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五十二章 绝处逢生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给我烧!”董芝手一抬,将火把顶在身前开路,硬着头皮向出口冲去。
  一路上看到哪里有干尸就将火把送往那边点燃,整条走廊顿时被董芝烧出了一条活路来,所过之处火光滔天,鬼啸连连。
  “可恶…你逃不了的…你将不得好死…”整条走廊,整个牢狱到处都弥漫着火光,枯发鬼物的各处也在燃烧,眼看着无法再抓住董芝,它无数的发丝剧烈一震,化作一道青烟迅速消失不见。
  董芝握着火把一路向前冲,很快就冲出了干尸群的包围,冲到了走廊尽头,一把将大门关上,彻底与之隔离开来。
  随着大门关上,身后那凄厉的鬼啸和阴风怒号仿佛都被隔离了一般,全都消失了,四下里恢复了寂静无声。
  “哈啊哈啊…”董芝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一口气跑了这么长的距离,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场景,终于从如同那幽冥地狱一般险象横生的地方逃生而出。
  “里面那么大火,应该把它烧得灰飞烟灭了吧。”董芝一边喘息着,一边自言自语。她本来还想再跑出去一段距离的,但她实在是跑不动了,身体疲累得只能躺在地上喘粗气,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
  喘息了许久,身体才终于恢复了些力气。她从地上爬起,回身用手抵在大门上,触手处感觉一片滚烫,看来里面还在熊熊燃烧着,这多少给了她一些安心的感觉。
  “奇怪,本来那条走廊都十分干燥没有火源的,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支火把,还恰好在我附近被我捡到?”心情放松一些后,回想起刚才事情的经过时,董芝才察觉到有些蹊跷。
  火把是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的,只能是有什么人出手救了自己,可是在这个地方遇到的几乎都是鬼怪,又有谁会救自己呢?
  是高美美她们吗?这应该不会,她们都是敌对自己的。
  会是易臣罡和周小华吗?似乎也不是,如果是他们的话,没理由丢下火把后就躲起来的,他们肯定会跟自己汇合才对。
  那究竟是什么人…?
  牢房走廊的尽头就是现在的这个地方,也就是说出手救自己的人也肯定在这里。
  如此想来,说不定在这里还有其他人在,而只要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就能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找到一丝生存的希望!
  打定主意,把手收回,董芝看向四周。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看起来四周灰蒙蒙一片,视线无法看出去多远。地上湿漉漉的,道路泥泞不堪,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坑洞。呼吸的空气也十分呛人,弥漫着阵阵颓败和糜烂的味道。
  董芝皱了皱,本能的产生出抗拒的心理,但是后路已经封死,她只能向前摸索着前进。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一小段路,前方显现出了一片黑色影迹,看起来像是一片建筑群。
  随着距离拉近,董芝终于走到了那些影迹前。
  这是一片十分散乱的建筑群,说是建筑,其实也只是一些破破烂烂的砖瓦砌成的小房子,有些建筑甚至直接是用木棚和帆布搭建起来的。
  显然,这是一片棚户区。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后面会有条充满了干尸和囚笼的走廊,而这里则有个破落的棚户区?”董芝皱了皱,随即又释然了。这里的怪事如此之多,即使见到再荒诞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董芝捂着鼻子,一步步向前走去,开始探索起这个地方。
  棚户区到处都湿漉漉的,地上还有很多积水,看起来似乎是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破旧的房子大多都漆黑一片,只有零散的几家房子散发着柔弱的烛光。烛光倒影在地上的积水中,折射出一道道森冷的光芒,就如同几点鬼火在飘荡。
  阴风阵阵吹拂而过,刮在老旧的门窗上,发出道道如同鬼嚎一般的“呜呜”声。
  董芝走在泥泞的道路上,身上吹着阴风,耳边听着让人惊恐的声响。
  经过一家家破旧的房子,这些房子大多都开着窗户,里面黑乎乎,静悄悄的,看不清到底有什么。
  董芝走到一家里面亮着微弱烛光的房子前,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环境,透过微弱的光芒,只能依稀看到里面散乱的摆放着一些古老的家具和一些农作用具,却没看到人影。
  “有人在吗?”这里既然有烛光应该会有人在吧,董芝心理如此想着,鼓起勇气向房子里面问了一声。
  声音在房子内回荡着,只有烛光在摇曳,却没有任何回应。
  “刚才是你救了我吗,我没有恶意,只想跟你道谢。”董芝见里面没有回应便又说了一句,只是声音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荡起一丝波澜。
  再次问了几句后,董芝放弃了,这里么似乎真的没有人在。
  “奇怪,明明有烛光亮着,为什么就是看不到人呢?”
  “有谁在这里吗,我需要你的帮助!”董芝回过头来,向着道路前方房屋密集的地方呼喊一声,只是回应她的只有“呜呜”的风声。
  董芝无奈,继续向前走去。
  一路上,董芝已经碰到了几间亮着烛光的房子,只是无一例外的,里面好像都没有人在。
  又走了一段路,前面再次出现了一间亮着烛光的房子,董芝走上前去正要开口询问,只是才走到窗边,她却愣住了,透过窗户她听到了一把微弱的声音。
  “又要开始了,又要重新来了…”
  “都怪你,是你把我害成了这样…”
  “我不恨了…我不要,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声音虽然微弱却时而惊惧时而怨恨,复杂的变换着。
  董芝听着这样的怪声,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刚想要离开,却在内心深处产生出一丝怪异的熟悉感,似乎这声音她曾经在哪里听过。
  “是你!”董芝听着里面发出的声音,越听越觉得耳熟,随即她骤然醒觉,听出了说话的到底是谁!!
  “原来是你,刚才救了我的人就是你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也在这里?”