系。。
  胖妞奶奶病危,周小华惊吓过度,易臣罡重伤流血,饼干死亡,他们的惨况都是自己造成的!
  “我还活着做什么,对啊,不如就这样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